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will be as one.)Demo day 後,活動一直持續到凌晨四點,我跟青春無敵的同學們道別後,從忠孝敦化騎 Youbike 回到西門町,名副其實從天黑騎到天亮,穿過阿忠麵線還沒開門、只有 Seven 和娃娃機在營業的峨眉街,回到住宿樓下已經接近五點;終於等到管理員上班打開電梯,回到 Airbnb 洗澡躺下,接近六點。失眠兩周的我滑手機看六四集會的消息,讀到黃耀明的報導。從三十年前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全港歌星,到三十年後只剩明哥一個上台,一切不言自明。立場新聞報導(謝謝立場授權照片),明哥說自己不是愛國者,自己夢想的國度與 Lennon 一樣,是一國沒有宗教、沒有種族的國度,『所以我一年一度重返維園,就好似德國人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轍,犯下納粹德國大錯,我們要提醒自己,我們與惡的距離是這樣接近。』巧合在同一天選擇用 Imagine 上台的我,其實也一樣,愛國我說不出口,悼念六四,至少對我來說,跟愛國沒必然關係。有一些基本價值,跟物理一樣,是普世的。我不過跟悟空一樣,是個地球人而已。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