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式社會運動 廿二世紀抗爭網絡

在剛過去的香港赤色六月,冇大台、Be water 是貫穿整場返送中運動的關鍵詞,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每個人用最擅長的方法,在崗位發揮,同時又能往著同一個方向抗爭,整件事情與區塊鏈的運作如出一轍。

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讓人喘不過氣的兩周。趾高氣揚的政府自持控制議會,對百萬人上街表達的反對聲音視若無睹,強推逃犯條例惡法,惹來連串抗爭。遊行、上街、遊行、上街之餘,回到家還是亢奮不止,一直盯著各種訊息,看著各種抗爭手法,既是目不暇給,又是憂心忡忡,小睡一會又得上班去。反送中大局分析沒有我的份,還是記幾個科技相關的場邊註腳好了。

Imagine

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

假鈔票 真問題 – 你能分辨 49款流通紙幣麼?

假如健力士有最多鈔票款式世界紀錄,估計保持者非香港莫屬。新一代設計於明年全部推出後,流通市面的紙幣有金融管理局的 10元 2款,3家銀行、5種面額、3代設計 45款,還嫌不夠,渣打和匯豐還要分別發行 150元紀念鈔票,總共 49款。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

英倫隨筆

出遊英國探朋友,搞不清是人變了,地方變了還是都變了,感覺跟過去不太一樣。還是有驚艷的地方,但也多了大城市的各種弊病。 看著地鐵的線路圖,從 inner London 環狀層層向外的 Zone 1 到 Zone 6,越是外圍越是基層,彷彿《Hunger Games》和《進擊的巨人》世界的現實版。幅射的設計把精英主義推到極致,不夠競爭力的就得不斷往外搬,似乎是天經地義的邏輯。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

自從年初 Facebook 修改算法進一步降低專頁貼文自然觸及率,臺港兩地作者紛紛跑到 Medium 開帳號,揚言移民。大半年過去,在 Medium 紮根下來的少數人,寫了好些文章總結經驗。我也湊一下熱鬧,借用網友宅人阿唯的文章標題,說一下我的看法。

20‧30‧40:三代 iPhone SE 男

跟兩位也是從事資訊科技的朋友在東京椎名町電車站北口晚飯,在日港人、在地日人、出差港人,年紀跨越了20、30、40。無意中發現,擱在桌上的手機,三台都是 iPhone SE。SE 在 iPhone 市場的佔有率 4.74%,假設蘋果的市場佔有率為 50%,三個人三台 SE 的機率為 20000分之 1。正好當晚凌晨蘋果舉行產品發佈會,市場早預期 SE 會消失,20男打趣說飯後要趁發佈會開始前,多買一台。

共享雖無過犯 單車面目可憎

月前,首家在香港開業的共享單車公司 Gobee.Bike 宣布結業。我嘗試過,除香港單車同盟認真 實測共享單車 在市區是否可行,找不到任何深入探討,比如統計港人生活習慣有否因共享單車改變,更遑論計算排碳量等學術研究。我們有的,是「東張西望式」訪問按金苦主,以及隨便找些本身不是受眾的「專家」分析失敗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