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8 獨處的時候

淡水河畔公園

今天 LikeCoin 鑄幣三週年,昨天為了慶祝,加上星期日好天氣,ibikeYouBike 從樹林出發,經三峽橫度大漢溪到鶯歌,再一直往北騎了四十幾公里。因為逆風騎得很慢,到淡水已經錯過了日落。為扮感性,在金色水岸坐了下來,矯情造作地拿出耳機,聽了〈獨處的時候〉和〈彼個所在〉。

2021.01.01 裸辭迎新歲

2020 雖然很特別,列出來卻也很簡單。發生了一場疫症,取消了一國兩制;待了最多家,出了最少差;煮了最多飯,做了最少運動;看了最多電影,入了最少戲院;寫了一本書,錯過了四個書展;發起了一場運動,辭了一份工作——

2020.11.29 永遠太遠,絕對太絕

沙頭角紅樹林

肺炎在家時間多了,終於讀了擱著很久,重量級的《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好厲害,好精彩(但卻不敢說讀懂:)。 據說董啟章不喜歡被封為「重量級作家」,大概是跟我不喜歡人家「誇獎」我寫的東西「博大精深」差不多吧(潛台詞就是「敬而遠之」。但我還是用「重量級」來形容了,因為它確實沉重得我看完手腕傷了,痛得很。我不是那些說實體書才有「溫度」的讀者,除了很有紀念價值的,更傾向實用的電子版。但為盡量幫襯小店,有次在解憂舊書店看到,就買了。

2020.10.08 秋天的童話

謝謝,綠番茄

剛剛跟幾位朋友晚飯。 這樣一寫出來,突然驚覺自己像個生活刻板枯燥的小學生,為了交記敘文功課,只好寫些早上起床刷牙洗臉甚麼的。 但實情是,我已經很久沒跟朋友晚飯,久得想不起來上次是何時。

2020.09.07 Last Letter

chungkin Express #0.9 記憶中,畢業後從沒試過這麼長時間待在家。不,應該是畢業前也沒有。半年多沒離開香港就已經很罕見了,長時間待家,更是連讀書時都不會。

2020.07.03 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油麻地小巷,為避小販管理隊,晚上十點才開業的涼果阿婆

(chungkin Express #0.7) 上月的信,我在標題寫「在最壞的時代寫書」。我錯了,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文字獄年代來臨。上月我又說,「知道世界變得很快,但她總是以比自己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在變」,倒是對了。香港以至世界在六月發生的諸多大事,我就不整理了,只集中說說小我。 也是非常 happening。

2020.06.01 在最壞的時代寫書

(chungkin Express #0.6) 兩個月假期結束了。 本來打算 5 月底把書寫好,但一如所料,越接近死線,越覺得渺茫(我知道這幾句話前後矛盾)。到 5 月下旬,打定輸數,心想推遲 10 天 8 天應該還好吧,出版社卻催稿了,說希望可以趕及 7 月的書展推出。懵炳的我,經歷了台北書展取消,一直以為香港書展也取消了,聽到出版社的話嚇了一跳。不過被人催催也好,就再自我鞭策一下,終於到昨晚(我知道其實已是 6 月,但只要未睡都可算當晚吧),終算完成除總結、序和篇章之間的工作坊(我又知道,其實就等於未完成),至少可以給出版社作初步排版。

2020.05.01 First of May

‌幸好住得很近山坑,即使那裡都去不了,我還是能脫掉戴到頭暈的口罩,到坑邊曬著太陽野餐著上網。

肺炎讓社會產生一連串變化,帶來的客觀效果,讓我想起「唔駛急,最緊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