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

Medium 如何演繹 medium #5 (Image credit: Alan Levine) 世界變得快到一個程度,這一系列關於 Medium.com 的文章,上一篇還在討論臉書用戶移民 Medium 潮,來到第五篇,要討論居然是 Medium 用戶移民開放網站潮。 先旨聲明,兩個所謂「移民潮」都很可能不成氣候,我但願那不會流於先知先覺者的小打小鬧,但一個平台做大了,可不會說垮就垮,尤其是封閉系統是讓人過得很舒服的。按「像南京大屠殺死三十萬人才算屠城,死一萬幾千的不算」這邏輯,無論臉書、 Medium 還是香港正在面對的,都算不上移民潮。

Medium 能取代 Facebook 麼?

自從年初 Facebook 修改算法進一步降低專頁貼文自然觸及率,臺港兩地作者紛紛跑到 Medium 開帳號,揚言移民。大半年過去,在 Medium 紮根下來的少數人,寫了好些文章總結經驗。我也湊一下熱鬧,借用網友宅人阿唯的文章標題,說一下我的看法。

從雞精二手料到外電報導–以訛傳訛的區塊鏈新聞

中學時代我成績最差的科目是中文,不知道該慚愧還是該抵賴教育制度的不當,那時總覺很多難懂的課文要背誦,要揣測作者的意思,很沒趣。有這種感覺的學生大概不只我,大部份人讀的不是標準課文,而是加上大量演繹、分析、模擬試題,俗稱「雞精」的導讀。

當用戶生成內容遇上傳統專業編輯

萬維網伊始,書報雜誌逐漸以網站呈現,超鏈訊息隨電腦可得,只是單向下載閱讀,已是驚為天人。其後逐漸出現用戶生成內容(UGC, User Generated Contents)網站,先是博客論壇,再有維基百科,後有面書YouTube等,從此發放訊息從出版社電視台等少數組織的專利變成眾人之事,釋放出巨大潛能,故互聯網史一般把UGC年代稱為Web 2.0。

再努力十倍我就可以月入上萬港元–Medium合作寫手計畫的自問自答

一、合作寫手計畫賺錢麽 一千港元的樣子,主要來自十月的四篇新文章,加上一些舊文章零星落索的微量收入。算不算多,見仁見智,相對於用了十年面書得到58000 Likes卻沒收過一毛,或以前Blogspot有Adsense但從來沒到過最低支付條件,當然算是很多了。不過其實,互聯網還沒太流行,我還在大學唸書的時候,在電腦雜誌的稿費也遠不止這個數,現在回復較接近以往的水平,都不知道該叫做倒退好還是進步好。

八達通二十週年之際GoGoVan要成為全球唯一現金交易的獨角獸了麽—再談香港電子交易發展

1997年9月1日,八達通在香港推出,為電子支付寫上劃時代一頁。八達通有多好用,我以為毋需多講,但也因為「隱善揚惡」,只道香港電子支付落後,又舉了微信支付的優點做例子,使得有些人不爽,有人罵五毛。借八達通20歲的今天多說幾句,補完我對香港電子支付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