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路上跌碰:LikeCoin 創作基金停擺 11 天

日前,LikeCoin 創作基金配對按讚的機制失效,一般用戶按讚,作者得不到任何回饋。問題延續了 11 天,到昨天始修復,是 LikeCoin 化讚為賞機制 5 年來首次失效超過 24 小時。

按讚失靈後,據悉不少用戶聯繫 Liker Land 客戶服務查詢,卻原來按讚機制失效並非技術問題,而是「政治問題」。用於配對一般用戶按讚的創作基金預計在六月中花光,但社群卻來不及於創作基金徹底用盡前通過議案注資,導致化讚為賞配對機制停擺。

創作基金由社群撥款

LikeCoin 有一般用戶(Liker)以及讚賞公民(Civic Liker)兩種用戶。任何人只要開立 LikeCoin 錢包,註冊 ID 即成為 Liker,而當 Liker 質押 5,000 LIKE 到「讚賞公民」驗證人即能「升級」成為讚賞公民,並自動將 5,000 LIKE 所產生的回報全數用於鼓勵創作,透過按讚派出 LikeCoin,1 個按讚 = 1 LIKE。以當前質押 LikeCoin 年回報率 29.44% 計算,質押 5,000 LIKE 一年可得 1,472 LIKE,每天 4 LIKE,換言之,讚賞公民平均每天可透過按讚 4 次派出 4 LIKE,至第 5 次為止。

有些情況比較極端,比如我作為「LikeCoin 百萬富翁」,質押了 1,500,000 LIKE 到「讚賞公民」驗證人,每天可用作化讚為賞的 LikeCoin 有 1,200 LIKE 以上,除非每天超級努力讀文章和按讚,否則肯定花不完,還越積越多。有見及此,當讚賞公民餘額超過 100 LIKE,系統自動調整至 1 個按讚 = 10 LIKE,當餘額超過 10,000 LIKE,再調高至 1 個按讚 = 100 LIKE,避免積壓 LikeCoin 而不用。

很多人問過讚賞機制的錢從何來,以上解答了一半:讚賞公民之所以能夠化讚為賞,是因為事前質押了 LikeCoin,透過挖礦機制產生回報,然後把回報透過按讚送出。沒解答的另一半是,沒成為讚賞公民的一般用戶又怎樣。

原來,為避免新用戶被拒於門外,LikeCoin 設有創作基金配對用戶的按讚,令一般用戶的按讚都能產生小量 LIKE 回饋作者。用另一個角度看,也可以理解為每一位用戶都是創作基金的「評審委員會」成員,透過日常閱讀與按讚,每天投票把創作基金分配予優秀的文章和報導。

可是,創作基金又從何而來?是 LikeCoin 的「國庫」——社群池(community pool),而社群池的收入則來自稅項,即從用戶各種操作所使用的 gas fee 以及每個區塊增發的 LikeCoin 抽取。

以上是化讚為賞機制的介紹,但最後一點才是我最想強調的:要動用社群池的款項,必須經過提案及投票通過。這裡說的「必須」不是原則上必須但可以「特事特辦」、「非常時期使用非常手法」之類,而是由不帶感情、不講關係、不懂因時制宜的程式碼把關,社群池撥款議案(community pool spend proposal)一旦通過,程式碼即時放款到議案指定的錢包,不經人手,反之,款項多緊急都好,人手無論如何干預不了。code is law,程式碼即定律。

公地喜劇不日上映

翻查鏈上紀錄,上次有關撥款予創作基金的為議案 60,其動議從社群池撥款 1,200,000 LIKE 予創作基金使用 90 天,每天用 13,333 LIKE 配對用戶的按讚,化讚為賞,回饋創作。議案 60 於 2023.02.28 通過,換言之,理想中新一個議案應於 6 月上旬通過,確保化讚為賞機制運作正常。

不過,7 人組成的 subdao 創作基金委員會(Creators Fund Committee)從討論到正式提出議案 66 請求再次從社群池注資 1,200,000 LIKE 到創作基金,已經是 2023.06.08。雖然時間非常緊張,假如議案能於 24 小時內獲得足夠抵押和議而進入投票期,又能順利於 7 天投票期後通過,還是能趕及於創作基金花光之前注資。

然而,即使在這個緊急情況,社群還是花了 10 天才收集到和議所需的 100,000 LIKE 抵押,終於在 2023.06.18 把議案推到投票期,但那時創作基金已經耗盡,最終議案雖然以極大比數通過,但化讚為賞配對機制已經停擺了 11 天。

把整件事情整理出來,不為鞭撻創作基金委員會辦事不力,也不是責難社群不重視議案,真要指責誰,我先要怪自己沒有加入委員會為社群貢獻,也沒注意到這個議案的迫切性,幫上一把抵押 LikeCoin 讓議案儘早付諸表決。

