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19.11.03 陰

因為台灣的 Life On Chain 鏈上生活節,週末在台北度過。滿街都瀰漫著濃濃國泰民安的感覺,但對於一個家園離自由越來越遠,擔心著同伴不斷被欺壓的港人來說,這安逸總是附帶內疚,讓人思考自己憑甚麼在這裡享受著,畢竟在家裡國泰民安只是被打壓的航空公司和歌手。

Life On Chain 在華山 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舉行,這裡的草地、老廠房、小販、空間、文創氛圍,在香港都越見消失。近入口處,主辦方弄了一個區塊鏈連儂牆 Dapp 和一面實體連儂牆,上面許的甚麼願,我不用走近細看都能猜到。主辦方問我覺得把活動搬到香港難麼,這連儂牆在香港還可以立嗎,我一時語塞,心裡只想著剛被全毀掉的大埔連儂隧道。

論壇中,主持人區塊客 Kevin 問到 @張潔平 、區塊勢 @許明恩 和我對言論自由和寫作自由的看法。明恩在戒嚴後的台灣土生土長,從沒經歷過寫作被干預、被封鎖;剛在樓下小確幸紅茶牛奶合作社買了飲料的我和應,對台灣人來說寫作自由和很多其他東西一樣,都只會在失去後才會突然體會到其重要性,它就是小確幸,不至於激動人心,清清淡淡,幸福溫馨,而且很實在,幾乎能握在手裡。談言論自由通常讓人聯想到政治,但其實壓制自由的不一定是政權,也可能是社會、是群眾、是生活,誠實地面對自己,不需要考慮社會壓力、期望、口味、潮流去抒發感受,就是在實踐寫作自由、言論自由。

難怪潔平一再強調,「寫作是最小單位的自由」- Every Bit Matters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