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五湖四海聚首在一堂 鏈上中大學生會如何投票

2010.06.04

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鏈上中大學生會一定可能;關鍵是該怎樣規劃,可怎麼開展。 雖說由零開始的鏈上學生會不妨拋開所有包袱和假設,但我會假定民主治理這個大原則,畢竟威權式學生會超出了我的思想邊境,沒法討論。況且,區塊鏈本身就追求「無大台,有共識」的「去中心治理」,用人話說,便是民主。

區塊鏈上建構中大學生會,可能麼?談 CUSUDAO

10 月 7 日,臉書「中大學生會 CUSU」專頁發出聲明,表示「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其後,中大學生報與校友周保松分別指出,學生會「只是停止運作,沒有解散」,而除非「代表會動議修章,加入『解散』條文,再由全民投票通過」,否則會章根本沒有解散的條文。坊間回應很多,有人認為會章必須堅守,否則法治從何談起;也有不少認為今時今日按章執行已經不切實際。事件還在發酵。 對此,我有清晰立場,但此文想談的是別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頭,不管中文大學學生會解散、停止運作還是一切正常,想要另起爐灶,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可能麼?

自己資產自己派 公共財富你有 say

疫情之下,各國政府紛紛派錢紓困,澳門派 10,000 MOP,香港 5,000 HKD,台灣 5,000 TWD 五倍券等,其實跟各個區塊鏈專案的空投,大同小異。一般人有錢派就開心了,心思都放到錢要怎麼花了,其他的管它那麼多。但相信民主、熱衷區塊鏈的我們,並不以此滿足,至少在歡迎持分者參與的共同體內,程序理應更民主,我們理應做更多。 因此,我以 LikeCoin 為案例,草擬了一份派錢方案,供社群討論,再進而提案,爭取全民投票通過,付諸實行,讓大家一起參與整個「自己資產自己派」的過程,體驗流動民主的實際運作。

共同體可以超越「同呼吸、共命運」嗎?悼念可以超越空間嗎?寫在六四三二

想像的共同體 去年,我接受《區塊勢》許明恩就《區塊鏈社會學》的訪問。劈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社會學是甚麼?」 說「居然」是因為社會學於我好像很理所當然,就像如果你是個廚師,大概預計不到受訪時對方會問你煮菜是甚麼。但想了兩秒又覺得正常,《區塊勢》專門討論區塊鏈,明恩是理工科出身,明明是我「自作主張」把區塊鏈和社會學,把資訊科技和社會科學關聯起來。

「又唔係咩大人物,學咩人講私隱吖」

安心出行網頁

農曆新年期間,拜年之際,看著「安心出行」的宣傳,長輩如此評論社會的反應。年紀不小但輩份最低的我忍著不發作,把最溫和「此言差矣」都嚥回喉嚨。此文是我的告解,作為有機會讀書和看世界的後輩,我忽略了理應承擔的責任,沒有手把手帶著長輩跟上時代的演進。

沒絕對的去中心,有絕對的極權

CC-SA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Democracy_wall_in_CityU_Hong_Kong.jpg

去中心的精要是在不設恆常權力中心的前提下達成共識。區塊鏈圈子裏經常有討論甚或爭拗,誰去中心而誰不是,但這些爭論往往忽略重要的一點:世上沒有絕對的去中心,「是否」去中心的答案必然是否定,該討論的該是夠不夠去中心,有沒有朝著去中心走。

去中心不是賜予的

CC-BY CC-BY-SA https://www.flickr.com/photos/joceykinghorn/11487085615/

前文提到,彷如無大台連儂牆的區塊鏈,研究核心課題是如何做到無大台而有共識。 跟無大台、去中心化非常接近的另一個概念是民主。在區塊鏈的語境,雖然民主化和去中心化經常被混為一談,但兩者即使息息相關,卻並不相等。 最明顯的例子是比特幣。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程度非常高,這點沒甚麼人會質疑,但比特幣的白皮書,也可理解為比特國的「憲法」,卻是神秘人中本聰一個或一班人訂立的,99.99% 的持份者從來無從參與,可說是相當「獨裁」。

國安面前,必須裝備的三件工具 #decentralizehk

踏入威權年代,我打算寫一個 #decentralizehk 系列,幫助港人散水——分散式,流水般,冇大台,有共識。‌ 2017 年我寫過,<讀萬卷書不如直接上路>,看多無謂,動手最實際。如果我的幾十篇文章至今未能令你進入區塊鏈世界,無疑是失敗,這次我決定直奔主題(how),直接讓大家實作,先擁有去中心身份,往後有機會才寫原理(what),談理念(why)。‌

當基進市場遇上區塊鏈——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I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5533

半年前以三篇書評介紹過的神作《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終於推出正體中文版,書名翻譯為《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由八旗文化出版,唐鳳專文導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