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遇得多;402 有見過麼?

誕生於九十年代的互聯網,經過 30年的普及化,也順帶普及了一個概念:網上內容普遍免費。然而這個常識,並非理所當然。

常識不常

30年不短,足以讓很多人忘記,忘記很多內容曾經需要付費獲取。對於 90後甚或 00後,即所謂數碼原住民(digital native),從懂事起已上網,從上網起已免費獲取各種內容,網上內容免費遂成常識。常識有兩種,一種是經過科學驗證,然後逐漸普及到世人心目中;有時這些常識並不直觀,比如今天看來理所當然的地動說就非常違反人類自我中心的直覺,因此哥白尼在 1543年發表《天體運行論》前,天動說才是常識。另一種常識屬於社會現狀,並非物理的必然,也不見得是道理的當然,純粹是社會如此運作,久而久之內化成常識,比如駕車收費載客要領牌,餐廳吃飯需要付服務費和小費;這種常識隨著社會變化或科技演化,往往會逐漸改變。網上內容普遍免費,屬於後者。

Continue reading “404 Not found 遇得多;402 有見過麼?”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Continue reading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

Continue reading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加密貨幣寒冬中可以做的五件事

比特幣從一年前的高位,至執筆之時已回落八成半,以太幣更是回落九成以上。全球人員最多區塊鏈軟件公司 ConsenSys 昨天裁員 13%,主流貨幣 Steemit 裁員七成,還有多不勝數的公司裁員、項目倒閉。今天的寒流只延續幾天,大不了可以預計的幾個月,加密貨幣的寒冬卻沒有人知道持續多久。不過除了裁員,寒冬中還是有更值得做的五件事。

Continue reading “加密貨幣寒冬中可以做的五件事”

《逆向誘拐》的 CHOK 有可能實現麼

電影版《逆向誘拐》中,軟件天才 Zachary 設計出社運 app CHOK,內建虛擬貨幣,懂得收集大數據,可供用戶發起集會,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行動,結果成功引發兩場社會運動,改變了天星小輪的命運和扳倒了連鎖食店的加價。現實中,要實現 CHOK 是否可能?又會面對甚麼問題?

Continue reading “《逆向誘拐》的 CHOK 有可能實現麼”

《逆向誘拐》 — 嚴謹劇本遇上熱血導演

很多時會覺得,港產片跟荷里活片最大的差距不在製作、場面、特技等環節而在編劇。或者說,對我而言,排場製作特技卡士都可以因為「筆直」妥協,唯有編劇不行。邏輯跟我相若的觀眾,入場看《逆向誘拐》錯不到哪裡去。劇本如此嚴謹的本格推理電影,港產片中可謂絕無僅有。原著作者文善固然是打好了根基,負責改編的導演黃浩然和《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也應記一功。

Continue reading “《逆向誘拐》 — 嚴謹劇本遇上熱血導演”

英倫隨筆

出遊英國探朋友,搞不清是人變了,地方變了還是都變了,感覺跟過去不太一樣。還是有驚艷的地方,但也多了大城市的各種弊病。

看著地鐵的線路圖,從 inner London 環狀層層向外的 Zone 1 到 Zone 6,越是外圍越是基層,彷彿《Hunger Games》和《進擊的巨人》世界的現實版。幅射的設計把精英主義推到極致,不夠競爭力的就得不斷往外搬,似乎是天經地義的邏輯。

Continue reading “英倫隨筆”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

自從年初 Facebook 修改算法進一步降低專頁貼文自然觸及率,臺港兩地作者紛紛跑到 Medium 開帳號,揚言移民。大半年過去,在 Medium 紮根下來的少數人,寫了好些文章總結經驗。我也湊一下熱鬧,借用網友宅人阿唯的文章標題,說一下我的看法。

Continue reading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