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註冊為用戶並入金的我,對 JPEX 事件的 10 點看法

自從 9 月 13 日證監會點名批評 JPEX 並無申請牌照,且經營手法有眾多可疑之處,至今警方拘捕 12 人,接獲 2392 人報案,涉款近 15 億港元。

很多人奇怪,我為甚麼對 JPEX 事件不發一言,明明無論事件的範疇還是地理位置,似乎都是我的「地盤」。我的確是基於一些考量不熱衷於討論 JPEX,但既然社群再三問及,我還是決定「不回應地」回應一下。再說,這可是流量密碼啊(迷之聲:你已經慢了一週,流量早就跑光啦)

零、我剛註冊為 JPEX 用戶並入金

我說過「讀萬卷書不如直接上路」,強調學習區塊鏈的最佳方法是使用它,很難接受自己去評論沒有用過的產品,於是乾脆跑跑流程,親身體驗一下。這次搞不好是直接走上黃泉之路,我就不建議大家輕易嘗試了。

我透過 Cloudflare WARP 1.1.1.1 VPN 使用香港 IP,成功打開 JPEX 網站,以郵件註冊,收到驗證碼並完成新帳號註冊。登錄後首個畫面是「DAO 持份者分紅方案」公投,我選了 No 並成功投票,這點跟網上說投 No 會返回原點讓用戶重新投票不同,可能是官方已經修正。我再嘗試入金 0.0001 ETH,約 5 分鐘後版面更新,顯示我的資產,但一直沒收到確認郵件;再然後,我以 market order 把資產全數兌換成 0.15902567 USDT。

整個過程,界面清晰合理,用戶體驗流暢,無須認證身分,就能以香港 IP 使用。

一、DHK dao 社群兩年前開始提醒公眾警惕 JPEX

有參與 DHK dao Telegram 群組的都知道,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成員提醒大家小心 JPEX,討論始於 2021 年,當時有成員提出 JPEX 的疑點並請社群小心。希望 DHK dao 的成員,這次都能逃過一劫。

我不是要跑出來領功,此事我一點功勞都沒有,我從不清楚 JPEX 是甚麼,對事件一直是 CD-ROM 的態度,只讀不寫。警惕 JPEX 是社群的力量,榮耀歸於社群。

二、我只知 JPEG,對 JPEX 的認識近零

我兩年來沒討論過 JPEX,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懂,既不知道它的創辦人是誰,又不知道在哪裡註冊,更不知道有沒有幕後投資方之類,總之,我知道的並不比普羅大眾多,搞不好更少。不認識就不寫,這是我的基本原則。

藉此事件,希望能再次提醒 KOL 只重 KO 不重 L,不懂就別談,哪怕它是流量密碼,更不要輕易代言,「永遠記得影響力是工具而不是終點,影響越大,責任越大,好好運用,改善世界。」

三、哀莫大於沒人討論

做內容、賣產品、提供服務的人都知道,正評固然好,但就算是負評都有助提升品牌熱度,令社會有所關注,產生宣傳效果;小打小鬧當幫忙,最懂得經營社群的,甚至會找人配合批評自己,然後氣定神閒讀出公關事前準備的回應,政策上做些小調整,營造接納社會的質疑,而且已經完美解決的良好形象。至於哪些組織懂得而且有海量資源做這種事,我不敢說,免得違法。

哀莫大於沒人討論,你有見過主流媒體、普羅大眾評論「區塊鏈社會學」,哪怕是批評嗎?搞不好那就是我一臉哀愁的原因了😞 對待壞產品,要不就拿出確鑿證據,否則,冷待可能是更好的方法。

四、Don’t Trust. Verify.

