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師》

一覺睡醒,比特幣大漲三成,原來維尼昨天說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沒有比這個更諷刺的升市藉口了,諷刺者不是國家主席一句話就大升,而是由最中央的當權者的話去帶動最去中心化的資產價格大升這種吊詭。

中國式的區塊鏈,可不是國際間理解的區塊鏈,更不是比特幣演繹的區塊鏈,而是注定只保留「不可竄改」的特性,「去去中心化」的產物,詳見本欄的《區塊鏈的去去中心化》和《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區塊鏈多了人關注固然是好事,但今天的市場反應,絕對是美麗的誤會。

DAO – Democratic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如果能把目光離開幣價,理解一下區塊鏈更深入更重要的應用 DAO,將更能理解到這場誤會有多大。DAO 全名為 Decentralized/Democratic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圈內多數人把那個 D 視為 decentralized,而我卻傾向理解為 democratic。這種民主自治組織,我喜歡稱為「區塊鏈共和國」。

區塊鏈通證(token)綁定公鑰,俗稱錢包,也就是一個人的身份。當我們利用區塊鏈建立社群,而社群在區塊鏈以民主方式管治(on-chain governance),就形成區塊鏈共和國。它民主,因為所有持份者都能參與;它自治,因為個別政府都沒法干預去中心化的區塊鏈。

網上社群少說也有廿年歷史,對比臉書的群組、連登的共治,DAO 有何特別之處?至少可以體現在四方面:

一、傳統網上群組的治理要不像臉書般一間公司說了算、要不像討論區由一班愛好者制定,但 DAO 的治理方針則可讓每個持份者參與;

二、網上社群要麼是某國的註冊公司,要麼是是某國人民包有,受該國約束,而 DAO 分散地存活於區塊鏈上,不會被某政府下令「取締」;

三、一般網上社群的運作和代碼封閉,臉書可以隨心情修改觸及率算法,企業可以違反跟股東和員工之間的約定,DAO 的規章以智能合約實現,必然依照約定執行,「code is law」;

四、對網上社群強烈不滿,用戶唯有黯然離開,失去經年累月建立的關係甚至數據,對 DAO 強烈不滿的話,底線是把它的開源代碼整份複製,成立一個比它更好的社群。

Project Aragon

最為著力把區塊鏈共和國的理念實踐到普羅大眾的,要算是 Aragon ProjectAragon 2017 年在以太坊眾籌(「ICO」)得275,000 以太幣,開發一系列工具,方便用戶無須任何編程經驗即可建立和管理 DAO,現時支撐著 800 多個 DAO。傳統上要做生意或辦組織首先要向政府申請成立公司、非牟利組織或者社團,再申請銀行帳號,就算成功都動輒幾個月,Aragon 讓這些申請工夫變成幾分鐘,無須審批的輕鬆工序。更重要的,是享有上述各種優勢。

在 Aragon 開設一個 DAO 好像做簡報,選個模板,做幾個設定,取幾個名字就可。簡報的模板是為選樣式,Aragon 的模板選的則是管治框架,例如公司的是以持份反映投票權,而持份可轉讓,又例如會社是會員一人一票,會籍不得轉讓。舉個實例,鍾庭耀可以在 Aragon 開設香港民意研究所,發行 PORI 通證,另外類似以前 PopVote 讓香港市民以身分證換領一枚代表自己的 PORI,此之後,民意調查以至公投,都只不過是在 DAO 裡面的一個簡單指令。除了投票、通證、財務等應用模組,方便處理日常事務,接下來還會推出眾籌模組,讓 DAO 可以公開透明地募資,反過來公眾可以一邊監察一邊「課金」,同時參與 DAO 的管治,確保款項用得其所。

Aragon 的創辦人 Luis Cuende 前天剛在港分享項目發展,貼市地舉例社會運動可以使用這種形式籌募經費,避免募得款項有天突然被銀行凍結,可惜當晚出席者少得跟 DAO 的重要性完全不成比例,似乎要不是港人對幣價關注太多,就是對 DAO 認知太淺。公平點說,雖然 DAO 的潛力極大,但由於當下主流區塊鏈如以太坊用戶體驗依然很差,速度慢成本高不特以,還必須先擁有以太幣方能使用,導致上述例子理論上完全成立,實行起來卻面對大量群眾教育問題,這是 DAO 未有廣為公眾認知的主因。

說起 Aragon 的創辦人,Luis 與 CTO Jorge Izquierdo 兩位均來自西班牙,而 Aragon 的由來正是西班牙境內的自治區亞拉岡。跟項目一樣,港人並不熟悉亞拉岡自治區,可是它的毗鄰,相信港人卻大都聽過,正是 Catalonia,加泰隆尼亞。

Luis Cuende, Founder of Aragon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