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可發行 CUSU 幣

鏈上中大學生會該怎麼建構,價值載體的選擇是個關鍵。所謂價值載體,就是我們日常稱為「錢」的東西。 大學素有象牙塔之戲稱,而學生會內閣又往往是一班追求理想,對現狀有所不滿,對未來充滿憧憬的人,兩者的乘積是出了名「離地」的組織。儘管如此,我在學生會混了幾年,見盡各種基進的意識形態,聽盡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卻從沒遇過對港元正當性的質疑,或是另創中大幣的建議。

錢從天降不是夢 密碼貨幣空投好康

如果我說,單是過往各種密碼貨幣專案贈送的幣,就夠我吃好幾年,你能不能答應不要揍死我?因為,那是事實。 這是所謂的「空投」,airdrop。區塊鏈產業牽涉很多新概念,命名往往類比傳統生活上的概念,比如挖礦(mining)、油價(gas fee)等,因此也把這種向陌生人大灑金錢的手法稱為空投,典故是二戰時以運輸機由空中投下食物等補給品給士兵和難民等。

只許富人投資,不准窮撚進場:監管密碼貨幣的神邏輯

別忘了,八百萬的個性,是「創造」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就「加強香港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規管立法建議」發表諮詢總結,除了毫不意外地打算向密碼貨幣交易所發牌,另加上交易所只能向持有八百萬港元資產以上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的規限。 該規限有三大荒誕之處。

金錢字典:貨幣、黃金、法幣、通貨、比特幣

www.thefreedictionary.com/The-strange-coinages-of-money-words.htm

金錢 名詞。帶有計價單位、交易媒介、價值儲存三種基本功能 [1]。計畫單位指每個人都用它衡量價值(「一夜夫妻百二蚊」),交易媒介指相對於以物易物的模式中 A 的物主和 B 的物主必須情投意合,所有人以 Z 作為中介,所有東西先換成 Z,再以 Z 換取想要的 B、C、D、E,而 Z 就成為了「金錢」(因此「無錢萬萬不能」)。價值儲存指產生了一份價值但暫時不需要用,把它先存起來所使用載體,原始的方式比如漁民把漁獲醃鹹,方便儲存價值(顯然,鹹魚並非理想的價值儲存工具)。

上車買比特幣 FAQ

Image by PIRO4D from Pixabay

「比特幣剛升破四萬美元才叫人買,靠害嗎?」 冤枉。雖說不上很早,但我是 2017 年開始推介比特幣和區塊鏈的,當時三千多美元。即使是最近一次明確建議<每天買一百元比特幣>時,也還是一萬多不到兩萬美元。 不是比特幣創新高我才叫人買,而是 FOMO 和 Facebook 算法令你現在才看到我。

「我啲錢究竟響邊」

Family Guy Stewie Griffin meme - https://me.me/t/stewie-wheres-my-money-meme

拜託,不要嘲笑政府派四千元的方法很笨,因為我更笨,整週在人手一個一個派 1 USDC,不但稿費派光了,連政府回水的一萬都得動用,錢沒了不特以,還累得要命,但也很高興,香港多了一批離地戶口的種子用戶。

貨幣抗爭‧上——黃色經濟圈 2.0 #decentralizehk

image: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71336

一向喜歡馬克思,「各盡所能,各取所需」是我奉為公平的最佳實踐。喜歡不單因為他的學說,更因為他說的另一句話:「哲學家只是以各種方式解釋世界,然而關鍵是,改變它。」 ‌對於傳統記者,筆鋒就是利劍;對於科網巨頭,數據就是石油;對於手無寸鐵的公民,科技就是武器。你大可以不進攻,但絕不能不防守。當禮崩樂壞,法律條文可以任意增刪詮釋,社會回到原始狀態,共識機制回歸 「proof of force」(武力證明),武力變成最基礎的憲法。不忍造成人命傷亡,也不想任人魚肉,資訊科技是我們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