我也不是沒有想過,如果自己更努力去做公眾教育,是否就能幫到更多人避開這個伏。

撫心自問,我已經盡了最大努力講解自主管理資產的理念、原理和方法,比如剛好三年前在蘋果日報發表的文章〈選擇題:保命靠黃金還是 24 個英文字?〉,就是討論以助記詞管理個人資產;此外,我也多番解釋依賴體制管理資產的缺點(也不是說沒有好處,但用不著我去講),並分享自身在這個轉化過程中的種種疑惑與體會,相關文章很多,大都收錄在《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

你問,我就不能跳過理念直接說答案,列出可靠的交易所麼?我有列舉過較可靠的交易所,但不能苟同跳過解釋,叫大家「總之用這間就對了」,況且一刻可靠不代表一直可靠,用戶需要持續評估。我知道不少人的確不想要解釋,就是純粹想要答案,但這份態度正正跟我主張的「Don’t trust. Verify」背道而馳,即使大家說「得啦,信得過你啦」,即使我有能力叫大家總之用某某就對了,我都不會因此而高興,並拒絕使用這份能力。

五、離地深入骨子裡

你又問,我就不能別那麼離地,改用「正常人」接收資訊的方式,談「正常人」有興趣的話題麼?大家只是想買幣而已,想賺錢是人之常情。

這是個好問題,我也經常問自己,能不能以比如 YouTube、Podcast、懶人包等方式呈現文章表達的概念。我的答案是,可以嘗試,不過我個人既沒有能力,也沒有時間。但是,我一向以 CC-BY 公開授權文章,任何人都可以拿去 remix,為甚麼就非我不可呢,比如上月 TTS fighter 文音戰士就把我的週報以 AI 朗讀製作成 YouTube,相對於忿恨內容「被盜」,我只覺很棒,世界本來就該如此。

載體離地可說是我力有不逮,內容離地卻是我有意為之,甚至是我的核心主張。這裡說的「離地」,不是指住豪宅開名車吃高檔餐廳(你比我生活樸素、熟悉巴士線路和熱衷小店再說我離地也不晚),而是「離開地表政權的管轄範圍」,拋開傳統的觀念,避免依賴體制,以區塊鏈等分散式技術去持有資產、出版內容、體現民主。

也因此,我特別不想以「為民請命」,鞭撻政府監管不力等角度去談 JPEX,否則無論多成功,到頭來也只是強化了中央集權的論述。

六、蚊型找換店比巨型交易所可靠

你繼續追問,交易所是傳統體制的橋樑,即使要「離地」,都要先透過交易所把法定貨幣兌換成密碼貨幣吧?

不是的。香港人以靈活見稱,香港是地球上少數有著大量地面運作的密碼貨幣找換店的城市,在旺角隨便一逛就有,原理跟滿街都是的人民幣找換店一樣,你給他一種貨幣,他給你相同價格的另一種貨幣,跟技術沒甚麼關係,不用想得太複雜。透過這些店,可以輕易以現金兌換比特幣、以太幣等,即所謂入金,配合自主管理的錢包,就能真正把資產掌握在手中。反過來,你也可以透過找換店出金,把密碼貨幣兌換成現金,應付日常生活,也是我常用的方法。

很多人有公司規模越大越可靠的定見,認為貌似巨型的交易所一定比貌似蚊型的找換店可靠,先不說巨型和蚊型很可能是錯覺,就算是實情,找換店都會比交易所可靠得多,因為主要風險源自資產託管,你把資產委托交易所管理,當它胡亂拿你的資產去投資然後輸光、(自稱)被駭、跑路或乾脆裝死,你都不能取回託管的資產,但是找換店純綷銀貨兩訖,沒有託管元素。

因此,除非找換店給你假鈔,或者在你出入金時收到資產後當場耍賴,否則作弊的空間很小,只要學懂就能避免;即使是警方在 JPEX 事件拘捕的找換店東主,恐怕都難以從找換的客戶身上騙取資產,當然如果找換後的密碼貨幣直接存入 JPEX,就另當別論。

如果實在無法避免使用交易所,務必秉持「not your key, not your coins」的原則,兌換後儘快領回自主管理的錢包,頂多只保留小量作不時之需,切勿把主要資產託管在交易所。

《區塊鏈社會學》週報,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實踐出版自由、財務自由和民主自由。文章逢週四刊出,直接送到訂戶郵箱。

七、港鐵最擅長彈出彈入

連我這種不太坐港鐵的人,都多次看到 JPEX 的超巨型廣告,事件爆出後港鐵被問責,回應說「去年6月起港鐵網絡內再無 JPEX 廣告」,讓人佩服公關臉皮之厚,難道 JPEX 受影響的客戶都是去年 6 月後加入的?

