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憨人日記

  • 來自舊金山的明信片

    來自舊金山的明信片

    這週大部分時間身處加州海岸的紅樹林,容許我偷懶一下,長信欠奉,附上明信片一張,閒話日常。 本想將明信片的 Writing NFT 直接寄給你,但得先有你的 LikeCoin 錢包地址,麻煩電郵給我,ok?還沒有錢包地址的話,可拿電腦按著這個教學做,只消 5 分鐘。 好久不見,望你一切安好。 來 大 灣區一個禮拜了,參加完 400 多人的 DWeb Camp,無需口罩,莫說每日自測,但暫時還沒感染肺炎(touch wood),勿念。 不是開玩笑,我真的邊寫邊觸木——正坐在偌大教堂的長椅,現在是凌晨 5 點多,兩層樓高的圓拱大窗,逐漸透出晨光第一線。這麼神聖,歸依我主了?還不是,只是在這裡睡而已。 這裡前身是教堂,我的「睡房」稱為「Great Room」,目測能容納 500 人(以香港的標準,1000 人不是問題)現在是博物館和數據中心,所以這裡開著很多暖氣,不用擔心我著涼;當中有一組伺服器+展品,存著 1997 年的 *整個* 萬維網,共 2T 數據,跟我的「Mac mimi」的容量相若。至於樓下,則是 Internet Archive 的辦公室。據說,創辦人 Brewster Kahle 因為這裡跟組織的 logo 很像,於是買下來。有錢就是任性,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Internet Archive 即 Wayback Machine,使命為「Universal access to all knowledge」(真的超任性),26 年來一直在備份互聯網,很多因為各種理由已經(被)消失的網頁,都能透過 WBM 這座巨型圖書館找到。說到這裡,我身處這裡的理由應該足夠充分了吧。 其實是這樣的,WBM 是 DWeb camp […]

  • 沒有反目,何來和解 《我們的藍調時光》治癒不了我

    沒有反目,何來和解 《我們的藍調時光》治癒不了我

    我竟然在 Netflix 看了長達 20 小時的韓劇《我們的藍調時光》,Our Blues。 說「竟然」,因為韓劇完全不是我的菜,我對之極度無知,唯一看過的是《來自星星的你》,為的是看「叫獸」有多帥,當然還有全智賢的風采。 發生這宗「竟然」,是因為在我心目中,看過的韓劇應該比我更少的學者好友「竟然」向我推坑,甚至在首次推介幾天後來訊跟進,讓我認定這齣韓劇一定很了不起,於是放下成見,乖乖開坑。

  • 與區家麟談 Wordle

    與區家麟談 Wordle

    我跟大家一樣,都是區家麟的擁躉 [1]。 但我對他的擁戴沒有那麼純粹,只能說又愛又恨。恨他,因為愛看他的文字,被逼每日打開討厭的 Facebook(同樣原因恨的另一個人是蕭雲:)。恨他,因為不小心跟了他每日玩 Wordle [2],浪費不少時間。更可恨的是,在我幾乎成功戒掉之際,偏偏他偶爾劇透,說當天的答案很應景甚麼的,煽惑我重拾 Wordle。

