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9 永遠太遠,絕對太絕

沙頭角紅樹林

肺炎在家時間多了,終於讀了擱著很久,重量級的《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好厲害,好精彩(但卻不敢說讀懂:)。 據說董啟章不喜歡被封為「重量級作家」,大概是跟我不喜歡人家「誇獎」我寫的東西「博大精深」差不多吧(潛台詞就是「敬而遠之」。但我還是用「重量級」來形容了,因為它確實沉重得我看完手腕傷了,痛得很。我不是那些說實體書才有「溫度」的讀者,除了很有紀念價值的,更傾向實用的電子版。但為盡量幫襯小店,有次在解憂舊書店看到,就買了。

2020.02.08 元宵 台北

來台北多了,不太會選擇住在西門町,太 MK 了。真要是這一帶的話,會比較傾向東門、北門,甚至南門。不過這次本與沒到過台北的中學同學同來,就訂了最典型,也最容易找 Airbnb 的西門。不過西門町終究還是很好玩,剛好遇上台北燈節,到處是裝飾,好不熱鬧。雖然個人融不入那種國泰民安、帶著口罩來歌舞昇平的氣氛,經過也不免想給玩燈籠的大貓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