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大叔》 — 給中坑們的大叔情歌

1、資格 我評論事情不多。本來就不多言,這個世界的內容太多,「磚家」太多,時間太少,並非很熟悉的事情,已經有人說了的論點,何必寫。沒有深刻感受的事情,何必講,否則對方說 「你唔係咩咩咩你唔明架喇」,或者 「第日當你咩咩咩你就明架喇」,我會徹底無語,因為我自己也確信設身處地去理解問題,非常重要。 因此,我來評一下《逆流大叔》不但覺得大條道理,簡直覺得有種責任,因為我不單正是大叔,而且還是個從出生就一直住在城門河畔的大叔,年青時懷著少年維特的煩惱,沿著電影主場景城門河大會堂踩單車上學放學;大叔時背著中年危機,沿著電影場景中的城門河下游到吐露港踩單車上班下班。

從雞精二手料到外電報導–以訛傳訛的區塊鏈新聞

中學時代我成績最差的科目是中文,不知道該慚愧還是該抵賴教育制度的不當,那時總覺很多難懂的課文要背誦,要揣測作者的意思,很沒趣。有這種感覺的學生大概不只我,大部份人讀的不是標準課文,而是加上大量演繹、分析、模擬試題,俗稱「雞精」的導讀。

偽金融科幻小說《獅子與人民》–區塊鏈是如何鍊成的

從前有個地方叫腥港,市民時有錢銀往來。腥港作為金融中心,早已從以物易物進化為貨幣經濟,甚至市民不再需要帶著金錠銀錠做買賣了,大家都用電子貨幣交易。可惜,銀行對服務市民並不熱衷,終日以買賣奪命金為首要任務,吃人不吐骨頭,因此人稱獅子銀行。

《光輝歲月》小說序

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都猜不到大陸收返香港二十週年的7月1日,會在台灣替《光輝歲月》小說寫序。 時間、地點都是巧合,事件卻絕對不是。記得4年前第一次把鄭立約到中國冰室的閣樓,談當時還未有名字的「八十年代香港故事」的初步概念,就共識了希望作品在不同媒體發表的願景。一年多以後,雨傘後社會還在動蕩之際,我們印製了少量《光輝歲月》前傳漫畫,2015年底推出了遊戲版,然後2016年又推出了互動電影《光輝歲月1988》。今天,終於,小說版面世了。

給《17歲少女》回信

尹思哲傳來他的新報導《17歲少女: 我要做個 Programmer!》想要跟我分享。我又不是編輯,他如此煞有介事,相信是很用心地寫這篇報導。我自覺也該簡單分享一下看法,回饋報人。 自問是比較前衛的,少女清楚自己志向,毅然退學,沒甚麼值得驚訝,按自由意志選擇自己的路,更是很好的事。況且就算遲些感覺想要讀大學才回去報名也無不可。 可是,如果少女問大叔意見,我斷不會鼓勵她退學。她自己選擇退學是一回事,我煽她退學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