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20.07.03 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chungkin Express #0.7)

上月的信,我在標題寫「在最壞的時代寫書」。我錯了,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文字獄年代來臨。上月我又說,「知道世界變得很快,但她總是以比自己想像中更快的速度在變」,倒是對了。香港以至世界在六月發生的諸多大事,我就不整理了,只集中說說小我。

也是非常 happening。


六月中,總算把《區塊鏈社會學》付印,下週應能出版。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命運,或被演算法遺棄,或被時代選上,這本寫了二三十年的書可以賣出多少,我的概念是零。不過,除了希望出版社不要虧本、最好能賺點錢,個人對銷量真的不在乎。

既然寫出作品,硬銷也好,佛銷也好,當然希望更多的人會讀,如果我說毫不在乎就虛偽了。但我說不在乎的,是「賣出」多少。事實上作為資訊可及、開放授權的信仰者,打從開始我就不想對書收費,跟出版社合作以傳統方式賣實體書,對我來說是個務實妥協,一來舊世界如此運作,短時間內沒法改變;二來人性犯賤,我免費給出去,很多人並不會感恩,反而認為這些內容無料到。但我不是流的,而且跟流料相去很遠,不值得被這樣對待。關於這本書要說的太多,為免友人通信變了賣書,就此打住。我月中會在香港書展,去的話告訴我,看能否食個 tea。

關於寫作,六月還有個意外變化,我在《明報》的專欄 chungkin Express 刊出最後一篇文章了,往後雖然也可能有不定期的投稿與約稿,但一切還不知道。我不算有恆心,但《星期日生活》的    不知不覺也寫了近十年,自問盡心盡力,偶有佳作,事情既然這樣發展,我既來之則安之,今後就按自己的價值觀,沒有包袱地把文章全面開放了。

關於寫作又有另一件事,也是完全的計畫之外,說來就來。就在七·一當天,我接下了《蘋果日報》的專欄,逢週二刊出,叫 #decentralizehk。我對編輯唯一提出的要求是,蘋果刊登後我堅持開放授權,貼到公民媒體,老編說 ok,這個合作就簡單在幾句話之間敲定了。欄比較短,千字出頭,我可能會針對性調整一下風格,戒長氣、大眾化、白話點,可能用廣東話。是否能適應我還不確定,明天交第一篇稿再考慮。

六月還有很多事,百字寫完吧:終於再入戲院,看了《金都》(英文片名取得精彩:My Prince Edward)、《叔叔》,還有《隱身的X》舞台劇版本,全部都一流;民間的香港人、香港事,真的非常出色。父親節前夕,書剛付印兼且安頓了新家傭這心頭小石,staycation 暢遊金都、旺角、油麻地,走那段去年底中國冰室結業後幾乎沒再踏足的廣東道,小吃、小店、小販,一切都在提醒我,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2 replies on “2020.07.03 我哋真係好撚鍾意香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