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過去的香港赤色六月,冇大台Be water 是貫穿整場返送中運動的關鍵詞,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每個人用最擅長的方法,在崗位發揮,同時又能往著同一個方向抗爭,整件事情與區塊鏈的運作如出一轍。

Decentralization: 冇大台

即使還沒搞懂區塊鏈,或多或少都知道它的最大特點在於 去中心化。我一直認為這個 decentralization 的翻譯很差勁,現在總算出現了一個好得多的本地翻譯 — 冇大台

人人都說 decentralization,但不是人人都懂,它被演繹成各種意思,經常跟 distributed 搞混,引起各種誤會。把區塊鏈的 decentralization 解釋得最清楚的是以太坊的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他在前年 The Meaning of Decentralization 一文經典解說 decentralization 的三條軸,架構、政治、邏輯;比如說,傳統企業有一個總部、一個總裁、一個方向(管理得宜的話),所以三條軸都屬中心化。而區塊鏈雖然一直跟 decentralization 的概念緊緊綁定,卻並非三條軸都去中心,而是在去中心的架構和政治底下,得到中心化的邏輯。中心化的邏輯 也是很爛的翻譯,因為中文有個簡單清晰的詞 — 共識。

這其實是簡單的道理,如果沒有共識,那只是一盤散沙,區塊鏈就毫無意義。冇大台,重點不在於沒人領軍而是其潛台詞:即使沒有總台,遍地開花,抗爭運動的訴求還是能取得共識。冇大台不但不再是個貶義詞,反而是西方先進國家都嘖嘖稱奇的抗爭新型態。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齊上齊落,要走一齊走

計算機科學史上,1982年提出的 拜占庭容錯機制(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BFT)要處理的難題,要一句解釋,正是冇大台。有關論文以拜占庭帝國軍隊作為類比,假設來自來自四方的幾個小隊需要攻入一座城堡,要成功,必須「齊上齊落」,要攻一起進,要退一齊走,一個都不能少。當時沒有電郵沒有手機,將領間只靠騎兵帶訊息,不但有延時,更可能中途被截殺,更甚者,被混入「鬼」。BFT 要解決的,就是要在種種限制下,依然能取得共識,共同進退。

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 explained

BFT 可以有各種演繹方式,最為人熟悉的是比特幣和以太坊使用的工作證明(Proof of Work)機制,極度粗疏的理解是,「我耕耘好久終於找到答案了,不信的話你來試試」,於是其他人就同意了;即使有「鬼」,只要數量不超過一半,總體還是會按著共識一起走。

另一種共識機制是敝組織 讚賞公民基金會 開發中的讚賞鏈 LikeChain、Facebook 剛發表的 Libra 和未來以太坊等都將採用的權益證明(Proof of Stake)機制,概念是量化各方在生態中的貢獻,以貢獻度作為投票權,去確認每一個共識。在讚賞鏈的設計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支持的方案會成為共識,整個生態跟隨;反過來說就是,三分之一的票,可以否決某個決定。

Proof of Love: 反送中

反送中運動的共識機制,卻是世界前所未有的全新演繹,我唯有稱為愛的證明(Proof of Love),基於對香港的愛和公義的執著,即使有著各個年齡階層、信仰、背景,甚至一整個光譜的抗爭手法,整場運動的議題和訴求始終維持一致。金鐘宣言,是運動參與者的共識。

佔領立法會才剛結束,與論戰已然開打,大搜捕緊接而來,表面上抗爭暫告一段落,實際上抗爭變得更立體而持久,360度從各個方向開打,而且在生活上一直延續。本應在議會透過辯論解決的事,因為功能組別、分組點票、強詞 DQ 議員和候選人等各種程序暴力,溢出到生活每一個角落,形成區塊鏈式的廿二世紀抗爭網絡,無處不在。跟電影不同的卻是,現實生活中,Matrix 才是正義一方。

Matrix 要贏,必須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請跟隨共識,留下來,一起走下去。

Matrix
https://lihkg.com/thread/1287024/page/1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