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我很慚愧。從大概五年前開始吧,有好些同事我不清楚職責,也不知道姓甚名誰。

對於大企業這或許無可避免,甚至有人會覺得理所當然。但像拉闊這種小公司,創始人起碼叫得出每個同事的名字,是我希望能給同事的基本的尊重,也是我今年的目標之一。這也是我的本意,創業之初本來就只期望簡單的夥伴關係,每個人互相認識,後來不覺走遠,是後話。

半年前重新執管公司,要求所有招聘經自己最後面試,認識了所有新同事。這次新年,乾脆藉着派利是的機會,跟同事1-on-1,逐一派利是,聊聊天。每個同事五到十分鐘,一輪下來,花了十幾二十小時,拖延到正月十八的今天,基本把利是發完。對於不喜歡說話的我,其實挺吃力,但總算因此對全體同事有基本認識,完成今年其中一個目標。雖然都只是很皮毛的了解比如籍貫、住處、甚至使用的手機型號等,但起碼感覺不是陌生人了。

派了百多封利是,但只用了十來個利是封,都是給香港同事的。

事緣上月騰訊推出了微信紅包,紅遍中國,據說因此讓過億用戶綁定了銀行卡,兩天時間超越了支付寶的多年積累,好恐怖。這新聞不少醒目的港人都知道,0700也因此又上了n個價位。

股價我只是被鋪天蓋地的新聞逼著知道,我在意的是,這對於社會是個實實在在的進步:派利是省事了﹣試想像身在廣東的你給四川的朋友派利是;也環保了﹣除了大量一用即棄的紅封包,別忘了還有大量新鈔票。至於人跟人之間的距離,因此拉近了還是拉遠了,就不在這裡討論了。反正這種科技我完全支持,就此面對面在微信派出了百多封利是,沒用到一個利是封。

至於香港,如果只是落後一年,如果明年真的有甚麼「利是封終結者」的話,只能是騰訊或阿里。我好希望我錯,原來有家redpocket.hk甚麼的把問題解決掉,但這個恐怕真的錯不了。

我不是吐槽甚麼,完全不是,尤其是當自己對推動香港科技進步了無貢獻的時候。我只是相信,香港在電子金融、電子商務,甚至很多其他方面徹底落後了,我們不一定有能力追上,但我們至少需要認清事實,所謂知恥近乎勇。不要自瀆自high,以為香港理所當然會從「金融中心」過渡到「電子金融中心」,拜託,我們連甚麼是「電子金融」都還沒知道。要是有誰知道的話,也不過是因為這個玩意大大影響著阿里和騰訊的股價,僅此而已。

Screenshot_2014-02-08-12-37-39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