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古仔可以當飯食嗎?

LikeCoin的前世今生

圍繞遊戲的《明報–星期日生活》專欄 Ryu vs Ken 連載三年半上月正式落幕後,這是新欄 chungkin Express 的第一篇古仔。

chungkin Express 會維持每隔星期日的節奏在星期日生活和大家見面–如果我不遲交功課的話。從名稱可以推測,這次專欄的題材會比較彈性和廣泛,除了例牌會有科技和社會的互動,也許還會有創業二三事,搞不好還會有些日常碎碎念。

在此感謝《明報–星期日生活》一直以來的包容,以及老編提供的寫作空間。


有幸獲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系邀請,回到新亞書院人文館作分享,跟朱順慈博士討論後,把題目定作「寫古仔可以當飯食嗎?」

粵語所謂「寫古仔」,一般理解為寫小說、劇本等,但既是新傳系的活動,自然能理解到採訪語境中的「古仔」就是新聞;寫古仔,正是議題設定。推而廣之,寫古仔也包含各種形式的創作,開發遊戲也好,作曲也好、繪畫也好,廣義來說都是寫古仔,加上分享前兩天看了一向喜歡的梵高的另類傳記《情迷梵高》,很是動容,於是借用了梵高名作之一自畫像作簡報的封面。梵高生活潦倒,作畫八百多幅,只賣出過一幅,博士笑言,答案不言而喻。

要談寫古仔何以變得一文不值,自然離不開談面書。面書就像港人說的「大台」,在世界舞台放大一千倍,不求品味,總之提供各種免費內容,插入大量廣告,攬盡慣性收視,群眾邊看邊罵,然後邊罵邊看。

既然有無線,自然有亞視,於是話題談到全無廣告,給人空間「寫古仔」的Medium。如果Like是收視率,Medium衡量古仔的指標就是電視節目欣賞指數。有別於其他主流網站強調瀏覽數,Medium也給作者提供故事閱讀數,即有多少讀者把故事看到底,閱讀佔瀏覽的百分比,以及「拍掌數」。拍掌是點讚的變奏,模擬欣賞節目的拍掌,可以不拍,可以輕描淡寫拍一兩次,也可以一直送上熱烈掌聲,最多可拍五十次。Medium利用這幾個指標衡量文章欣賞指數,把讀者付費訂閱的收入配對到其欣賞的內容,企圖把古仔不求質量但求搶眼,為廣告商服務的社會病態撥亂反正。

上月面書爆出修改專頁文章派送機制惹來不滿,牽起一陣移民潮,大伙兒浩浩蕩蕩說要移民Medium,然而用不到兩周,很多人似乎已經冷卻下來。過往多次出現電視迷拉隊移民亞視港視然後三分鐘熱度的情況,希望不是這次面書移民潮的寫照。

分享當天,不知是忘了說,還是在幾位新傳系教授面前不忍心說,每隔一陣子總得悉某某好記者又跑去當賺錢更多的公關了,或者是太累改行了,我深感鬱悶。今天香港流行KOL 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本身不是壞事,但配合當下速食文化及廣告商埋單模式,意見領袖上至天文下至政治,事事給出能於10秒看完的指引,實屬反智。相對而言,新聞工作者的議題設定角色,發掘公眾忽略的重要議題,才是造福社會。當下寫古仔可以當飯吃後面那一大個問號,不單是有志從事無冕天使及藝術創作的年青人的煩惱,更是眾人之事,社會福祉所依。

這個世界問題多多,一個人可以沒有答案,但不能沒有信念。難得回到人文館,我以母校創辦人錢穆所撰的學規之一作結:

新亞學規
新亞學規

而我認為,對錢先生尊敬,不只是要聽從他的教誨,更要批判他的教誨;而對他的最高敬意,是努力讓他的教誨不朽,不被社會變遷淘汰,讓學生只需立志成功事業,專注寫好故事,不必著眼開飯。

p.s. 同場加映花邊新聞一則。正發行LikeCoin,將Like變Coin,圖讓創作當飯吃。在名稱落實前,曾想把LikeCoin叫作VanGogh,後為免太離地作罷。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7.11.26 “chungkin Express” 專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