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香港篇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百萬人民上街反對修例 政府隨即回應繼續二讀不是抗爭者上街爭取公義 你說別人埋怨買不到樓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公司就在維港彼岸 但交通受阻讓你未能上班不是公司就在一街之隔 而我為了和平抗爭必須罷工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抗爭者看不見面前 盾牌後一張一張警察的臉不是抗爭者多次同場示威 卻從來沒看過戰友的臉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立場不同的多年好友 在臉書 unfriend 自己不是好友維持臉友關係 但算法讓二人讀著截然不同的新聞 看不見彼此 不是好友一直互相看到彼此 持相反意見 但保持沉默 維持臉友關係

香港政府勇奪奧斯卡最佳剪接、最仆街劇本

電影中有一種剪接手法,利用兩組鏡頭交錯剪接,刻意誤導觀眾,常見與犯罪、偵探電影。 常說港府沒創意是錯怪了人,原來港府是剪接高手,昨晚作出完美示範,勢必勇奪奧斯卡最佳剪接。 政府強烈譴責暴力行為 *********** 就昨日(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在上環及元朗發生的暴力行為,特區政府作以下回應: 繼之前衝擊中聯辦大樓後,再有激進示威者無視警方多次警告,在上環一帶向警方發動連番暴力襲擊,包括投擲汽油彈、縱火、擲磚,亦堵塞主要幹道,行為令人髮指。 與此同時,在元朗有人聚眾在港鐵車站月台及車廂內襲擊乘客,引發衝突,導致有人受傷。 香港作為法治社會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為,特區政府予以強烈譴責,並會嚴正追究。 完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香港時間0時16分 第一組鏡頭 事件:上環反送中 主體:示威者 第二組鏡頭 事件:元朗恐怖襲擊,示威者、記者、途人在列車及車站被木棍及籐條圍毆 主體:黑社會 導演:何君堯、石鏡泉 剪接手法 就昨日(七月二十一日)晚上在上環及元朗發生的暴力行為,特區政府作以下回應 第一段:先將兩件性質毫不相同、主體毫無關係的事件放在同一個鏡頭 繼之前衝擊中聯辦大樓後,再有激進示威者無視警方多次警告,在上環一帶向警方發動連番暴力襲擊,包括投擲汽油彈、縱火、擲磚,亦堵塞主要幹道,行為令人髮指。 第二段:加入後期製作,描述示威者 與此同時,在元朗有人聚眾在港鐵車站月台及車廂內襲擊乘客,引發衝突,導致有人受傷。 第三段:蒙太奇剪接手法,巧妙地再一次把兩件性質毫不相同、主體毫無關係的事件關連。當中,與此同時 的使用,盡顯剪接大師功架。 香港作為法治社會完全不能容忍任何暴力行為,特區政府予以強烈譴責,並會嚴正追究。 第四段:正式將兩宗時間完全融為一體 雖然剪接手法一流,整件事情的劇本卻是九流,非常仆街。義憤填膺,不知是否還有心力整理,以下三分鐘短片解釋的相當清楚: 完 這也是個電影技巧,以聲明的完,隱喻港府、警隊的誠信正式玩完。

Imagine

2019.06.04 悼 參與了三個月的台灣 AppWorks 加速器,碰巧在 六四30 舉辦畢業 Demo day,我只好留在台北,在崗位發揮我的所長。Demo day 在 Marriott grand ball room 舉辦,多次綵排,考慮到各種細節,服務貼心到一個點,為每個團隊預先選定10幾秒的上台音樂,同時允許自訂。大會選的都是偏 disco 的曲子,我沒特意跟同學們聊這個話題,不過感覺上好像沒有誰會在乎這個細節。倒是我,雖然是個不修邊幅,而且每次綵排都被人叫我多加熱情的人,挺在意我上台時給我配首舞曲,於是自訂。第一段浮現腦海的曲是 Forrest Gump 的 soundtrack,是多年來喜歡的,不過語境不是很搭。也有想過在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別的活動,是不是能有一個 10秒鐘的悼念,但播 10秒《為自由》的甚麼的,好像也太流於自嗨,不是很合適。反正,最後選了 John Lennon 的《Imagine》- 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10秒後沒播出的第三句當然是 CFA “call for action“ – i hope some day you will join us. And the world […]

英倫隨筆

出遊英國探朋友,搞不清是人變了,地方變了還是都變了,感覺跟過去不太一樣。還是有驚艷的地方,但也多了大城市的各種弊病。 看著地鐵的線路圖,從 inner London 環狀層層向外的 Zone 1 到 Zone 6,越是外圍越是基層,彷彿《Hunger Games》和《進擊的巨人》世界的現實版。幅射的設計把精英主義推到極致,不夠競爭力的就得不斷往外搬,似乎是天經地義的邏輯。

要選十部最喜歡電影原來好難

最近發現,讓人知道自己註冊了臉書帳號容易,告訴人自己退出了臉書好難。好友幾十歲還玩連鎖信,在臉書tag我寫十齣最喜歡的電影,我唯有在這裡寫。雖然不必解釋但要選十部電影原來好難,出色的電影太多了。不過拋下品味、拍攝技巧等包袱,隨心靠印象地選,原來也幾好玩。

《逆流大叔》 — 給中坑們的大叔情歌

1、資格 我評論事情不多。本來就不多言,這個世界的內容太多,「磚家」太多,時間太少,並非很熟悉的事情,已經有人說了的論點,何必寫。沒有深刻感受的事情,何必講,否則對方說 「你唔係咩咩咩你唔明架喇」,或者 「第日當你咩咩咩你就明架喇」,我會徹底無語,因為我自己也確信設身處地去理解問題,非常重要。 因此,我來評一下《逆流大叔》不但覺得大條道理,簡直覺得有種責任,因為我不單正是大叔,而且還是個從出生就一直住在城門河畔的大叔,年青時懷著少年維特的煩惱,沿著電影主場景城門河大會堂踩單車上學放學;大叔時背著中年危機,沿著電影場景中的城門河下游到吐露港踩單車上班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