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情懷叫做舊

公司裡一位遊戲製作人,上週末發來訊息,說心情太壞,禮拜一沒法上班。 製作人性格一向超級樂天,對世情嬉笑怒駡,隨手粘來都是搞爛gag的題材,鬧情緒跟他形象格格不入,這種請假教我意外。硬是要猜個原因的話,我會想是不是鳥山明或者哪位殿堂級漫畫家去世了,讓這個超級宅男也憂鬱起來。

島國的不變應萬變

說來有點大鄉里,從事遊戲業十五年,上週才第一次出席東京電玩展(下稱TGS, Tokyo Game Show)。 相對於香港同事對出差大陸的回應總是「確實有需要時就會去」,到東京出差,同事的想法永遠是「快點找些需要給我去」。成人之美,往年參觀TGS的機會我都讓給同事。

知足

把公司的遊戲帶到台灣發行,上週到台灣出差。 出發前的晚上在網上申請入台證,填表時除了簡潔中文讀得舒服,更因為職業一欄農、商、漁民、技師、教師、記者、作家等選項,很是窩心。填表格也會感動雖嫌多愁善感,但不怪我,我的城市從沒如此尊重多元。

其實第二代接手之後豬骨同粥都已經大不如前,不過食開有感情,還是繼續來,而且第二代也很友善,認得大部分客人。夜晚才開的,至深夜。

巷仔豬骨粥

月內連續第三次夜機回港延誤到凌晨,這次是延誤得check in不成,乾脆返回市區找朋友宵夜,到港已經天亮,第二場世界盃都踢完。okay,看日出好了。

Ma On Shan N.T. Hongkong

致青春:給Startlab的籌委和學生

去年大陸的手機遊戲市場井噴,正好碰上公司的狀態不好,自知必須加倍專注大幹一場,否則公司倒了死不瞑目。於是年初開始把能砍的工餘活動全砍掉,創業圈的活動一個不留,除了為專注,也因為覺得再多的分享,假如換來另一個失敗的個案,反而給業界多潑一盤冷水。港人在大陸市場失敗的案例已經夠多,不差我一個去驗證。 最終還是敵不過幾位很單純很天真的年青人的邀請,出席了Startlab的分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