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0 篇 Writing NFT 送禮酬讀者|出版 = 作品 ^ (流傳 * 留存)

冬至快到了,粵語有句話叫「冬大過年」,即過冬比過年更重要,祝願大家都能跟家人一起過節,珍惜團聚的時光。

上週的文章反應平平,屬意料之內,正經八百,長篇大論的文章通常都是這樣,何況年末將至,到處瀰漫著節日氣氛,肯開信就很不錯了。本週我學乖了,輕鬆聊聊對出版的看法,更重要是,給大家送一份小禮物。

出版 = 作品 ^ (流傳 * 留存)

我雖然經常談出版,但從來沒說過甚麼是出版,畢竟那似乎是每個人都懂,很有共識的概念,煞有介事去定義它有夠奇怪的。

不過,有些古早的概念,隨著年代變遷,科技發展,意義也會逐漸改變。過往,出版是指把文字、圖片等內容編輯成書本、報章、雜誌,申請 ISBN 或 ISSN(國際書號、國際標準期刊號),做好排版,印刷一定數量,再運送到社區或者其他地區、國家發售的整個過程;時至今日,傳統出版業界大致還是這樣理解。可是,如果我們著眼的不是工序與流程,而是「發表概念或者故事讓群眾閱讀」這個效果,採用電子書方式會簡單便宜得多。甚至,在手機打開一個 app,發布兩句說話,就能被全球看到了,有些 apps 在發布文字框旁的按鍵正是「publish」。門檻是大幅拉低了沒錯,但難道按一個 emoji 鍵讓全世界看到就是「出版」?互聯網進入民間三十年後的今天,到底「出版」意味著甚麼?

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但是既然要從事出版,當然要有我的演繹才知道該做甚麼。對我來說,只要創作者把輸出視為「作品」,希望它「流傳」和「留存」(粵語均唸作 lau4 cyun4),就是「出版」。換言之,長度不是重點,形式不是重點,方法也不是重點,目的才最重要。

比如說,Alice 寫萬字長文,打印出來寄給特定的朋友,那不是出版而是私人信件;Bob 用 Instagram 隨心發 stories,24 小時自動焚毀,那是表達和分享,但不是出版;Carol 同樣用 Instagram,但用心拍照和配上心情短句,公開發表,也希望作品能一直留下來,那麼在我心目中,Carol 正在出版。

還記得最後一次出席香港博客年會是 2018 年春節,那可能也是最後一屆活動,當時同檯的博客很多都早已停更、甚或關閉個人網站,改用 Facebook 或者 Instagram,更別說是接近六年後的今天。我雖然比較老派,只寫文章和書,也依然主張創作者無論如何維持一個開放的個人網站(開放是指有特定網址,不必登錄就能訪問),但很同意這種比較寬廣,並不墨守成規的定義。

在此脈絡下,分散式出版這種形式,正好也是在客觀定義出版:如果你願意整理好內容,花幾塊錢把文本放到 IPFS,把書訊等元資料放到區塊鏈,讓作品橫向地流傳到更多地方,及縱向地留存到後世,你就是在出版了。不是每個人都得成為創作者,但如果這件事存在甚麼阻力的話,我希望不是技術、商業或政治等原因(謎之聲:說好了的輕鬆聊聊,不會長篇大論呢?)

舊作就是泛黃的老照片

那麼,作為創作者,我又如何出版個人作品?著重實踐,喜歡當白老鼠的我,除了在去年底進行分散式出版實驗,以 NFT 書形式發表《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將這種方式介紹給出版業,也從一年半以前,把每週的文章和延伸閱讀的舊文章以分散式出版發表,來到本文,剛好是第 100 篇。 🥳

一如以往,我會把這文章的 NFT 送給付費訂戶,除了作為留念,也意味著,萬一我的網站因為某些原因被下架,訂戶依然能透過 NFT 和分散式存儲讀到文章;而且,跟某網站倒了後,以事前的備份重新搭建新網站不一樣,這些分散式存儲的本質像剪報,跟原文同時發表,確保原汁原味,但不會隨著原網站關閉而消失。

