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施永青先生談比特幣

source: AM730

施永青先生:

素仰閣下學識淵博,年青時也曾反建制,生意成功後改以資本與地位貢獻社會,因此即使一向對閣下許多看法未能苟同,始終懷有敬意,認定施先生並非單憑歷史機遇上位,卻自以為是,對後人指指點點的嬰兒潮之流。

然而,閣下<比特幣缺乏貨幣應有的特質>一文,卻給我當頭一盤冷水。<>文作者顯然對比特幣認知極度粗疏,卻大肆批評,甚至指挖礦機制「故弄玄虛」,成為當天城中笑話。施先生一向敢言,想必對譏笑毫不在意,只是,橫眉冷對千夫指的基礎該是清晰的想法和依據,斷不能建基於無知之上。

有限遊戲的邏輯

比特幣的發明者 Satoshi Nakamoto 有一名句,以閣下對比特幣的認知,恐怕未曾聽過:“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try to convince you, sorry.” 但我對施先生並未絕望,因此想過詳列<>文的各項錯漏以供參考,然而文中毛病非常明顯,只要願意認識,隨手就能在互聯網找到答案,我因此斷定,閣下的問題不在知識水平,而在態度。

拙作《區塊鏈社會學》首章<誤解詞典>首節<學習>就寫到,很多人學不懂區塊鏈,不是因為沒學識,而是過往的學識成為他們的包袱;不是因為不擅長學習,而是太高的成就讓他們不願 unlearn。於是有些人學識越淵博(資訊科技除外)、投資組合越成功(破壞式創新的科技公司除外),越是不懂比特幣與區塊鏈。施先生商業成就再高,恐怕還沒法跟股神畢菲特比較,畢菲特尚且不理解比特幣,施先生不懂,毫不讓我意外。

聊起投資人,Shopify Capital 的 Alex Danco 近日撰文分析加拿大的資訊科技業何以不振,提到矽谷的天使投資者很多曾經參與前所沒有的創造,熱衷的是無限遊戲(infinite games);相反加拿大的天使投資者卻受舊有框架束縛,習慣帶預設、框架明確的有限遊戲(finite games)。正好,<>文的論點,均是有限遊戲的邏輯,或乾脆是誤解。守著如此侷限的思維,兩個科技局加三個數碼港,帶動的都只會是房地產。

成功的不同定義

請勿誤會,我並非要勸閣下投資比特幣。資產形式那麼多,香港的房地產久盛不衰,永不沾手比特幣,也有大把優質資產可供選擇。反過來,比特幣面向全球七十億人,少了閣下甚至整個嬰兒潮世代,也不會影響比特幣的成功。我也不是要打賭比特幣一定能成功,況且,我倆連何謂成功的共識都沒有。對你而言,比特幣要是得不到美國政府接納,在現價之上再漲十倍,大概就是失敗吧。但在我以及廣大密碼龐克賽博公民心目中,成功更重要的是保障公民權利,制衡政府權力,賦予世界更多可能性;至於價格,不過是以上成功所帶來的副產品而已。

再說,批評是簡單的,預測失敗是容易的,創新本來就九死一生,死不掉的又只有十分之一最終大成。在開源世界,失敗乃成功之母,失敗包含在成功之中。比特幣與區塊鏈的白皮書、源碼、數據全部開放,作為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社會實驗,即使不能一舉成功,後人也能基於積累下來的經驗與智慧進一步開發,直到有天成功顛覆。

破壞式創新是個弄假成真的過程,開始時必然為「假」,最終往往不能成真;以猜對某項創新的失敗為榮,愚昧非常。擁有鼓勵弄假的胸懷,支持最終成真的能力,方為真正智者。

晚生
高重建

* 原刊於 2021.01.26 蘋果日報專欄 #decentralizehk


長期關注區塊鏈密碼貨幣,全職寫作,每週三恆常刊出 #decentralizehk 系列,另不定期作其他分享。我的文章全部開放,旨在普及知識,幫助大眾達致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

如果我的文章有價值,請訂閱贊助我持續創作。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3 comments

  1. 你上述關於批評司永青和他對比特幣的見解的文章, 基本上沒有任何理性的分析, 背後似乎只有對比特幣的迷戀, 對於經濟和貨幣還有金融世界的運作方式也一竅不通卻在胡亂批評別人, 你的文章除了證明你的無知之外基本上什麼也沒有

    1. 謝謝留言。我想認真地回覆你的批評,但你除了說我沒有任何理性分析和一竅不通以外甚麼都沒說,比如哪一筆資料、哪一個概念錯了,所以我沒法更詳細回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