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倒流20年

那是20年前的事。我不是記憶力那麼好的人,只是那種日子太好記,也太難忘。那是1997年6月。 當時很喜歡Wired雜誌。1997年7月號 [1],大黃色的封面,主角是個笑容燦爛的地球。那是互聯網開始進入民間不久,離科網熱還有兩年,滿滿的正能量,來自專家的分析:它會給世界帶來無限可能性,資訊流通、生活自由、人人平等、經濟蓬勃、社會文明、發展持續等等,各種烏托邦式承諾,當時在中文大學四年級的我,很傻很天真,讀得滿心歡喜,深信科技將帶來更美好的世界。

先了解互聯網才開始上網可以麼?讀萬卷書不如直接上路

books

我的生活圈子裏有很多喜歡求知求真的朋友,他們不落俗套,關心哲學、歷史、文學、藝術等各個範疇,即使是在比較典型的金融、科技話題,他們最關心的也不是某項金融政策產生甚麼商機,某種新技術是否夠潮,而是它們將為社會帶來甚麼影響,如何影響大眾生活模式,是否公義等問題。港式生活中的大部份時間我顯得很木訥,但跟這種朋友聊有意思的話題,我會變成另一個人。我想,我其實喜歡交流。

當用戶生成內容遇上傳統專業編輯

by mattysimpson

萬維網伊始,書報雜誌逐漸以網站呈現,超鏈訊息隨電腦可得,只是單向下載閱讀,已是驚為天人。其後逐漸出現用戶生成內容(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s)網站,先是博客論壇,再有維基百科,後有面書YouTube等,從此發放訊息從出版社電視台等少數組織的專利變成眾人之事,釋放出巨大潛能,故互聯網史一般把UGC年代稱為Web 2.0。

從Kindle 2到在港引入電子教科書

政府最近在研究在香港引入電子教科書。 我不經常在香港看新聞,一兩周前正好看電視晚間新聞,訪問一個眼科專家,說「電子書」對學童的眼睛不好。他的理論是,傳統書本上的文字,邊沿是銳利、黑白分明的,但在電腦上,字體的邊沿是化開的,眼睛會不知道怎麼對焦,做成眼睛疲勞。 我固然不能挑戰這位專家就視力方面的專業意見,但這個說法起碼有兩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