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

沉迷區塊鏈之前,我做了十八年遊戲開發。那個年頭,「本土」一詞不敏感,不轟烈,甚或不值一提。有一位朋友、同事兼學弟,我稱他為小熊老師,廿多年前未畢業就開發本土遊戲經典 Little Fighter《小朋友齊打交》,安裝在全港學校不知多少台電腦,影響一整代年青人。畢業後,小熊又開發 LF2《小朋友齊打交》,再後來,又花了七年時間獨力開發《英雄大作戰 Hero Fighter X》。

NFT:遊戲與區塊鏈的交疊

然而,盜版和其他商業層面的問題,令幾部作品對小熊而言旺丁不旺財,再沒法全職開發遊戲。對上一次跟他在港碰面,已是 2015 年的事,記錄在<小朋友打交 大英雄作戰>一文,此後都是兄弟爬山,各自在自己的領域發展,我深嵌區塊鏈,徹底離開了遊戲產業,甚至幾年沒玩過遊戲。幾年過去,當我以為大家的路再難以交疊,遊戲創作跟區塊鏈卻又走在一起,觸發點是「非同質通證」non-fungible token,簡稱 NFT。

「非同質通證」表面像火星語,概念卻很簡單。我們慣常使用的貨幣是「同質」fungible 的,意思是,這枚二元硬幣跟那枚二元硬幣沒差,這張百元紙幣跟那張百元紙幣一樣,除非是特別年份之類的特例,否則每枚每張都被視為一樣。NFT 跟傳統貨幣相反,每個都獨一無二,既像限量閃卡、又像親筆簽名的畫作,又或者如號碼 AA888888 的紙幣,適合收藏;而且由於 NFT 的持有人與及轉手紀錄寫在區塊鏈,人人可讀,不可篡改,更加適合證明持有權與炫耀。當然,只要錢夠多,無須特別號碼和 NFT 一樣可以炫富。扯遠了。

讓創作者和支持者連結彼此

NFT 首次出現於 2017 年底的收集式遊戲 CryptoKitties,醞釀數年後近月開始廣泛流行,數位藝術家紛紛把作品製作成 NFT 拍賣,獲得不錯的成績。有時候藝術家還挺卑微,相對於以往極少甚至零收入,拍賣 NFT 獲得一些收入就喜出望外了,畢竟那是以往的多倍甚至無限倍。最誇張的一件作品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拍賣得六千九百萬美元等值以太幣,是在世藝術家出售作品的第三高價。然而這個拍賣疑似蠱惑炒作,建議大家別太認真看待。

且無視炒作,把目光放回踏實的小熊老師。創作熱情未減,fan base 多年不散,遇上 NFT 這陣東風,小熊把首代小朋友齊打交的角色製作成 NFT,逐步釋出拍賣,計畫以籌得的資金改善 Little Fighter II(注意是改善不是「完善」,況且完善是形容詞而非動詞)。

官方網站的介紹,小熊如是說:

「您可能聽說過,我在 2008-2015 時花了 7 年時間,嘔心瀝血地製作了《英雄大作戰》,但遭到盜版遊戲網站的無情盗竊攻擊。我被擊跨了… 我一直在努力尋找一種方法來打破這種惡性循環。在我看來,NFT 可能是答案。」

讀到這裡,我毫不猶豫,打開錢包,以當時市價 0.138ETH 拍下小朋友齊打交首個角色 Davis 的 NFT,跟放在書櫃十八年的 LF2 Davis figure 合照一幅。有人覺得花 250 美元買一張隨手可得的 gif 很笨,有人認為投得的 NFT 幾個小時後市價升了四倍很賺,但對我而言這件事的價值在於讓創作者和支持者連結彼此,我因此得以成就一件帶給港人寶貴回憶的作品,支持一個有才華有堅持的好友。

* 原刊於 2021.03.23 蘋果日報專欄 #decentralizehk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刊。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支持我一直做下去。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