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8 獨處的時候

淡水河畔公園

今天 LikeCoin 鑄幣三週年,昨天為了慶祝,加上星期日好天氣,ibikeYouBike 從樹林出發,經三峽橫度大漢溪到鶯歌,再一直往北騎了四十幾公里。因為逆風騎得很慢,到淡水已經錯過了日落。為扮感性,在金色水岸坐了下來,矯情造作地拿出耳機,聽了〈獨處的時候〉和〈彼個所在〉。

辭職後不過是換個身分繼續參與,暫時還沒騰出多少時間,但畢竟多了點獨處的時候;再加上身在台灣,有時會自覺像個超齡留學生,尤其是提著幾棵菜回家做飯,給老媽打通電話的一剎那。年輕時沒機會留學讀書,現在就盡管入戲一點(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天氣好會跑去臺北大學的草地寫文看書,可是冬季的台北,天氣壞才是常態,況且五歲多的筆電續航不久,所以更多時候還是泡在不同的 cafe。

當然也不是天天怡然獨處,畢竟來台的任務是見人。工作不談,跟不少老朋友相聚,當中好些是從香港移民過來,生活寫意的、適應當中的、大展拳腳的、怨聲載道的都有。我百分百尊重移民台灣或其他國家的決定,但唯一覺得不好的是,移民後卻經常說當地不好,哪些方面比不上香港云云。希望移民過來的朋友們能融入台灣,喜歡台灣,貢獻台灣;又或者如友人 T 所言,利用身處台灣的優勢,讓世界變得更好。

大漢溪。單車徑一路都是沿著大漢溪和淡水河。對面是樹林、三峽,我住的地方。

去年今天也是身在台灣,為的是台北書展,但因為疫情爆發,書展臨時推遲,沒想到然後就是世界性停擺,2020 錯過四次書展。當我以為這次終於去得成書展了,結果又再臨時取消,連續第五次錯過。被取消的還有《區塊鏈社會學》讀書會,可幸的是,最後還是辦成了臨時變陣的線上讀書會,也亡羊補牢地把書背到銅鑼灣書店寄賣,而居然賣得還不錯。當然,所謂的不錯,不過是幾十本。

我當然知道,讀書會是很 out 的事情(Clubhouse 上辦的例外),比《名曲滿天星》還要 out,老歌至少年紀大的都聽過,讀書會卻是上了年紀都未必參與過,只在南韓的逆權電影或台灣的《返校》看過,印象大概只有出席者被秘密警察毆得頭破血流的畫面。

在我的概念裡,讀書會的選書通常是經典,或至少是非常有份量的現代作品,因此,沒有甚麼比一個以自己的書辦的讀書會給我更大的鼓舞,賣多少本書都及不上區區幾十個人參與的讀書會。聽著提出的問題、意見還是保留,看著那本摺頁摺得一塌糊塗的書,讓我清晰地感受到作品獲尊重,閱讀過,思考過。有人嫌我推銷自己的書(和任何其他自己參與的事)太佛系,除了性格使然,也因為我打從心裏介意把書賣給永遠不打算拿來讀的人。

跟友人 T 行大湖山。看到這種畫面就會想起香港入獄的年青人,難受。

說到營銷自己作品,正在考慮推出一份電子報,有說 working out loud,提醒我該 writing out loud;同一時間,也想把 chungkin Express「電子報」改個形式。

過去一年,我發了十幾次近況,偶爾收到退訂,不多,個位數。本來退訂電子報是極度普遍的事,連 data analyst 都不會逐一分析,正所謂一宗死亡是人命,一百宗死亡是數字。但是,chungkin Express 的收件人並不多,都是我一個一個加上去,每位我都認識,都記得,而我寫的都是頗為個人的分享。退訂對收件人說不定是反射動作,對我來說卻跟絕交沒甚麼區別。我承認我過敏,但我其實是很認真的人,而假如你認真地寫千字新年祝福發到 WhatsApp 群,然後朋友退群,說不定你也會過敏。

有考慮過嚴格分清生活和工作分享,但在我的情況不太可行,工作和寫作就是我的生活,如果工作能跟生活簡單二分,那是異化,正好是我最抗拒的。寫個人分享沒法不提到工作,但倒是可以反過來,寫專題而不分享生活,那麼電子報的定位就比較清晰,沒興趣的退訂就好,我也可以不用一個一個收件人去挑去在意。

如能實行,談的會是 Bitcoin 和其他密碼貨幣、區塊鏈、資訊安全等議題。至於名字,懶得想,就 #decentralizehk 好了。


1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