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選擇題:保命靠黃金還是 24 個英文字?

過去半年跟朋友的飯聚,每頓飯都談起移民,沒一次例外過。偶爾還有諸多我聽不懂的細節,如怎樣計分、英文考試、比較國家等,像選購國家攻略本似的。自己雖然選擇留守,但從來不勸人留下,對於年輕而遲疑的,甚至會鼓勵多看看世界。國界而已,踏出去,跨進來,沒甚麼大不了,何必困死自己。有人賴死不走卻不斷出賣這個地方,也有人離開後更進一步幫助香港,假如離開的朋友繼續演繹香港價值——希望不是透過第一時間炒樓——未賞不是某種意義的「decentralize hk」。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無大台真相:They can’t kill us all

#decentralizehk 來到第九期,幾乎每期都關於錢。透過專欄認識我的,大概會以為我發錢寒。實情卻是,我過了半輩子都沒搞清楚金錢為何物,資本主義怎麼玩,近年才稍有心得,為免別人重蹈覆轍,於是努力分享本應免費教育必讀、但學校從未教過的常識。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貨幣抗爭‧下 —— 從擺脫金融體制束縛開始 #decentralizehk

關於黃色經濟圈 2.0 所需要的入金與出金,很多交易所提供 USDC 買賣服務,讓用戶轉帳或者以信用卡購買,或出售後電匯回傳統銀行帳號。此外,直接到 Circle 官方網站,更可享用免費的雙向兌換;所謂免費是指 1 美元雙向兌換 1 USDC。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貨幣抗爭‧上——黃色經濟圈 2.0 #decentralizehk

一向喜歡馬克思,「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是我奉為公平的最佳實踐。喜歡不單因為他的學說,更因為他說的另一句話:「哲學家只是以各種方式解釋世界,然而關鍵是,改變它。」

‌對於傳統記者,筆鋒就是利劍;對於科網巨頭,數據就是石油;對於手無寸鐵的公民,科技就是武器。你大可以不進攻,但絕不能不防守。當禮崩樂壞,法律條文可以任意增刪詮釋,社會回到原始狀態,共識機制回歸 「proof of force」(武力證明),武力變成最基礎的憲法。不忍造成人命傷亡,也不想任人魚肉,資訊科技是我們的出路。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國安面前,必須裝備的三件工具 #decentralizehk

踏入威權年代,我打算寫一個 #decentralizehk 系列,幫助港人散水——分散式,流水般,冇大台,有共識。‌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當基進市場遇上區塊鏈——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I

半年前以三篇書評介紹過的神作《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終於推出正體中文版,書名翻譯為《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由八旗文化出版,唐鳳專文導讀。‌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民主的再想像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

上期<與唐鳳談流動民主>刊出後,有讀者吐槽文章標題黨,整篇沒解釋到底何謂流動民主,搞得他得自行 Google。我直說抱歉,一個不小心坐上了唐鳳的人氣列車,她太精彩,沒開始談流動民主就用光版面了。至於讀者自行 Google 我卻不感慚愧,沒甚麼比讀者進一步探索題材更讓我鼓舞了。互聯網上關於流動民主的中文討論很少,想閱讀更多建議可搜尋 “Liquid democracy”。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突然之間,都在談唐鳳,我也來趕潮流,聊聊去年跟唐鳳談流動民主的所觀所感。

社會創新實驗

去年 9 月,我到台北的社會創新實驗中心拜會唐鳳,同場還有 Matters 創辦人張潔平和雙方另外兩位同事。話說去年我在設計現已推出的讚賞公民共和國,類似「網上媒體的歐盟」,參與媒體擁有網站、品牌和編採等各方面的主權,但使用同一款通證(token)LikeCoin,且以流動民主的體制治理,過程中想要討教唐鳳,聽取其看法,確認自有想法。

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基進管理 III 主管收取平均工資

過往招聘編程人員見過幾百人,每次總會問對方事業規劃。有個說法很普遍,尤其在香港,年青人會目標若干年後晉升項目經理甚或管理層。但年月間我逐漸發現,做技術的不見得真的立志當管理,反過來我也不傾向把技術人才升任管理,否則往往適得其反,不一定得到一個稱職的管理,卻肯定失去一個優秀的編程。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20.02.08 元宵 台北

來台北多了,不太會選擇住在西門町,太 MK 了。真要是這一帶的話,會比較傾向東門、北門,甚至南門。不過這次本與沒到過台北的中學同學同來,就訂了最典型,也最容易找 Airbnb 的西門。不過西門町終究還是很好玩,剛好遇上台北燈節,到處是裝飾,好不熱鬧。雖然個人融不入那種國泰民安、帶著口罩來歌舞昇平的氣氛,經過也不免想給玩燈籠的大貓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