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說要注重私隱了 我重開帳號了 –兩者沒半點關係

3月 7日,Mark Zuckerberg 在自己 Facebook 帳號發文,大談臉書接下來要怎樣著重私隱。理論上應該掌聲雷動,實際上那更像是 Tinder 談婚姻之道,無論如何都覺彆扭,況且臉書在保護用戶私隱方面的名聲也實在太臭,因此笑聲、罵聲也不遑多讓,科技知識份子紛紛回應,好不熱鬧,博客各種意見都有,但就很難找到有人相信 Mr Zuckerberg 為了用戶著想而為之。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存在感

[節錄] 存在感的需求,無關文化差異,無關男女老幼,也不是「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的浮誇之輩才有。有些國家的人對它好像需求更大,是因為這份需求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得到滿足。常有人駁斥民主不一定產生最佳結果,但其實,民主最大意義在於體現公民參與的權利,體現生而為一國之民的存在、質量和溫度。click here to continue reading ଘ꒰ ๑ ˃̶ ᴗ ᵒ̴̶̷๑꒱و ̑̑

廣東道意識流

說在香港出席大型商業活動十年不逢一潤,並非開玩笑。上一次和公司業務直接相關而且在港舉行的國際活動,的確超過十年,中間無論是公司、行業還是香港都經歷了千山萬水,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次隨緣出席Mobile Game Forum MGF Asia,在廣東道竟看到來自歐美日韓東南亞中國的來賓,感覺很特別,既良好又陌生。

從三低到三源 遊戲發展超簡史

2014年的今天,我們在日常生活提到“send mail“,大概沒有香港人會理解為貼上郵票讓郵差派發的信件;提到”send message”,大部分香港人會理解為即時通訊軟件如Whatsapp,除了葉劉議員之外。詞彙被新技術「騎劫」,原有概念反而要加上形容詞來描述,在日新月異的世界很常見,比如傳統信件要叫作“snail mail”避免混淆。在光怪陸離的香港,最新的例子是,好端端的普選反而要叫作「真普選」以跟A貨識別。

知足

把公司的遊戲帶到台灣發行,上週到台灣出差。 出發前的晚上在網上申請入台證,填表時除了簡潔中文讀得舒服,更因為職業一欄農、商、漁民、技師、教師、記者、作家等選項,很是窩心。填表格也會感動雖嫌多愁善感,但不怪我,我的城市從沒如此尊重多元。

這座位的美術同學上週五last day,我跟他一起去買散水餅,聊聊他的去向。經常面帶笑容的小個子說,家裡做鞭炮,夏天三個月容易爆炸政府不讓開工,先回江西家陪父母。說老家整個縣都做鞭炮,經常爆炸,得周圍拾回四處飛的殘骸。恐怖的不在這,而在於他說這些話時那份輕鬆。不,真正恐怖的是,我聽著也覺得沒甚麼大不了,早就習以為常。

拉闊私伙局

有時候覺得自己的願望挺卑微的,不過是想加班時不用吃便利店而已,偏偏樓下的沙薑豆腐小販大叔的行蹤很難捉摸。難得看到問問他,他說九點四十後才能開,因為得等城管下班

財富廣場

香港人的comfort zone

「成功人士」和「人力資源顧問」常說,一個人要成功,必須衝破自己的舒適區。有些人的舒適區是對應工作性質的,比如我對著手機和電腦工作一整天可以很享受,但要純為工作跟陌生人打交道或者跟熟人討價還價,即使幾分鐘我都覺得很難受。對於香港人,物理的舒適區一般是深圳河以南。認識一些居住和工作都在港島的朋友,尤其是居港外國人,甚至到九龍都不大願意。我就試過不少次,跟人約碰面的地方時,對方二話不說就問港島還是尖沙嘴,完全漠視大圍才是「香港正中心」這個事實。在他們心目中,仿佛柯士甸道就是深圳河,廟街就是東門。難怪當年港府那麼堅持,跨境的高鐵,總站必須設在柯士甸道以南的西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