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上建構中大學生會,可能麼?談 CUSUDAO

10 月 7 日,臉書「中大學生會 CUSU」專頁發出聲明,表示「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其後,中大學生報與校友周保松分別指出,學生會「只是停止運作,沒有解散」,而除非「代表會動議修章,加入『解散』條文,再由全民投票通過」,否則會章根本沒有解散的條文。坊間回應很多,有人認為會章必須堅守,否則法治從何談起;也有不少認為今時今日按章執行已經不切實際。事件還在發酵。 對此,我有清晰立場,但此文想談的是別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頭,不管中文大學學生會解散、停止運作還是一切正常,想要另起爐灶,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可能麼?

dAppledaily 永久儲存蘋果日報,永遠幾遠?

上期〈RTHK 影片備份:無需硬盤,但要共識〉介紹了 IPFS 作為數據存取共識機制,讓無大台備份變得可能。然而,參與者只是出於對個別內容的興趣或者保育歷史的心去儲存資料,因此時間久了,被所有人遺忘的內容還是有可能消失;用愛發電是可能的,可惜不能持久。 因此今期介紹的 Arweave 更進一步,提供經濟誘因,確保資料永續保存。

共同體可以超越「同呼吸、共命運」嗎?悼念可以超越空間嗎?寫在六四三二

想像的共同體 去年,我接受《區塊勢》許明恩就《區塊鏈社會學》的訪問。劈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社會學是甚麼?」 說「居然」是因為社會學於我好像很理所當然,就像如果你是個廚師,大概預計不到受訪時對方會問你煮菜是甚麼。但想了兩秒又覺得正常,《區塊勢》專門討論區塊鏈,明恩是理工科出身,明明是我「自作主張」把區塊鏈和社會學,把資訊科技和社會科學關聯起來。

只許富人投資,不准窮撚進場:監管密碼貨幣的神邏輯

別忘了,八百萬的個性,是「創造」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加強香港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立法建議」發表諮詢總結,除了毫不意外地打算向密碼貨幣交易所發牌,另加上交易所只能向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以上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規限。 該規限有三大荒誕之處。

我們都是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

http://heliacal.net/~solar/bitcoin/pizza/.t/IMG_0988.html

2010 年 5 月 18 日,當時 Bitcoin 推出一年多,程序員 Laszlo Hanyecz 在古早論壇 bitcointalk.org 以 10000 Bitcoin 徵購兩塊 pizzas,連洋蔥、青椒、蘑菇、番茄、香腸等配料的需求都寫得一清二楚,相信是一位很好的程序員。四日後,即十一年前的今天,Hanyecz 在自己的帖子下留言,成功以 10000 Bitcoin 買得兩塊 pizzas,圖文並茂。 區塊鏈編年史上,把這個特別的日子稱為 Bitcoin Pizza Day。

2021.04.10 有人問我會否移民時我的十種回應

林村河

一、我是沙田人,如果有天移民,首選是大埔,喜歡那裏的雀鳥、樹木、河道與小店。 二、我是地球人,想移民要等 Elon Musk 的技術發展得再成熟一點。 三、我早已移民到區塊鏈,你看到這個身體不過是沒有靈魂的臭皮囊。

沒絕對的去中心,有絕對的極權

CC-SA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Democracy_wall_in_CityU_Hong_Kong.jpg

去中心的精要是在不設恆常權力中心的前提下達成共識。區塊鏈圈子裏經常有討論甚或爭拗,誰去中心而誰不是,但這些爭論往往忽略重要的一點:世上沒有絕對的去中心,「是否」去中心的答案必然是否定,該討論的該是夠不夠去中心,有沒有朝著去中心走。

讚賞公民升級:公地不忘,創作之本

少喝一杯咖啡 共創一個生態

「讚賞公民」運動始於 2019 年 1 月 1 日,旨在鼓勵普羅大眾回饋創作。所謂普羅大眾,是指非技術愛好者,甚至或許並不寫作,但願意支持創作的人。 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基於這個定位,讚賞公民的設計務求做到讓用戶無需學習技術,從註冊到日常使用,根本不會看到區塊鏈、密碼貨幣、錢包等「火星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