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喘不過氣的兩周。趾高氣揚的政府自持控制議會,對百萬人上街表達的反對聲音視若無睹,強推逃犯條例惡法,惹來連串抗爭。遊行、上街、遊行、上街之餘,回到家還是亢奮不止,一直盯著各種訊息,看著各種抗爭手法,既是目不暇給,又是憂心忡忡,小睡一會又得上班去。反送中大局分析沒有我的份,還是記幾個科技相關的場邊註腳好了。

關注私隱成基本技能

過往談電子支付時常被提醒微信、支付寶的私隱隱憂,又或說二維碼太慢,還是港人自豪20載的八達通好,那主要是基於對香港公司、政府的信任。反送中期間,慶幸這份信任只是相對,並不盲目。六一二上街當日,大量示威者離開金鐘時,寧願在港鐵站大排長龍買單程票,不願使用八達通,這個港台媒體都有報導。示威者的擔心合情合理,連到醫院求診都得擔心個人資料外洩,何況間接大股東是政府的八達通公司。六一二後官員搶著定性事件為暴動甚至顏色革命,代表就算在場站著都可能被控以暴動罪,面對如此胡來的執法,保障私隱是對自己最低度的保護。

人龍以外,卻還有一道漂亮的風景被忽略掉:當時,每部售票機上均有市民留下的小額紙幣和硬幣,方便沒零錢的示威者購票,貼心又窩心。當然除此以外,還有人所共知讓救護車通過的人潮紅海、入夜後自行清理垃圾並分類的民眾、滅火而非放火的示威者、萬人獻花予黃衣義士等數不勝數的小插曲。常言道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可下次我再到非常關注反送中的台灣,大概能反過來跟朋友說,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Low tech 撈野

dot com 時代,香港有句至理名言叫「Hi tech 揩野,Low tech 撈野」,笑指從事高科技的港人都蝕大錢,唯有技術含量底的產業才賺錢。不欲妄自菲薄,但20年過去,名言的準繩度奇高,本港的資訊科技既比不上鄰國,也比不上本地其他產業;長期賺過潘滿缽滿的地產金融,大不了加點科技元素作噱頭

這次反送中運動,不論是動員能力、(無)組織型態、討論效率都讓人歎為觀止,不少評論指科技應記一功,尤其本地的連登討論區。但細心想想,這次民間使用的,手機即時通訊已有十年,論壇更是廿年以上的產物,甚至在示威現場用以傳照片的 AirDrop,都只是最平實的日用科技,人工智能缺席、大數據欠奉、區塊鏈沒人在乎,兜巴打在自以為追趕高科技者臉上(哎呀)。應用的科技如此基礎,恐怕臉皮厚如五年前企圖以佔領者使用 FireChat 佐證外國勢力介入的葉劉,這次都再說不出口。

與其說高科技推動了抗爭,不如說抗爭者懂得就地取材,靈活使用任何低端工具,甚至現場臨時發明的手語來傳達訊息,高效溝通。經此一役,國家機器恐怕會大量輸入數碼極權相關技術,加強監控、需要時堵塞群眾溝通工具,到時海量 DDoS 攻擊的對象,搞不好會是連登。電影無限之戰過後便是終局之戰,現實卻更像是終局之戰勉強頂著後,接下來還有無限之戰得應付,民間務必要把握時間提升技術,抵禦數碼極權伎倆出神入化的… Thanos。

p.s.

六九遊行前收到美國同業的郵件尋求合作,幾天下來郵件還留在收件箱有待處理。六一二當天,對方發來「電報」跟進郵件,我只簡單回覆一句說抱歉延誤,正好忙著抗議。沒想到這位「外國勢力」不但對事件知情,還為我加油,送上祝福。

The world is watching.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9.06.23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