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去中央圖書館 beta launch

本年五月,我忍受不了港府肆意下架書籍,踐踏香港歷史文化,決定籌辦「香港去中央圖書館」,Hong Kong DeCentral Library(HKDCL)。

〈去你的香港中央圖書館〉,我說:

HKDCL 但求做一件事:掃瞄香港的紙本書報雜誌;畢竟,單是這一件事恐怕就得花上一輩子。我會購買專業的掃瞄器,聘請兼職,替朋友掃瞄已獲版權持有人授權製成電子版的書報,方便長期保存,也為日後進一步發展鋪路,比如說,只要版權持有人同意,掃瞄後的電子檔更可進一步出版成電子書。

文章發表後,我再也沒在週報提起 HKDCL,也推掉了好幾個訪問。罕有地不配合記者,不是因為這幾家媒體不好,剛好相反,幾家都專業而著名,但我認真考慮過,當時我有的想法已經全部寫出來,受訪也沒有任何補充,與其沒話找話,不如馬上行動。我回覆每一封查詢郵件,主動聯繫同路人討論,集思廣益,務求先低頭做點甚麼,哪怕不是行動綱領,至少把壁先碰一遍。

三個多月過去,我想,是時候交代一下這陣子的進度了。

HKDCL alpha

畢業以來一直在「務虛」,參與的公司和組織全都沒有庫存,也鮮有物流的需求,生活上物質越來越少,數據越來越多。這陣子籌備「實業」HKDCL,每週不是到處見人、購買設備、了解各種釘裝和掃瞄方案,就是執書搬書,跟紙張作肌膚之親,給我一種時光倒流,重新學習「物質生活」的感覺。

總的來說,三個月來 HKDCL 設了兩個節點,招了兩位兼職,翻出兩部舊電腦重裝,配合三台掃瞄器,找了四位志工。寫出來短短幾十字,做的時候卻是一波三折,「倒瀉籮蟹」。藉此機會,多謝 Alice 和 Bob 提供場地、Carol 借出電腦、Dave、Eve、Frank 幫忙後期製作、Grace 仗義支援技術,還有其他伸出援手或提供寶貴意見的諸位。謝謝你們。🙏🏼

HKDCL 首台購入的掃瞄器為 CZUR ET24 Pro,是相當大路的選擇,在網上搜一搜,很多人都會推薦這個品牌,評測總是選中它,示範影片頭頭是道。然而,努力試用一段時間之後,我有點懷疑 CZUR 更加擅長的,是內容行銷。

有別於市面上最為普遍,跟打印機一體那種掃瞄器,CZUR 把這個系列稱為「智慧型掃瞄器」,最大賣點是不用拆釘裝,把書本在鏡頭下蝴蝶型打開並從頭到尾翻頁,軟體就能逐頁掃瞄,把左右分成兩頁,自動矯正曲面,更能把兩邊壓著書的拇指「P 掉」。不過,以上只是理想中的效果,我們實戰得出的經驗卻是,軟體經常判斷錯誤,頁面大小不一,導致經常要回頭補掃,無論效率與效果都強差人意。

假設一本書賣 100 港元,為了避免拆開書本而使用智慧式掃瞄,額外成本遠超一本書的價錢;除非書本已經絕版,二手售價很高或根本買不到,否則把書拆成單頁並使用自動入紙式掃瞄器,性價比要高得多。我倒不會說 CZUR 騙人,AI 發展一日千里,智慧式掃瞄有望修成正果,但目前為止,這種掃瞄器不太適合大量掃瞄一般書籍,宜用於特別珍貴的小量藏書,或版面較大的文稿如報紙。

值得一讚的是 CZUR 軟體的光學字元辨識(OCR)功能,我試了十幾款不同的軟體,收費的免費的線上的本地的,包括每月收費的 Adobe,暫時還是 CZUR 的效果最好,尤其是中文直排的文本。結果是,即使用了另一台掃瞄器,有時還是會把文件導入 CZUR 的軟體做 OCR,弄得工作流程相當繁複。

有了以上的結論,我的目光轉回傳統打印、掃瞄、傳真(天啊,這是甚麼)多功能的器材,搜索一番後選定了平平無奇的 Brother MFCL2750DW,效果滿意。我本想購買檔次較高的型號,因為相對於硬體,最貴的其實是人力和時間,但搜來搜去,高端型號除了碳粉耐用、打印高速、可存放大量紙張,掃瞄的性能卻差別不大,加上高端型號很佔空間,最後還是選一台中低端機作罷。事實上,我相信軟體更加關鍵,於是嘗試到幾個品牌的官網下載掃瞄軟體作比較,但沒有對應的硬體,打開軟體也是不得要領,無從得知其他品牌有沒有比 Brother 優勝。

以上一堆有的沒的,與其說是心得,不如說是碰壁實錄,分享出來給後來者參考。我原是紙本白痴,只是礙於形勢硬著頭皮去學,如果你是這方面的專家,尤其如果你有掃瞄和釘裝經驗,請不吝賜教。

