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20.09.07 Last Letter

chungkin Express #0.9

記憶中,畢業後從沒試過這麼長時間待在家。不,應該是畢業前也沒有。半年多沒離開香港就已經很罕見了,長時間待家,更是連讀書時都不會。

只是說是個新的經驗,不是吐槽,況且我也沒資格抱怨,住的不是豪宅但環境很理想,我不需要也不喜歡豪華,但有些願望也很過份,最好屋外有樹沒車,在地近水。每天都 Zoom(這裡的 Zoom 是動詞,肺炎前就天天 Zoom,但公司前陣子已棄用),有時天氣好,我會在露台開張摺檯幹活(《區塊鏈社會學》很多篇是這樣寫的),上周有個老外看到我身後的樹,說羨慕我在山上開 Zoom。明明是他在歎冷氣我在餵蚊,但我同意他說的,我最想消失的電器是冷氣。

難得待家時間久了,好些擱著多年的瑣事得以解決,但也因此發現代辦清單長得可以,大概永遠做不完。其中一項,以為會拖延十年八載,卻竟然付諸實行了,買了個顯示器(終於!),兼拿之前剩下的碎木料湊合成三角書檯,於是又有大屏幕,又不會擋著窗,又省地方。自此,家裡這個小角落,成了我花最多時間的地方。


我一直把 chungkin Express 月報標著 beta,除了因為不知會否寫兩三個月就沒有然後了(一貫作風),也因為在調試新工具 Substack。用了半年多,本月我回到 Mailchimp 了。其實 Substack 的郵件編輯器好用得多,但我不喜歡它逼我用不屬我的 [email protected] 發信,而不是自己用了多年,還會用很多年的 [email protected]

這份月報的緣起是我不喜歡 Facebook、WhatsApp 之類的溝通方式,另闢途徑跟朋友溝通的產物。過去大半年,有些朋友退訂了,其中一個還是親人,這說不上是打擊,畢竟我刪掉 WhatsApp 也差不多是「退訂」了所有 WhatsApp 群組與私信,憑甚麼就要人收我的郵件呢,但不免會想,會不會是出於誤會,以為郵件是廣告。事實上,月報的收件人是我一位一位放進去的,每一位我都記得,都當成希望保持溝通的朋友。我還不至於 cheap 到一個點,要拿個人碎碎念 spam 人家賺流量。


難得戲院重開,上周看了《最後的情書》,Last letter。喜歡得不得了,簡直是量身定制給大學時代在灣仔影藝看《情書》,在社會浮浮沉沉廿多年,正忙於跟未來談判、跟回憶博弈的中年大叔大嬸,是寫給我們的情書。雖然也拍得很美很浪漫很戲劇化,但卻也寫實,寫的現實是,每個人生階段都有它的美好,也都有煩惱與遺憾。客串的中山美穗和豐川悅司,既是岩井給粉絲的禮物,也是給粉絲開的玩笑,給回憶的致命一擊。

標題是 Last Letter 而已,不是 Last Newsletter。大概十月還會見。

5 replies on “2020.09.07 Last Letter”

估唔到你都標題黨。我就係俾 “Last Letter” 這標題使我立即去睇完這篇文,而唔係放係我嘅 to-read list 入面。

不如揾次係你屋企搞個 boardgame party / 讀書會 什麼的,讓人家也享受一下你家附近的山明水秀。

我都估唔到變左標題黨,我冇心的,一項啲標題都是求其,通常就咁一個名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