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版《逆向誘拐》中,軟件天才 Zachary 設計出社運 app CHOK,內建虛擬貨幣,懂得收集大數據,可供用戶發起集會,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行動,結果成功引發兩場社會運動,改變了天星小輪的命運和扳倒了連鎖食店的加價。現實中,要實現 CHOK 是否可能?又會面對甚麼問題?

假設 CHOK app 真的出現,首先它會面對的問題 — 不是開玩笑 — 水果Don’t be evil 很快會把它下架。水果從來都是政府的好朋友,否則 iPhone 不會在中國出售,App Store、iCloud 不能在中國經營,即使表面堅持的 Don’t be evil,也一直在準備和諧版搜尋引擎。就算不談政府,難道水果會允許自己平台上的 app 策動群眾,逼使 iPhone 降價麼?

當然,app 被官方網站下架,還是有方法下載,但對用戶的知識水平和耐性的門檻都會大為提高,比如安裝前系統會提示軟件有風險,到時用戶選擇相信水果還是相信 CHOK,是改變世界前需要首先解決的問題。美國有一只加密貨幣 Civil,目標開放新聞編採室,讓群眾以 Civil 幣監察新聞質素和準確性,有別於很多其他加密貨幣項目,目標可敬,但諷刺得很,正正因為不夠投機取巧,推廣手法也很正規,月前目標出售 USD24mil Civil 幣的代幣發行,結果只賣出 1.5mil,還要有 1.1mil 是由相關人士買的。CHOK 要推廣到群眾也一樣,一方面建制會不斷告訴社會這些東西很危險,另一方面堅持參與還需要打破重重關口。有人詳細列出購買 Civil 的方法,共 44 步驟,連作為內行人的我想要支持都在中途卡死,走入群眾更是無從談起。

要文明還是要效果

開發方面,CHOK 要收集大數據,必先擁有龐大的用戶群,CHOK 不可能開宗明義說需要用戶數據,而必須做出受歡迎的服務,在用戶使用過程中收集數據,比如 Google 提供最強搜尋得以掌握最新最熱議題,Facebook 鼓勵大眾分享和點讚從而知道個人喜好以精準推送廣告,支付寶透過錢包得悉群眾資金的流向。CHOK 暗渡陳倉提供的是有用、有趣或有著數的服務都可以,但就不能明修棧道說是為了搞社群,否則不可能建立起大數據的基礎。

人工智能一聽就像是先進國家的玩意,但收集數據作機器學習的的弔詭在於,越是文明的地區,越難收集到數據,比如歐盟,不單一向對私隱的保護意識最強,今年還推出了 GDPR 法規,對企業加上用戶被遺忘權等要求。有分析看好中國將在全球人工智能競賽中跑出,正是因為此地科技企業發達,群眾保護簡單。要最文明還是最高效收集數據,是 CHOK 需要考慮的另一問題。

民主、民粹、獨裁

以上問題雖然都不簡單,但畢竟只屬技術和執行層面,最深層次的問題還在後頭:由人工智能領導群眾運動,就可以打敗建制麼?即使真的可以,這是在體現民主、民粹,還是如 Matrix 般的人工智能獨裁?CHOK 的做法合符政治的道德麼?

對互聯網稍有認識的都知道,組織運動的平台多著,發起集會用不著一分鐘,問題是有沒有人響應而已。非建制既強調自由意志,注定光譜很闊,各自主張不同立場和手法,有人會覺得掟磚太激烈,有人會嫌燭光悼念太守舊,現代社群缺的從來不是呼籲渠道,而是共識。對此,CHOK 的答案是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的運動。但問題來了,這人工智能就是大台,大台可是用來拆的。人工智能表面上是避免了由人主導,實際上它名字已經表明背後是人工,終極大台就是它的設計者。原來,要信服 CHOK 的建議,就要信服於一個很有能力領袖而不是一套機制,繞了一個大圈,居然跌入了中國模式。

共識才是關鍵

這些問題並不新鮮,正是區塊鏈著力解決的範疇。區塊鏈的精要在於以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技術和政治架構達成共識,雖然設計機制的還是人,但一則透明,二則應用後就連原設計者都沒法隨意修改,必須得到社群大多數認可,否則不認同的群眾會「硬分叉」(hard fork)出去。假如 Facebook 以區塊鏈實現,當它修改算法調整帖文顯示率而不獲認同,社群馬上會分叉出另一個 Facebook,支持原有算法的用戶會無縫流向新 Facebook。相比獨裁決定共識,民主商議共識的難度何止高百倍。

長篇大論提出一連串問題不為潑冷水,剛好相反,正是因為真心相信 CHOK 可以實現,也一直認真思考相關問題,從不相信認真就輸了。CHOK 的構想難關很多也很複雜,如果連以上已知問題都解決不了,遑論更多未知之數。不經意看到電影的老海鮮角色現年 41,慶幸自己已經「超越」老海鮮。但願做不出 CHOK 只因我輩智慧不足,新一代會找到超越老海鮮想像的解決辦法。


p.s. 關於推廣還有一個小問題,CHOK 本是神駿集團的產品,就算 Zachary 再開發一套,至少它不能再叫 CHOK,否則必然會侵犯神駿的商標。這不是致命的問題,但沒有了原品牌的背書,也必然會提高了推廣的難度。

#原文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8.11.25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