  • 2022.06.23 我的第六次隔離

    2022.06.23 我的第六次隔離

    我又在隔離了(aka staycation),是兩年以來的第六次。 主動決定也好,被迫接受也好,全世界大部分地區都已經跟病毒共存了,幾乎只有我們身處的地方,還會讓人這樣隔離法。這是因為我們特別先進,特別落後,特別愛惜生命,還是另有原因? 這些政策是否科學,是否公平,是否合理?比如說,隔離兩週政策期間,共有多少人在第二週發病?有的話,是在酒店裡面感染還是抵埗前?隔離政策對哪些人有例外,為甚麼?兩年已經過去,疫苗已經出來,也有很多數據參考,我們值得為了「防疫」跟世界隔絕麼?以上種種,我們就不談了。聖上的意旨當然合理,沒甚麼可質疑的。 其實並沒有覺得隔離很難受,我都當成是 staycation,廿一世紀阿 Q。我只是覺得很浪費,浪費時間,浪費金錢,更浪費資源,偏偏我是對三者都盯得很緊的人。酒店隔離你就是沒得選,一進門,裡面就放滿各種物資,你碰都不碰,隔離後他們還是會通通扔掉。於是每一次酒店隔離後,我離開時都得帶上一堆瓶裝水、廁紙、垃圾袋等有的沒的,加上平時又用得少,還沒用光半年前上一次的,便又再隔離了,積累更多物資。雖然有點好笑但不是開玩笑,上次隔離剩下的廁紙,我還在用。 外賣飯盒更是浪費,台灣還好一點,至少是紙製的,香港則多年都還在用塑膠、發泡膠,怎麼可能不把所有堆填區填滿。我能做的唯有讓酒店把三餐砍到一餐,把外賣盒和其他都洗好,離開酒店還沒回家就先去綠在區區回收。 這次我本想要更進一步,乾脆一餐都不要了(雖然錢不會退,好可憐),讓家人給我帶個飯煲;有飯煲就幾乎甚麼都能煮了,宿舍都是這樣。可惜,結果酒店說怕觸動防火警報,沒讓飯煲進房間,計劃失敗。 其實,飯煲那小量蒸汽跟房間裡的電熱水壺沒兩樣,但我半句沒有跟工作人員爭論,大概是我太過體諒,不想為難前線,也太理解在官僚制度下,那是必然的結果。總之交足功課,最好是 101% 按足指引——大老闆說酌情的例外,反正刑責可以入稟要求豁免,再不然還可以釋法——做盡一切達成指標(btw,達不成還可把指標改成動態),其他如公民權利、自由、環保,通通放兩旁,何況是我的飯煲。 選擇繼續在這裡生活存,我採取的態度是「積極式躺平」。於是,我改用房間裡的電熱水壺煮出前一丁和福麵,加點生菜和一隻雞蛋。味道… 比台北的茶餐廳稍微好一些。 拜託,請不要告訴我的隔離酒店。 活到老 學到老 在老人中心(aka Facebook)看到老同學分享,說視力明顯變差了,我深有同感。 話說上月某清晨,我自然醒來後(老人家都是這樣),睡眼惺忪看一下手機,都 8 點多了,幹活吧。看了一陣子郵件,大概 30 分鐘吧,視力開始回來了,再看一下手機,我靠,原來才 5 點多。 這種「人醒眼不醒」的情況,從年多兩年前開始。剛睡醒時,根本看不到手機的字,得經過一段時間,眼睛才開始懂得對焦。不過就算是整天的全盛時期,也沒有看得太清楚,已經不可能像以前,整篇文章都在手機完成,而且還是用諾基亞的 stupid phone。 反過來也一樣,越來越有一種趨勢,人的 HP 還有,眼的 HP 卻用光了;身體還能動,腦袋還能想,眼睛卻沒法看了。一向都抗拒話音服務,從來不 hey Siri、hello Google,我想,大概需要開始改改習慣,活到老,學到老,學習用 dictation 之類來輸入了。輸出也是,是時候適應透過有聲書、AI 讀出文章之類的工具吸收資訊了。 過往主要靠視力,一旦學會善用說話和聽覺,搞不好我的戰鬥力會有所提升,好像聖鬥士星矢裡面處女座黃金聖衣的沙加,平日閉上眼睛積累小宇宙,有需要時才張開雙眼,一次過釋放小宇宙,一下子把工作通通做完,那該多好。 治本 fellowship X 讚賞公民 承蒙大家關照,週報二月起接受信用卡課金以來,每月到手收入分別有 HKD 3,078、8,936、8,045,到五月的 1,171,共 HKD 21,230。 我把收入兌換成 USD 2,712.728,再 swap […]

  • 因父之名:LikeCoin 治本獎學金

    因父之名:LikeCoin 治本獎學金

    虎是我的本命年。我真的不小了。 一般人隨著年紀,會逐漸減少工作量,但我卻是倒過來,少壯不努力,讀書時得過且過,人越大卻越勤快,最近根本不想浪費時間睡覺了,也不知是想做的事太多,世界太差,餘生太少,還是純粹「命虎」。

  • 2022.01.13 斜槓大叔與暢泳小鴨

    2022.01.13 斜槓大叔與暢泳小鴨

    不瞞大家說,我是在寫完上週的〈我的 2021 寫作盤點〉1,整理了自己一年以來的作品後,才真正認定,啊,原來我真的是個作者——文字工作者。至於是否作家,就由不得我說,粵語說「面係人地畀,架係自己丟」,我可不能自己號稱「作家」。不知是否語言承載文化,反正英文就沒有這種尷尬,有沒有料子,都叫 writer 就好。

  • 2021.10.09 超級地球人

    2021.10.09 超級地球人

    半年沒公開給朋友分享個人近況了。要說原因,其實也沒甚麼,大概是因為我沒有「work life balance」,只有「work life integration」吧,每星期的 #decentralizehk 週報,已經或多或少在分享近況了。 生活中剩下的,不是隱私,就是分享出來像小學生被老師強迫寫的記敘文,刷牙吃飯之類的平淡生活。估計你也沒興趣知道我今天喝的是凍檸茶還是凍奶茶吧。

  • 2021.04.10 有人問我會否移民時我的十種回應

    2021.04.10 有人問我會否移民時我的十種回應

    一、我是沙田人,如果有天移民,首選是大埔,喜歡那裏的雀鳥、樹木、河道與小店。 二、我是地球人,想移民要等 Elon Musk 的技術發展得再成熟一點。 三、我早已移民到區塊鏈,你看到這個身體不過是沒有靈魂的臭皮囊。

  • 2021.04.01 ckx press 出版社開張大吉

    2021.04.01 ckx press 出版社開張大吉

    p.s. 原意是想說說近況,寫著寫著居然變了 sales pitch,如果你不想被推廣,請不要讀下去 p.p.s. 下次我會另闢一份 #decentralizehk 電子報,擺明車馬 sell 文字,沒興趣請退訂,no hard feeling p.p.p.s. 標題本是「寫作為一種志業」,不過因為太老土而作罷

  • 2021.02.08 獨處的時候

    2021.02.08 獨處的時候

    今天 LikeCoin 鑄幣三週年,昨天為了慶祝,加上星期日好天氣,ibikeYouBike 從樹林出發,經三峽橫度大漢溪到鶯歌,再一直往北騎了四十幾公里。因為逆風騎得很慢,到淡水已經錯過了日落。為扮感性,在金色水岸坐了下來,矯情造作地拿出耳機,聽了〈獨處的時候〉和〈彼個所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