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興邦

Fact checked!? 亞洲事實查核專業論壇

上周五,仿佛相約好似的,《小丑》上映,港府宣布禁蒙面法。看記招時身在香港機場準備飛往台北,為的是出席「亞洲事實查核專業論壇」。家裡出大事而要出門,心情總是特別沉重。要不是充份了解事實查核對世界的重要性,以及決心對此出一分力,搞不好就沒法平復心情,要想留在香港共度時艱。

香港事實查核生態落後亞洲

論壇在台大舉行,場地不大,出席者大概不到一百,但很多都對主題很有心得——我親身「fact checked」。要是我沒有看漏,只有我和另一位港大教授來自香港,而且教授是日本人。活動連續兩天,分為東北亞、東南亞、印度、台灣、平台、學術界幾環節,分別由當地的事實查核中心分享經驗,Google、Facebook、LINE 和 Twitter 四大平台兼活動贊助商介紹打假措施,以及星港台三地的大學講述相關研究。

出席的事實查核組織來自日本、韓國、台灣、印尼、菲律賓以至印度,人口大國和先進國家中,明顯缺了中國和星加坡。我不了解論壇主辦方的考量但並不感意外,兩地的真偽都是政府說了算,根本容不下獨立調查,而 IFCN 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 認證的基本條件之一是機構不得由政府主導。這條件本應理所當然,第四權的任務就是監察政府,但在當下總是不斷聽到諸如媒體不唱好政府發放正能量等謬論。至於上至行政會下至牛下大叔都在傳播虛假信息的香港何以還沒有 IFCN 的認證機構查核信息,是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還是另有原因,我說不上來。

何謂「 fake news」

一直在說的「虛假信息」英文為 disinformation,即俗稱的 「假新聞」fake news,也是 Donald Trump 專門用來攻擊對自己不利的新聞的說法,紐約時報在他口中也不過是份 fake newspaper;他甚至開設了 Fake News Awards 頒發給一些立場相左而有錯的報導,當中很多僅為技術性錯誤。因此,美國媒體主張比較嚴謹的說法,misinformation 錯誤信息指內容有錯,malinformation 惡意信息指仇恨言論、不當公開的個人隱私等,最後 disinformation 可理解為兩者的重疊,錯誤而帶惡意,以錯誤報導誤導公眾,煽動仇恨;三者之惡程度不一,而社會首要打擊的是虛假信息,尤其是選舉期間。在這個背景下,fake news 幾乎是美國媒體的「敏感詞」,也因此外籍出席者聽到多位講者使用這個說法,顯得如坐針氈;至於講者,固然知悉,但大多認為跟公眾溝通,就要使用普羅大眾聽得懂的說法。

芸芸議題中,我最關注的始終是平台方在打擊(與散播)虛假信息所扮演的角色,一向不認同所謂平台中立,技術中立。準確點說,不認同的是把所謂「中立」理解為不作為,更遑論,平台的演算法本身就是散播虛假信息的最大作為。

不希望任何人或者機構成為真理的仲裁者

可幸的是,受輿論壓力也好,具社會良心也好,四大平台或多或少都有點作為:LINE 本年三月起跟事實查核中心和 MyGoPenCoFacts 真的假的蘭姆酒吐司合作打假,並開設闢謠專區;台灣的國民應用 Facebook,自六月起與事實查核中心合作,讓用戶舉報可疑信息,查核後降低虛假信息的觸及率;Google 則更多從提高數位素養入手,推出 Google News Initiative,主辦各種工作坊授人以漁,把受眾提升為守門員;Twitter 強調「do things at scale」,不查核信息本身而從行為分析入手打擊「inauthentic malicious behaviour」,透過深度學習帳號貼文行為,判斷一批一批帳號屬於真實的個人行為,還是有協調的組織或軟體機器人。 Twitter 講者提到一項原則,我相信是所有與會者的共識:我們不希望任何人或者機構成為真理的仲裁者

無論事實查核中心的深耕細作還是四大平台的批量操作,面對虛假信息的巨浪和背後的豐富資源,與其說在打擊,不如說在招架。個人天真地相信提升媒體素養才最根本,但那需要一代一代人的努力,也得同時跟洗腦運動抗衡。治標招架也好,治本教育也好,可以肯定的是,香港務必急起直追。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9.10.13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