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

沉迷區塊鏈之前,我做了十八年遊戲開發。那個年頭,「本土」一詞不敏感,不轟烈,甚或不值一提。有一位朋友、同事兼學弟,我稱他為小熊老師,廿多年前未畢業就開發本土遊戲經典 Little Fighter《小朋友齊打交》,安裝在全港學校不知多少台電腦,影響一整代年青人。畢業後,小熊又開發 LF2《小朋友齊打交》,再後來,又花了七年時間獨力開發《英雄大作戰 Hero Fighter X》。

不為正史所容的抉擇者——視覺小說《潛伏之赤途》

過去一週,梁曉暘、黃浩銘、劉國樑、梁穎禮、林朗彥、朱偉聰、何潔泓、周豁然、嚴敏華、招顯聰、郭耀昌、黃根源及陳白山十三人因反東北案,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因重奪公民廣場被判刑,教明理人難受無比。朋友之間聊天,只能苦中作樂,友人說,來明的已經不行了,潛伏吧。我想起國內網頁、手機遊戲《潛伏之赤途》。

實習生

外國員工不是新鮮事,盤古初開,公司的第一個同事就是尼泊爾籍香港人Kumar,是個很出色的程序員,後來也招過德國人和美國人。不過,外國來港的暑期實習生,這是第一次。

《光輝歲月》小說序

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都猜不到大陸收返香港二十週年的7月1日,會在台灣替《光輝歲月》小說寫序。 時間、地點都是巧合,事件卻絕對不是。記得4年前第一次把鄭立約到中國冰室的閣樓,談當時還未有名字的「八十年代香港故事」的初步概念,就共識了希望作品在不同媒體發表的願景。一年多以後,雨傘後社會還在動蕩之際,我們印製了少量《光輝歲月》前傳漫畫,2015年底推出了遊戲版,然後2016年又推出了互動電影《光輝歲月1988》。今天,終於,小說版面世了。

寫輪眼

一個生活於炒賣之都的遊戲人,在社交場合被問及對大眾愛股「0700」的看法,常有的事。「為甚麼騰訊做得這麼好?」「看好新產品王者榮耀麽?」如此這般的問題,令我相當納悶。我也做遊戲但業績很差,玻璃心不是無,但只是次要,更納悶的是,雖然貌似難得有共同話題,但我關注的是作品,是科技,你關注的是後市走勢,大家要怎麼暢談呢,你又不是只看公司基礎價值投資。

西多落煉奶大聯盟

流動互聯網大潮席捲生活,大陸近兩年有所謂 o2o online-to-offline 的說法,也有人稱為「零二零」,讓我初次聽到時以為是廣州的電話區號,啼笑皆非。o2o 泛指線上撮合線下交易的商業模式,比如說叫車 app「滴滴」、餐飲外賣 app「餓了麼」,當然還有美國的一些初創企業。但我這次想說的,是本地的另類 o2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