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多啤梨蘋果橙 以物易物現代版

無大台交易所透過流動性池,讓 APPLE 和 BANANA 可以隨時兌換,換言之,為蘋果和香蕉提供了流動性,讓果農的產出得以跟其他蔬果互換。既然 APPLE 跟 BANANA 之間可以,推而廣之,CARROT、DURIAN、EGGPLANT 之間也一樣可以。 人類走過了一萬年,因為區塊鏈的出現,竟然再次回到以物易物的年代。

我領到十萬多鎂空投後學懂的十件事

Ethereum Name Service 前天空投 $ENS,雖然金額在區塊鏈史上並非最高,但配合最近 $BTC、$ETH 等大幣的 ATH,從 Domain Name Service DNS 到 ENS 又很好懂,公眾關注度史無前例地高。 我領過大大小小的各種密碼貨幣空投,小的連 gas fee 都不夠付,比較大額的如 $UNI、$GTC、$DYDX 和 $ENS 則比較可觀,碰巧四個都是以太坊生態的基礎服務,都以回饋早期使用者的方式空投,配給我的幣碰巧都值兩萬多鎂,加起來共十萬多鎂,我因此把他們統稱「空投四小強」。

中大學生會可發行 CUSU 幣

鏈上中大學生會該怎麼建構,價值載體的選擇是個關鍵。所謂價值載體,就是我們日常稱為「錢」的東西。 大學素有象牙塔之戲稱,而學生會內閣又往往是一班追求理想,對現狀有所不滿,對未來充滿憧憬的人,兩者的乘積是出了名「離地」的組織。儘管如此,我在學生會混了幾年,見盡各種基進的意識形態,聽盡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卻從沒遇過對港元正當性的質疑,或是另創中大幣的建議。

從五湖四海聚首在一堂 鏈上中大學生會如何投票

2010.06.04

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鏈上中大學生會一定可能;關鍵是該怎樣規劃,可怎麼開展。 雖說由零開始的鏈上學生會不妨拋開所有包袱和假設,但我會假定民主治理這個大原則,畢竟威權式學生會超出了我的思想邊境,沒法討論。況且,區塊鏈本身就追求「無大台,有共識」的「去中心治理」,用人話說,便是民主。

區塊鏈上建構中大學生會,可能麼?談 CUSUDAO

10 月 7 日,臉書「中大學生會 CUSU」專頁發出聲明,表示「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其後,中大學生報與校友周保松分別指出,學生會「只是停止運作,沒有解散」,而除非「代表會動議修章,加入『解散』條文,再由全民投票通過」,否則會章根本沒有解散的條文。坊間回應很多,有人認為會章必須堅守,否則法治從何談起;也有不少認為今時今日按章執行已經不切實際。事件還在發酵。 對此,我有清晰立場,但此文想談的是別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頭,不管中文大學學生會解散、停止運作還是一切正常,想要另起爐灶,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可能麼?

2021.10.09 超級地球人

半年沒公開給朋友分享個人近況了。要說原因,其實也沒甚麼,大概是因為我沒有「work life balance」,只有「work life integration」吧,每星期的 #decentralizehk 週報,已經或多或少在分享近況了。 生活中剩下的,不是隱私,就是分享出來像小學生被老師強迫寫的記敘文,刷牙吃飯之類的平淡生活。估計你也沒興趣知道我今天喝的是凍檸茶還是凍奶茶吧。

自己資產自己派 公共財富你有 say

疫情之下,各國政府紛紛派錢紓困,澳門派 10,000 MOP,香港 5,000 HKD,台灣 5,000 TWD 五倍券等,其實跟各個區塊鏈專案的空投,大同小異。一般人有錢派就開心了,心思都放到錢要怎麼花了,其他的管它那麼多。但相信民主、熱衷區塊鏈的我們,並不以此滿足,至少在歡迎持分者參與的共同體內,程序理應更民主,我們理應做更多。 因此,我以 LikeCoin 為案例,草擬了一份派錢方案,供社群討論,再進而提案,爭取全民投票通過,付諸實行,讓大家一起參與整個「自己資產自己派」的過程,體驗流動民主的實際運作。

永續空投:LikeCoin 化讚為賞

區塊鏈專案的空投林林總總,做法很多,有高有低。就如二戰時的空投,能夠精準地把補給品投放給目標人群謂之好,否則就是浪費。最一流的空投如 Uniswap 和 Osmosis 等,一下子就能讓專案接觸到大量目標用戶,激活整個社群。 這次再介紹一個另類空投:我個人有份策劃的 LikeCoin 化讚為賞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