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民主的再想像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

上期<與唐鳳談流動民主>刊出後,有讀者吐槽文章標題黨,整篇沒解釋到底何謂流動民主,搞得他得自行 Google。我直說抱歉,一個不小心坐上了唐鳳的人氣列車,她太精彩,沒開始談流動民主就用光版面了。至於讀者自行 Google 我卻不感慚愧,沒甚麼比讀者進一步探索題材更讓我鼓舞了。互聯網上關於流動民主的中文討論很少,想閱讀更多建議可搜尋 “Liquid democracy”。

民主制度千瘡百孔

雖然世人為了爭取民主搞得頭破血流,付出沉重代價,但我們心知,即使是西方國家,當下的代議政制依然問題多多。只不過,相對於體制以此作為極權護航的藉口,找尋更佳的民主實踐方式才是正確態度。

我曾經寫過<投票,最不民主>,提到昔日學生組織相信真理越辨越明,很堅持辯論得出共識而抗拒投票表決,畢竟缺少充分討論的投票,往往只是為節省時間讓少數服從多數的妥協,輕則眾人一起作出草率決定,重則淪為多數人的暴政。另一個投票「不民主」的原因在於,一旦選出民意代表,人民往往自覺功德圓滿,留給代議士操心,個人不再參與。說到這裡,定有人問,難道要回到古希臘的直接民主,事事讓所有人參與討論與投票麼。

介乎直接民主與代議政制的流動民主,正是要回應以上弊病。相對代議政制,流動民主從幾方面賦予人民更深入的參與:

一、可委託一個或以上代表,也可分不同程度;

二、可於不同時間,就不同議題,委託不同的代表;

三、可選擇自行就議案直接投票。

對代議政制期盼了幾十年的我們,很容易變得「夏蟲不可語冰」,難以想像流動民主的具體操作,我姑且嘗試以虛構故事說明。

理想國

試想像在理想國,相對於一人一票,每位選民獲分配 100 點「話語權」。理想國居民 Alice 認可 Bob 的政見、能力與誠信,於是把 100 點話語權全數委託給 Bob。豈料,理想國政府提出出賣人民的議案,Bob 竟然投下贊成票。不幸中之大幸是,Alice 不用等待四年後以選票懲罰 Bob,而是馬上把話語權轉走,這次分散信任,分別給 Carol 與 Dave 委託 60 點和 40 點話語權。出賣人民的 Bob,由於大量話語權被轉走,即時失去議員資格。

過了一陣子,理想國表決教育改革議案,Alice 認為教師出身的 Carol 比律師 Dave 對此更有心得,遂把 Dave 的 40 點話語權都委託給 Carol,對議案投出最有力一票。又過了一陣子,理想國討論反資訊科技滲透議案,屬 Alice 的專業範疇,於是 Alice 收回 100 點話語權自用,直接對議案作出表決。話語權點數像水一般流動,讓理想國人靈活地在不同時間,就不同議題,委託不同代表議決或自行表決;至於議員,則需時時刻刻聆聽人民訴求,確保自己持續反映委託者的權益。

聽上去很美好,具體實踐卻充滿未知之數。要如何讓人民理解,以甚麼方法簡單而高效分配話語權點數,如何避免短視的民粹式決策,通通是挑戰。這正好是區塊鏈以至其他科技登場的時候。

著名的 Minecraft,遊戲類型稱為「沙盒」,讓玩家像神玩泥沙一般建構心目中的世界,Minecraft 的中文名是《我的世界》,在我的世界,我說了算。金融市場也有所謂沙盒的措施,提供模擬環境測試未經證實的金融產品,避免影響到現實世界。而我「過度翻譯」為「區塊鏈共和國」的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即存活於區塊鏈,以代碼治理的共同體,則正好充當民主實驗的沙盒。

民主實驗的沙盒

跟唐鳳討教憲法設計的讚賞公民共和國正是這樣的一個實踐。跟上述理想國略為不同,共和國裏的話語權跟日常交易用的通證(「貨幣」)二合為一,可透過日常發表創作,贏取讚賞公民和其他讀者按讚以獲得。讚賞幣除了用作交易,更大的意義,在於體現了個人在國度中的話語權。另一個跟理想國的落差,是公民還不能直接投票,而必須委託出去授權代議,對共和國的各項議案投票。議案涉及的範圍可包括如何定義、判別和懲處虛假訊息(「假新聞」)、內容農場、經濟方面如通脹率的調控,以至憲法修訂等等。上期之所以稱立國時的憲法版本爲「憲法MVP(最小方案)」,是因為憲法很多元素還沒涵蓋,但確立了核心的流動民主機制,讓持分者能透過一個又一個議案,逐步完善整套憲法。

由於區塊鏈的沙盒特性,也由於內容天生的數位特質,再加上使用受眾相對熟悉科技產品和工具,給人第一印象十分《黑鏡》的流動民主管治,實際上公民已經天天放在口袋,時時握在手中。透過一個包裝成社交網絡的流動應用程式<Liker Land>,來自香港、台灣等地的九千多人,已把總體 76% 的話語權委託予立場新聞Matters News文化及媒體教育基金國立臺北科技大學台灣事實查核中心、區塊鏈專家 Forbole、資安專家 Enyk 等代議,並已於上月通過首項議案,增加代議議席及取消入閘機制,鼓勵素人參選代議。

雖然本地民主程度大幅落後先進國家,這場於港台首發的流動民主實驗卻走在最前沿,屬世界首例,既目標在區塊鏈上真正落實,也目標為人類民主實踐輸出寶貴經驗和參考數據。兄弟爬山,手足在物理世界爭取民主的同時,一場史無前例的民主實驗,正悄悄在賽博空間發酵。

#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20.04.12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2 replies on “民主的再想像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