雖然我不認同但凡投資虧了就找政府出手的巨嬰思維,相信投資決定在個人,責任主要還是該自己負,但實在受不了港鐵輸打贏要,「彈出彈入」的作風。港鐵過往曾多次拒登廣告,原因包括社會運動期間審查特定立場,2019 年男男牽手的同志成分,還有遠在 2011 年社民連「不滿曾蔭權的你」及「不滿官商勾結的你」語句有「有貶低他人之意」等,反而大字標明「日本加密貨幣交易所」等明顯誤導語句,超過 20 呎高的大型廣告,付得起廣告費就可貼滿地鐵站,所有人經過金融中心的最中心的中環都沒法不看到,難怪去年經濟低迷之下,港鐵廣告收入依然高達 8 億多港元。

要禁言的時候就說自己有責任,要賺錢時就指鹿為馬的廣告照樣刊出,出事時就推說是外包商負責,偏偏就是不說一句「抱歉,之前的廣告有所誤導,請市民警惕」。

八、指鹿為馬的極致

2023.09.20,JPEX 發出公告,表示將發放總值 4 億鎂的「DAO 持份者分紅」,分兩年發放給用戶,邀請用戶以平台內的資產購買持份,新匯入的資金更可以 1:2 的比例購買持份。臉皮更厚的是,JPEX 於 2023.09.22 起每天公布「公投」結果,截止今天,68% 票數同意方案。只能說,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

坦白說,之前我覺得 JPEX 除了錢很多和執行力很強,整件事件的手法了無新意,但「DAO 持份者分紅方案」讓我改觀了,必須承認 JPEX 很有創意,媲美小說家,擅長虛實結合,令人難分真假,說不定真會有還沒能理解 DAO 的用戶會信以為真。

善於指鹿為馬的政府這次遇上不遑多讓的勁敵,不知馬死誰手。

九、殺人放火金腰帶

虛報牌照、假扮日本交易所的公司招搖過市,輕易到處大賣廣告作出虛假陳述,由一家愛國愛港的紅星代言,二千多人投訴被騙後網站如常運作,大模斯樣照樣做生意,資產繼續自由流動,還替港人一償「公投」的宏願。

修橋補路冇屍骸,同一時間,同一城市裡,為社會公義奉獻半生的行動者要不身陷囹圄,要不被當作殺人犯般被百萬懸紅通緝;正正經經辦報,廿多年歷史,聘用二千多人的報業集團一夜之間被關門,網站徹底消失,高管可能永遠沒法重獲自由;異見者單純表達政見就被指危害國家安全,人人喊打。

世界到底怎樣運作,所謂法治到底在保障甚麼人,香港到底是個自由還是集權的管轄區,我很迷茫。

十、中國人是要管的

我也不是逢政府就批評,比如這次我就不同意坊間對證監會的多項指責,認為證監會很稱職,處理得恰如其分。事實上,很多政府部門、負責執行的公務員、外包員工大部分時間都做得很好,公營部門總體運作高效而有條理,問題是出在體制的頂端。

除了 JPEX,還有一件同樣發生在我的地盤且更重要的事情我一直沒評論過,那是港府高調擁抱 web3,說要成為「虛擬資產管理中心」芸芸。有人以為對此我必然唱衰,但其實我相當看好,有信心證監會和香港專業的金融、法律、技術人才可以做好這件事,可信賴的交易所將會相繼出現,然後等到牛市,中國大陸甚或一帶一路等地的資金會來大炒特炒,香港又再一次成為炒賣天堂。問題只是對我來說,這種好,就是衰。

我並不擔心 JPEX 事件破壞香港成為「虛擬資產管理中心」的計畫,相反,我更怕事件進一步強化「中國人是要管的」論述,而專業人士也不負所望,管得很好,中國香港人繼續活在高度監管的環境中,過得嗨嗨,享受優質生活,把更高的價值通通拋諸腦後。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