翻看我的個人網站 ckxpress.com,最久遠的文章寫於 2003 年底,即 20 年前,還沒上鏈好好保存的貼文共 951 篇,包括《信報》、《明報》、《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和大量碎碎念。在前社交網絡年代,我往往寫一兩句話就發布成貼文,即後來 Twitter、Facebook 的 status,但不會被困在特定社交網絡,任何互聯網用戶都可以用 RSS 訂閱,組合自己的資訊流,那是開放而美好的年代。這 951 篇貼文中,我視為作品的,大部份收錄在《Game 以載道》《好 Game 有好報》《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這三本以紙本或傳統電子書方式出版的書。我去年就打算逐一把它們以 NFT 書的方式重新出版,拖了一年,現在總算動工。

我先從最舊的《Game 以載道》著手,它記錄的是我從 1999 年創業做手機遊戲,第一個十年的故事,當中除了香港,更多發生在中國大陸,看過這部作品的人很少,幾乎都是老朋友。我一邊整理文檔,一邊重讀,有些地方幾乎看不下去,難以想像自己竟然寫過這些文字,感覺很尷尬,真想行使歐盟主張的被遺忘權,刪掉就算。不過,我不是才說過,出版就是把輸出當成作品,讓它們流傳和留存麼,為了自圓其說,只好死撐了。

樂觀地說,重讀舊作感到尷尬才正常,不然恐怕是多年沒進步吧。舊作就好像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把你從前的模樣定格,讓你不得不承認曾經頂著那個老土的髮型,做著那麼中二的動作;也可能是反過來,不得不懷念你當時還有那麼多頭髮,青春煥發,眼神發亮,懷中的抱負幾乎外露出來。無論你屬於前者還是後者,聚焦自己的思想,定格並保留下來,大概就是出版對個人的意義吧。

想到這裡,我釋懷了。雖然很「老尷」,還是把《Game 以載道》重新整理成 NFT 書出版,讓它保留下來吧。

送給大家的聖誕禮物:《Game 以載道》

如果你是區塊鏈社會學週報的付費訂戶,無需破費,請接受我的小小心意,答謝你的支持,只要在 2024 年 1 月 31 日前,回覆本文或直接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我就會送你《Game 以載道》NFT 電子書 + 紙本書。對,是很不符合我「人設」的紙本書,我還存著少量「倉底貨」。我雖然對聖誕節沒感覺,但很高興可以給大家送上這份聖誕禮物。

如果你不是付費訂戶,但竟然對我昔日的作品有興趣,或者是純粹想翻看我的黑歷史,恥笑一番,可到 Liker Land 購買《Game 以載道》NFT 電子書 + 紙本書,定價 19.9 鎂,全球包郵(希望你不是住在南極吧)。不過,更加聰明的購買方式,是在 2024 年 1 月 31 日前以年費 60 鎂訂閱本週報,除了原有福利外,同時獲贈 NFT 書 + 紙本書。

除了逐一整理個人作品,我還在幫其他作者和組織重新出版,尤其是因為各種原因而絕版或者根本沒有機會出版的作品,下月起將陸續公布。如果你也跟我一樣不行使被遺忘權,選擇讓作品留存下來,流傳開去,請聯繫我,我很樂意幫忙出版,就當作是 HKDCL 的服務吧。

再次祝大家冬至溫暖,聖誕快樂。

《Game 以載道》NFT 電子書+紙本書

延伸閱讀

  1. 《Game 以載道》紙本書 + NFT 書
  2. 《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NFT 書
  3. 臨老入書叢 開辦 web3 出版社追尋自由

Posted

in

by

Tags:

Comments

在〈第 100 篇 Writing NFT 送禮酬讀者|出版 = 作品 ^ (流傳 * 留存)〉中有 4 則留言

  1. 「NWT」的個人頭像
    NWT

    實體書我有了,我只想要 NFT 🙂

    1. 「ckxpress」的個人頭像

      已發,聖誕快樂

  2. 「陳宏耀」的個人頭像

    為了拿免費書而留言,哈哈!

    1. 「ckxpress」的個人頭像

      好呀,謝謝你。但要把遊記地址發給我呀, [email protecte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