自責意義不大,而就算真的要自責,也只限於我作為其中一個持份者的層面,不會過多。LikeCoin 從 2017 年立項,取得一定成果後在 2021 年主動註銷基金會,全面交由社群以 DAO 形式運作,至今已經超過兩年,作為發起人的我要是戀棧權位不願放手,或者繼續把責任都扛在肩上,社群將一直由我主導而沒法真正分散式運作,即使我再努力,總有一天會沒法繼續履行義務。我相信真正讓社群的生命力凌駕於我的方法,是在訂立機制後徹底放手,讓社群自行運作,並在有需要時「修憲」以配合最新情況。

假如社群成立一個調查委員會追查事件始末,檢討流程,恐怕很難找到誰要為事件負全責。聽上來耳熟能詳,所以 LikeCoin DAO 的作風跟敷衍塞責的政府如出一轍麼?說實話性質還真有點像,但卻有著關鍵的區別,民族國家政府管有土地,土地上的人民與企業被強制徵稅,政府資源充足,公務員都是受薪全職員工,香港的公務員更是糧準薪高,除了比不上新加坡,各級官員的薪水遠超英澳美加台各地,部分逾倍甚至幾倍;而 LikeCoin DAO 的成員可自由加入或退出,要靠突出的功能吸引使用者,財政資源緊拙,創作基金委員會和其他 subdao ,還有負責營運與開發化讚為賞機制的 Liker Land 全部都是義工。我不是說義工就沒有責任,但社群很難不考慮義工本身都得為口奔馳,日常也有各種瑣事與煩惱。

在這情況下,創作基金停擺一事,委員會、Liker Land、所有驗證人、每一位用戶,全部都有責任,但這也意味著,全都沒有明顯的責任,這就是「公地」(commons)的特性,正是因為這種特性,才有所謂公地悲劇的典型現象:最多人共享的資源,得到的照料最少。

從消費者到持分者

可幸的是,在 LikeCoin 社群,回饋創作者這塊公地並非完全被忽略,機制早就存在,一直付出的用戶也不少,純粹體現公民責任,沒有好處的讚賞公民就有 752 位,只是執行上還有待改善,比如說,社群曾經有聲音主張為委員會成員提供一定回報,其後不了了之;另外,創作基金委員會成員黃牛山人認為委員會由 7 人組成太臃腫,缺乏效率,建議減至 3 人或以下[1]。如此種種,假如能夠跟進並落實,有望改善公地的治理。

此外,引入新工具亦有助改善社群治理的效率與效果。最近 Keplr 錢包正式支援 LikeCoin,除了瀏覽器插件和即將更新的 iOS、Android app 能直接顯示 LikeCoin,Keplr 網頁介面可以用作管理 LikeCoin 外,還有一個專為驗證人而設的投票專頁,方便驗證人日常管理節點和參與鏈上治理,在投票時還能附加留言解釋投票的理據。從用戶的角度,使用 Keplr 網頁介面,除了能檢視驗證人的基本數據,也能查閱其在治理方面的表現,以及過去對各議案的投票取向及原因,甚至留言討論。在過去幾個月,DHK dao 已經在 Cosmos Hub、Osmosis 等公鏈實行以上做法。

機制和工具固然重要,但加起來都及不上參與者重要。其實要解決效率問題簡單不過,集權就可以,美國政府過去曾經 20 多次因為預算案卡關而停擺,最長一次為 2018/19 年川普任內的 35 天,我們卻從來不會聽到集權國家政府停擺,畢竟否決財政預算隨時會被收監。只要把化讚為賞機制交由一間公司全權負責,公司透過提供服務賺錢,有甚麼不對勁消費者用力投訴,效率必然大幅提高,至少不會因為來不及取得共識而被逼暫停服務,這次創作基金停擺,歸根結柢是對民主、對分散式自治有所追求。

民主不是賜予的,對民主的追求不可能單靠中心化組織自願解體,更重要的是社群的個體意識到自己不再是消費者而是持分者,有權利也有義務跟社群共榮辱。有用戶曾經很不好意思地問我,LikeCoin 會不會死。其實我一點都不感到被冒犯,要是這算得上冒犯,對我冒犯最多的是自己,這個問題我問過自己千百遍,「如何保持不死」,正是 LikeCoin 作為分散式出版基建在設計上最為核心的問題。LikeCoin 如何不死牽涉技術、密碼學、經濟、博弈理論等範疇,這裡不展開,我想談的是相反的面向,甚麼條件之下 LikeCoin 會死。

對於一家中心化的企業來說,倒閉的條件永遠是資不抵債;對於以自身通證(token)為本位,已經高度實現 PoS 權益證明、DAO 治理、程式碼即定律的 LikeCoin 來說,撇除第三次世界大戰令全球斷電,三體人入侵太陽系等極端不可抗力之外,若有一天 LikeCoin 會死,我只能想到一個原因:持分者不再在乎她。

《區塊鏈社會學》週報,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實踐出版自由、財務自由和民主自由。文章逢週四刊出,直接送到訂戶郵箱。


延伸閱讀

  1. cover photo: CC-BY Steve Swayne
  2. 黃牛山人:有關創作基金下一步的建議
  3. 從啟德機場走到天星碼頭:LikeCoin 之十年約定.上半場
  4. 民主的試煉:Juno 議案 16 的當頭棒喝
  5. 與唐鳳談流動民主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