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基進市場遇上區塊鏈——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I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55533

半年前以三篇書評介紹過的神作《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終於推出正體中文版,書名翻譯為《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由八旗文化出版,唐鳳專文導讀。‌

民主的再想像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II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ublixphere.jpg

上期<與唐鳳談流動民主>刊出後,有讀者吐槽文章標題黨,整篇沒解釋到底何謂流動民主,搞得他得自行 Google。我直說抱歉,一個不小心坐上了唐鳳的人氣列車,她太精彩,沒開始談流動民主就用光版面了。至於讀者自行 Google 我卻不感慚愧,沒甚麼比讀者進一步探索題材更讓我鼓舞了。互聯網上關於流動民主的中文討論很少,想閱讀更多建議可搜尋 “Liquid democracy”。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Portrait of Audrey Tang, CC-BY CHANG YUNSSU

突然之間,都在談唐鳳,我也來趕潮流,聊聊去年跟唐鳳談流動民主的所觀所感。 社會創新實驗 去年 9 月,我到台北的社會創新實驗中心拜會唐鳳,同場還有 Matters 創辦人張潔平和雙方另外兩位同事。話說去年我在設計現已推出的讚賞公民共和國,類似「網上媒體的歐盟」,參與媒體擁有網站、品牌和編採等各方面的主權,但使用同一款通證(token)LikeCoin,且以流動民主的體制治理,過程中想要討教唐鳳,聽取其看法,確認自有想法。

基進管理 III 主管收取平均工資

Darkest Hour 劇照

過往招聘編程人員見過幾百人,每次總會問對方事業規劃。有個說法很普遍,尤其在香港,年青人會目標若干年後晉升項目經理甚或管理層。但年月間我逐漸發現,做技術的不見得真的立志當管理,反過來我也不傾向把技術人才升任管理,否則往往適得其反,不一定得到一個稱職的管理,卻肯定失去一個優秀的編程。

2020.02.08 元宵 台北

來台北多了,不太會選擇住在西門町,太 MK 了。真要是這一帶的話,會比較傾向東門、北門,甚至南門。不過這次本與沒到過台北的中學同學同來,就訂了最典型,也最容易找 Airbnb 的西門。不過西門町終究還是很好玩,剛好遇上台北燈節,到處是裝飾,好不熱鬧。雖然個人融不入那種國泰民安、帶著口罩來歌舞昇平的氣氛,經過也不免想給玩燈籠的大貓留影。

漂流教室 III — 從零和到共和

image credit: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4%E6%97%8F%E5%85%B1%E5%92%8C#/media/File:Republic_of_China_Flags.jpg

2017年,我跟幾位拍檔著手設計一種社群通證,讓讀者只要對作品按讚,就能為創作者帶來實質回報。對此我被問過無數問題,學術的、好奇的、質疑的都有,當中被問得最最多的是「錢從何來」。這問題固然合情合理,但問題背後附帶的假設,我卻希望發問者能隨我一起深入探討而非照單全收。

漂流教室 II — 從價值到價格

《漂流教室:一種貨幣一個世界》發表後,有讀者認為把 Proof of X 看成是共同體的核心價值是言過其實,並舉例津巴布韋人用美金,或港元鎖定美金兌換率,不代表兩地支持美國量化寬鬆。我好喜歡這些回應,它帶出了問題的關鍵,但問題不在拙作,而是價值和價格的脫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