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施永青先生談比特幣

臺北大學。也並非完全圖文不符,文章我在這裏寫。

施永青先生: 素仰閣下學識淵博,年青時也曾反建制,生意成功後改以資本與地位貢獻社會,因此即使一向對閣下許多看法未能苟同,始終懷有敬意,認定施先生並非單憑歷史機遇上位,卻自以為是,對後人指指點點的嬰兒潮之流。

上車買比特幣 FAQ

Image by PIRO4D from Pixabay

「比特幣剛升破四萬美元才叫人買,靠害嗎?」 冤枉。雖說不上很早,但我是 2017 年開始推介比特幣和區塊鏈的,當時三千多美元。即使是最近一次明確建議<每天買一百元比特幣>時,也還是一萬多不到兩萬美元。 不是比特幣創新高我才叫人買,而是 FOMO 和 Facebook 算法令你現在才看到我。

今天入場買比特幣,如果明天就大跌怎麼辦

me preparing dinner

壞話說在最前面,明天就大跌是有可能的。這是廢話,如果明天一定升,專欄一個字就寫完了。買。 但儘管明天可能會跌,甚至是暴跌,我在月初還是明確鼓勵大家當天就去買比特幣,不管你讀到文章的時間點是哪天,不管當天剛漲了三成,還是跌了五成。我敢這樣說,因為我建議的是<每天買一百元比特幣>,不是訓身家今天全買比特幣。

每天買一百元比特幣

CC-BY-ND, https://www.quoteinspector.com/images/bitcoin/bitoin-one-hundred-dollar-bills/

撰稿前一天,比特幣等大部分密碼貨幣從高位大幅回落。這樣挺好,不然每次文章開首都說比特幣大漲,把我搞得像財經演員可冤枉。我更喜歡在跌市談比特幣,讓人避免被升浪搞得頭腦發熱,專注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