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區塊鏈社會學》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突然之間,都在談唐鳳,我也來趕潮流,聊聊去年跟唐鳳談流動民主的所觀所感。

社會創新實驗

去年 9 月,我到台北的社會創新實驗中心拜會唐鳳,同場還有 Matters 創辦人張潔平和雙方另外兩位同事。話說去年我在設計現已推出的讚賞公民共和國,類似「網上媒體的歐盟」,參與媒體擁有網站、品牌和編採等各方面的主權,但使用同一款通證(token)LikeCoin,且以流動民主的體制治理,過程中想要討教唐鳳,聽取其看法,確認自有想法。

「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未免做作,也對不起讀過的書,但對話讓我獲益良多這絕對沒錯。讚賞公民共和國的設計,牽涉到經濟、政治、社會、技術、修辭、用戶體驗等眾多面向,可說是「未來學」,曾經找過很多人討教都只能針對其專業的範疇,但唐鳳則是方方面面都足夠懂,融會貫通,還能簡單解釋。打從介紹項目就不一樣,一般我得用二十分鐘解釋,說完對方還都一頭霧水(怪我),對著唐鳳,我花了不到五分鐘,過程中她輕聲嗯嗯和簡單回應了幾次,大家的認知已經建立基礎。

流動民主與仙那度專案

判斷唐鳳有聽懂,不是因為相信她 IQ 180、甚麼都懂、會控制別人腦電波等神話,而是她用幾個字概括需要十分鐘解釋的概念。比如說,我接觸的大部分人沒聽過流動民主,甚至有人以為是我抽水 Be water 而搬弄出 liquid democracy,但當我說了一堆話來解釋治理的設計,唐鳳只吐出一句「這個是俗稱的流動民主」,我就意識到跟她聊和跟別人聊的基本假設完全不同。有一點倒是可以挑剔,明明一般人都沒聽過,她居然說「俗稱」流動民主(笑)。

另有一個更少人認識的是仙那度專案。簡單解釋 Project Xanadu:電子文書伊始是類比傳統的紙和書,萬維網(world wide web, WWW)演繹的則是超文字,所謂 http 就是 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而 Project Xanadu 是 hypertext 的鼻祖,始於 1960 年,提出的 hypertext 本為雙向,就是說除了點擊一下鏈接就能查看下游概念,還能反向跟上游鏈接。兩年多前我草擬 LikeCoin 白皮書,十多頁紙的內容,概括起來就是想要以區塊鏈作底層實現仙那度專案。當唐鳳對這個乏人問津的專案都一清二楚,我就知道她能秒懂 LikeCoin 的願景。

Fork the Government 與憲法 MVP

秒懂我苦思經年的設計後,唐鳳還給出具體意見和建議,當中兩點我印象尤其深刻,第一是透過 vendor lock-in 的概念處理開放和實踐之間的張力。主張開放又要付諸實行有時難免陷於兩難,因為太過開放的實踐很容易在到達彼岸前死掉,但不夠開放又難以證成(justify)個人主張,群眾無從得知你是否打著開放旗號的下一個暴政。開放源碼之所以重要,除了讓邏輯可以驗證,知識得以傳承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受眾隨時可以另起爐灶,以開放源碼搭建另一套系統,fork the system。世界過了 30 年還要因為 .docx/.xlsx 的文件格式被逼選用 M$ Office,就是 vendor lock-in 的最佳例子;反過來,試想像當人民不滿政府,隨時可以 「fork the government」,顯然這個政府無論如何獨裁不起來。透過這個概念,唐鳳讓我明白到沒必要因為實踐上需要逐步開放而焦慮,只要保持源碼開放,給群眾隨時可以搭建 LoveCoin(她隨口說的例子),已經保障了社群的 permissionless innovation,讓擔心 LikeCoin 系統未能一下子完全開放的我放下心頭大石。

第二點是另一個巧妙的類比。互聯網產品設計師都知道一套主張叫 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大意是不求整個產品完成,只要開發出一項完整功能就隨即上線,盯著反應快速調整。理解到我在制定憲法的難處後,唐鳳提出憲法最小可行方案的洞見,我不知自己有否瞠大眼睛,但我當時真的是叮了一聲,心想「怎麼我就沒想到?」

所謂憲法最小可行方案,就是說先來確保有靈活而民主的機制修憲,因為只要滿足了這個條件,無論這套原始憲法缺失甚麼,都能迅速補上。互聯網跟區塊鏈是實體世界的映射,但其中一個不同之處在於反應迅速,以讚賞公民共和國的治理體制而言,透過流動民主審議一項議案只需要二至四週;與其在群眾還沒有足夠認知,討論氛圍還沒醞釀的當時耗費大量時間討論憲法內容,倒不如先做出憲法 MVP 上線,讓群眾在實踐中持續改善和補完留白。

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作這個,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

唐鳳的厲害毫無疑問,但我真正欣賞的是其態度和熱忱。拜會作為行政院政務委員的唐鳳,我沒有任何人脈,而是上網就約到,比在香港訂個羽毛球場還簡單,不但免費還提供文字整理,全部上網。對,以上提到的對話網上有完整文字稿

我在做的是未來的事業,在現有體制外另闢空間的實踐,早已習慣輕則不獲群眾理解,重則被體制打壓,世上居然有個社會創新實驗中心歡迎這種項目,裡頭有個人不但秒懂我的想法還能瞬間提出諸多洞見,這對我衝擊很大。不少人將香港楊局長和唐鳳相提並論,在前線親身體會的我要是也來個比較,必然會把香港奚落得一文不值,但我壓制了這份慾望,作為對唐鳳的致敬,把她對我的付出 pay it forward。相對於得到吹捧,她一定更希望帶來改變。

「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作這個?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 

唐鳳積極參與的 g0v 零時政府如是說。

#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20.03.29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