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體可以超越「同呼吸、共命運」嗎?悼念可以超越空間嗎?寫在六四三二

想像的共同體 去年,我接受《區塊勢》許明恩就《區塊鏈社會學》的訪問。劈頭第一個問題居然是:「社會學是甚麼?」 說「居然」是因為社會學於我好像很理所當然,就像如果你是個廚師,大概預計不到受訪時對方會問你煮菜是甚麼。但想了兩秒又覺得正常,《區塊勢》專門討論區塊鏈,明恩是理工科出身,明明是我「自作主張」把區塊鏈和社會學,把資訊科技和社會科學關聯起來。

沒絕對的去中心,有絕對的極權

CC-SA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Democracy_wall_in_CityU_Hong_Kong.jpg

去中心的精要是在不設恆常權力中心的前提下達成共識。區塊鏈圈子裏經常有討論甚或爭拗,誰去中心而誰不是,但這些爭論往往忽略重要的一點:世上沒有絕對的去中心,「是否」去中心的答案必然是否定,該討論的該是夠不夠去中心,有沒有朝著去中心走。

‌密碼學不是學密碼

CC-BY-SA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Hacking_password_illustration.jpg

幾乎每篇文章都在釐清被誤解的詞彙,再這樣下去我得改行編詞典了。但在停手之前得先談談「密碼」,畢竟這太有趣了,密碼學研究的居然不是密碼。 Cryptography & Password ‌但用英文說出來,這事情就不奇怪了,密碼是 password,密碼學可是 cryptography。password 指的密碼是「通關詞」,知道這個詞(word)就能通過(pass),經典是「芝麻開門」;而 cryptography 一詞裡的密碼,指的卻是「加密後的訊息」(也稱密文,cipher-text),在某些語境則用來表示「密鑰」,只是在中文巧合地也被稱為密碼。2020 年起實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密碼法》,指的固然是後者,有媒體連密碼所指為何都沒搞清就胡亂報道隨意分析,貽笑大方。

香港,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讓人喘不過氣的兩周。趾高氣揚的政府自持控制議會,對百萬人上街表達的反對聲音視若無睹,強推逃犯條例惡法,惹來連串抗爭。遊行、上街、遊行、上街之餘,回到家還是亢奮不止,一直盯著各種訊息,看著各種抗爭手法,既是目不暇給,又是憂心忡忡,小睡一會又得上班去。反送中大局分析沒有我的份,還是記幾個科技相關的場邊註腳好了。

臉書說要注重私隱了 我重開帳號了 –兩者沒半點關係

3月 7日,Mark Zuckerberg 在自己 Facebook 帳號發文,大談臉書接下來要怎樣著重私隱。理論上應該掌聲雷動,實際上那更像是 Tinder 談婚姻之道,無論如何都覺彆扭,況且臉書在保護用戶私隱方面的名聲也實在太臭,因此笑聲、罵聲也不遑多讓,科技知識份子紛紛回應,好不熱鬧,博客各種意見都有,但就很難找到有人相信 Mr Zuckerberg 為了用戶著想而為之。

帶中國特色的乜乜物物

image credit: mohamed hassan

中國大陸《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規定經營方認證用戶真實身分。我從不自誇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預測未來,但實名制的出台,實屬意料之內,毫不意外,唯一沒法估計的是何時出台。有朋友真心迷惘,問我實名制的區塊鏈,還算不算區塊鏈。

寫輪眼

一個生活於炒賣之都的遊戲人,在社交場合被問及對大眾愛股「0700」的看法,常有的事。「為甚麼騰訊做得這麼好?」「看好新產品王者榮耀麽?」如此這般的問題,令我相當納悶。我也做遊戲但業績很差,玻璃心不是無,但只是次要,更納悶的是,雖然貌似難得有共同話題,但我關注的是作品,是科技,你關注的是後市走勢,大家要怎麼暢談呢,你又不是只看公司基礎價值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