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ine

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

創業與置業

上週有關港府施政的兩大話題,一是配對私人投資等鼓勵資訊科技創業的政策,二是收緊按揭比例壓抑置業的措施。 說出來有點欠揍,但我不認為政府有責任幫助全民置業。反過來,政府應該讓人民免於恐慌性置業,不用承擔流落街頭的風險,也有選擇賣身賺大錢以外其他生活方式的自由。香港人以「上車」來描述置業,相信是全球獨有,套用得非常好,很形象化。諷刺的是那根本不該是輛車,更遑論是比高鐵開得更快的車。

最後利是

有件事我很慚愧。從大概五年前開始吧,有好些同事我不清楚職責,也不知道姓甚名誰。 對於大企業這或許無可避免,甚至有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但像拉闊這種小公司,創始人起碼叫得出每個同事的名字,是我希望能給同事的基本的尊重,也是我今年的目標之一。這也是我的本意,創業之初本來就只期望簡單的夥伴關係,每個人互相認識,後來不覺走遠,是後話。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

然後

連續寫了半打文章,跟好友在startup牙痛文學新浪潮興風作浪,不亦樂乎。有朋友期望我會繼續。 抱歉,關於創業的文章,暫時我就這樣了。不排除偶爾客串一下,但每周是肯定不會的了。是的,《創業異化》其實還有三,甚至四,但都不打算寫了。起碼暫時不寫。 不是不想寫,其實很想。只是更希望集中精力去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