HKDCL beta

有了「alpha 版」的鋪墊,讓我簡單而隆重地宣布,HKDCL beta 版即日正式推出。

別搞錯,我們沒有剪綵和祝酒的雅興,天后沒有 HKDCL,App Store 也沒有 HKDCL app(我剛搜了一下,把我帶到 Hong Kong Disneyland 去了),甚至連網站 hkdcl.org,我都暫時沒空更新,唯一新建的是郵箱,[email protected]

隨著 beta 版推出,HKDCL 開始接受委託,掃瞄香港的書報雜誌。如你手上有材料需要數位化,歡迎給我們發電郵,我們評估可行性後會安排交收,並在取得版權持有人授權的前提下掃瞄,然後把數位檔案連同紙本一併歸還。

鑑於資源極度緊拙,HKDCL 會優先處理公共圖書館的下架書目。如前文提到,獲取下架書目完整列表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是內部取得。幸好民間不乏有心人,中文科老師宋礎安發起「從香港公共圖書館消失的書籍」調查,整理出「消失的書籍清單」,現有 324 本書,雖然實際數字肯定更多,但已經是民間最完整的清單。HKDCL 將以此作為參考,優先處理,如你擁有名單中的書而願意慷慨送出或借出,請聯繫我們,香港人會感謝你。

雖然我說過 HKDCL 唯一會做的是掃瞄書刊,但經過一番躊躇,我又再從不決到滿志,把「不開坑」的承諾拋諸腦後。如能增加資源,除掃瞄書刊外,HKDCL 將逐步延伸幾項服務:

  1. 支援組織和個人設置掃瞄器與軟體: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替你掃瞄不如幫你搞定掃瞄器。分散到多個節點也是去中心的基本理念,否則資源和資料集中到我身上,雖然效率高,到頭來只會把我變成另一個中心;脆弱的個體有天終將倒下,重演歷史丟失的永劫回歸。
  2. 協助版權持有人歸檔(archive)數位內容:紙本掃瞄也好,原生數位也好,數位內容十分脆弱,甚至比紙本有過之無不及,因此 HKDCL 希望支援社群,利用分散式技術歸檔數位內容,避免丟失。
  3. 為書商、機構和獨立作者出版電子書:很多絕版書和下架書都是瑰寶,只要版權持有人同意,絕對值得重新出版。然而大部分情況,重印紙本的成本太高,電子版比較合適,如果版權持有人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可交由 HKDCL 代勞。
  4. 造就有利書報、雜誌和文件留存的生態:無論 HKDCL 多努力,假如版權持有人拒絕授權歸檔,我們只會愛莫能助。因此,HKDCL 將持續倡議 DRM-free 分發、創用 CC 授權等有利於歷史文化橫向流傳和縱向留存的生態。

以上保育歷史文化的相關工作,都是 HKDCL 的合理發展,然而礙於資源,我們暫時只能提供非常有限度服務。各位如有相關需求,請聯繫 [email protected],我們盡力而為。

支持「書特拉的名單」拯救行動

我一直深信,樂意貢獻社會的人很多,只是往往缺乏介入的路徑,熱情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逐漸流逝。為方便大家參與,以下從舉手之勞到挺身而出,依次列舉公眾可以提供的幫助,豐儉由人,任君選擇。

  1. 最易入手的支持,莫過於一起「打造、優化、完善」消失的書籍清單,如你發現有下架書並未包括在內,請填寫宋老師的從香港公共圖書館消失的書籍表格;如你知道其他下架書相關資訊,請與我們聯繫,你的個人資料將絕對保密。
  2. 如你手上有任何下架書目,請「踴躍捐書」;想要繼續保存,借出亦可。
  3. 逛獨立書店、二手書店時,如發現個別下架書,請買下來贈予 HKDCL,同時支持書店、出版社和作者等整個生態。購書後大可不用取走,留下字條,電郵通知我們去書店領取即可。
  4. 假如你是作者、出版社或版權持有人,請積極考慮授權 HKDCL 歸檔你的作品;更理想的是直接轉用開放授權,讓其他人在法律框架下名正言順保存你的作品。
  5. 假如你是讀者(很難想像你不是吧),請付費支持優秀作品,並告訴你喜歡的作者,即使內容沒有上鎖,你都願意付費支持。
  6. 如你有參與學生會、文學團體等組織,管有香港歷史文化相關的材料,請務必保存好,跟我們商討歸檔方案。
  7. 無論是組織還是個人,若你有數千港元餘裕,一台電腦,半張書桌,請考慮運營一個 HKDCL 節點,幫助香港歷史文化的數位化和歸檔。

最後,謝謝大家的美意,HKDCL 並不接受公眾捐款;主要是考慮到我不會高透明運作,不打算交代開支,也很可能不會公開處理的書單等細節,總之就如個人私隱,是否公開,如何分享,完全由我決定。如果大家認為我的文字和相關行動有價值,請付費訂閱週報,吃飽了我自然有力氣去「執書行頭」,但這跟捐贈的本質不同,我不會交代收入的去向。


《區塊鏈社會學》週報,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實踐財富自由、出版自由和民主自由。文章逢週四刊出,直接送到訂戶郵箱。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