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ecentralizehk

  • DHK dao 的前世今生 ft. Blockchangehk

    週日作客 Blockchangehk ,從社群建設、治理、與鏈下世界的互動等角度討論 DHK dao,主持人 Kacy 問了些很有意思的問題,比如 DHK dao 怎樣避免其他 DAO 普遍出現的「M 型社會」。 以下除了分享錄影 1,我用文字再次簡單回應,方便台灣以及不習慣看影片的讀者閱讀。請注意以下是重新撮寫而不是文字稿,影片有更多細節,但我一向反應遲鈍,講話欠條理,重寫會比較簡潔,否則恐怕會上萬字,嚇跑大家。

  • 「共同富裕」是怎樣煉成的?Juno 議案 16 事件簿

    Juno Network 是 Cosmos 生態的一員,主打智能合約,於去年十月創世,市值不斷飆升,短短不到半年市值已從零到現時 17 億鎂,排名 65。 Juno 本週表決議案 16,指控一名鯨魚用戶於創世空投鑽空子獲得大量 JUNO,動議透過升級網絡,沒收鯨魚絕大部分資產 1。議案提出到表決結束雖然僅僅五天,發展卻峰迴路轉,最終戲劇性通過。

  • 懶惰共識+逆向投票:沉默大多數的協作

    採用「懶惰共識」機制,日常運作預設社群支持,直至有人表達不同意向 《DHK 宣言》第四條:共識 DHK dao 採用的「懶惰共識」,是一種兼顧效率與認受性的社群管理方針。

  • 陳冠希教你內容備份五大難題

    [絕望真相] 陳冠希 阿伯圖,原圖真相大白

    私下跟朋友解釋 decentralized publishing #DePub,我通常會用某個非常政治不正確的例子;但偶爾記者訪問,為免嚇跑對方,我不敢說。這個最為政治不正確的例子,反而最不政治,況且我也沒想到更能讓人理解備份的例子,現在乾脆沿用:陳冠希的創作。 很諷刺但恐怕是事實: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民間備份內容行動,遠早於蘋果日報被處決,是陳冠希的硬盤。

  • 對於薩爾瓦多人,1 BTC = 1 BTC

    上星期幣圈最重要的小事,無疑是薩爾瓦多議會大比數通過比特幣與美元並列,成為該國的法償貨幣(legal tender)之一。 說它「小事」,是因為薩爾瓦多面積只有不到八個香港大,人口更略少於香港,只有六百多萬;地理白痴如我,在 Twitter 讀到新聞時,得靠 Google 才知道 El Salvador 在哪,中文譯名是甚麼。然而,這是首次有國家在法償貨幣的層面認可比特幣,歷史意義非凡,從此,「1 BTC = 1 BTC」不再是比特幣信仰者的專利,也是薩爾瓦多民眾的生活日常。

  • 只許富人投資,不准窮撚進場:監管密碼貨幣的神邏輯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加強香港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立法建議」發表諮詢總結,除了毫不意外地打算向密碼貨幣交易所發牌,另加上交易所只能向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以上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規限。 該規限有三大荒誕之處。

  • 我們都是 Bitcoin Pizza Day 的主角

    2010 年 5 月 18 日,當時 Bitcoin 推出一年多,程序員 Laszlo Hanyecz 在古早論壇 bitcointalk.org 以 10000 Bitcoin 徵購兩塊 pizzas,連洋蔥、青椒、蘑菇、番茄、香腸等配料的需求都寫得一清二楚,相信是一位很好的程序員。四日後,即十一年前的今天,Hanyecz 在自己的帖子下留言,成功以 10000 Bitcoin 買得兩塊 pizzas,圖文並茂。 區塊鏈編年史上,把這個特別的日子稱為 Bitcoin Pizza Day。

  • 金錢字典:貨幣、黃金、法幣、通貨、比特幣

    金錢 名詞。帶有計價單位、交易媒介、價值儲存三種基本功能 [1]。計畫單位指每個人都用它衡量價值(「一夜夫妻百二蚊」),交易媒介指相對於以物易物的模式中 A 的物主和 B 的物主必須情投意合,所有人以 Z 作為中介,所有東西先換成 Z,再以 Z 換取想要的 B、C、D、E,而 Z 就成為了「金錢」(因此「無錢萬萬不能」)。價值儲存指產生了一份價值但暫時不需要用,把它先存起來所使用載體,原始的方式比如漁民把漁獲醃鹹,方便儲存價值(顯然,鹹魚並非理想的價值儲存工具)。

  • 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

    經常聽到這樣一句話:「我完全沒投資。」 類似的話,我自己也說過,不單止說,而且還帶有強烈偏見,以為投資就是投機,是沒有創造價值的不勞而獲,不屑那樣做。那是我的少年時代。 直到今天,我像交換身份似的,聽到友人的「不投資論」,會反過來分享另一種看法。有人因此覺得我變了,俗了。是的,我變了,變得逐漸看懂法定貨幣和金融體制如何箝制小市民。

  • LF2 念念不忘 NFT 必有迴響

    沉迷區塊鏈之前,我做了十八年遊戲開發。那個年頭,「本土」一詞不敏感,不轟烈,甚或不值一提。有一位朋友、同事兼學弟,我稱他為小熊老師,廿多年前未畢業就開發本土遊戲經典 Little Fighter《小朋友齊打交》,安裝在全港學校不知多少台電腦,影響一整代年青人。畢業後,小熊又開發 LF2《小朋友齊打交》,再後來,又花了七年時間獨力開發《英雄大作戰 Hero Fighter X》。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