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管理 III 主管收取平均工資

Darkest Hour 劇照

過往招聘編程人員見過幾百人,每次總會問對方事業規劃。有個說法很普遍,尤其在香港,年青人會目標若干年後晉升項目經理甚或管理層。但年月間我逐漸發現,做技術的不見得真的立志當管理,反過來我也不傾向把技術人才升任管理,否則往往適得其反,不一定得到一個稱職的管理,卻肯定失去一個優秀的編程。

基進管理:從遙距辦公談起

photo credit: https://www.zoomtopia.com/

一場武漢肺炎,讓大量港人遙距辦公,效率急降,有銀行多家分行下週起暫停,昨天大排長龍。疫症固然是危機,卻同時也是組織管理方式改朝換代的契機。借此機會,分享我在組織的幾項管理原則,我統稱為基進管理,radical management。

漂流教室 III — 從零和到共和

image credi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4%E6%97%8F%E5%85%B1%E5%92%8C#/media/File:Republic_of_China_Flags.jpg

2017年,我跟幾位拍檔著手設計一種社群通證,讓讀者只要對作品按讚,就能為創作者帶來實質回報。對此我被問過無數問題,學術的、好奇的、質疑的都有,當中被問得最最多的是「錢從何來」。這問題固然合情合理,但問題背後附帶的假設,我卻希望發問者能隨我一起深入探討而非照單全收。

漂流教室 II — 從價值到價格

《漂流教室:一種貨幣一個世界》發表後,有讀者認為把 Proof of X 看成是共同體的核心價值是言過其實,並舉例津巴布韋人用美金,或港元鎖定美金兌換率,不代表兩地支持美國量化寬鬆。我好喜歡這些回應,它帶出了問題的關鍵,但問題不在拙作,而是價值和價格的脫鉤。

漂流教室 :一種貨幣一個世界

《漂流教室》明信片

兩年半以來,我用過多種方法跟人解釋為甚麼有時我們必須做出一種新的貨幣,其中一個版本,嘗試以一個思想實驗切入。參考羅爾斯的「無知之幕」,我也想讓人抽離身處的社會框架,設計出來的思想實驗,稱為「漂流教室」。

在公義與不公義之間,我們閱讀

亂世讀書:薦 Radical Markets ‧ 下 六月,某群組傳來一幅諷刺漫畫,醜化香港示威者爭取「最低工資5萬蚊」、「40歲退休政府養過世」等無理訴求。我心平氣和回覆,莫說根本沒有抗爭者提出這些訴求,就算有天真的有人爭取,也反映社會正在進步;今天被視為理所當然的公共房屋、免費教育、津貼醫療、把勞工當成人,數百年甚至短短數十年前,都是天方夜譚:我們都在享用前人爭取的「無理」訴求。漫畫無的放矢的嘲笑,是阿叻式無知,和對未來想像力的缺乏。

用錢買選票 社會更公義

credit: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File:5th_Legislative_Council_of_Hong_Kong_seat_composition_by_party.svg

亂世讀書:薦 Radical Markets ‧ 中 今天是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投票日,請大家務必踴躍投票,反正投票不用錢,不投白不投 — — 去投票因為免費純屬開玩笑,其實是想乘機帶出,有否想過投票需要收費?

亂世讀書:薦 Radical Markets · 上

如果社會每天發生的事令你氣氛難平,無力感把你淹沒;如果你發現自己對著電腦一整天只是在「扮工」,躺在床上一整晚都在看直播,建議你抽離一小陣子,讀一本書,尤其是一本探討社會問題根源的書。沒騙你,至少我確實在這種狀態下把《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讀完。

區塊鏈共和國

一覺睡醒,比特幣大漲三成,原來維尼昨天說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沒有比這個更諷刺的升市藉口了,諷刺者不是國家主席一句話就大升,而是由最中央的當權者的話去帶動最去中心化的資產價格大升這種吊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