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可發行 CUSU 幣

鏈上中大學生會該怎麼建構,價值載體的選擇是個關鍵。所謂價值載體,就是我們日常稱為「錢」的東西。 大學素有象牙塔之戲稱,而學生會內閣又往往是一班追求理想,對現狀有所不滿,對未來充滿憧憬的人,兩者的乘積是出了名「離地」的組織。儘管如此,我在學生會混了幾年,見盡各種基進的意識形態,聽盡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卻從沒遇過對港元正當性的質疑,或是另創中大幣的建議。

從五湖四海聚首在一堂 鏈上中大學生會如何投票

2010.06.04

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鏈上中大學生會一定可能;關鍵是該怎樣規劃,可怎麼開展。 雖說由零開始的鏈上學生會不妨拋開所有包袱和假設,但我會假定民主治理這個大原則,畢竟威權式學生會超出了我的思想邊境,沒法討論。況且,區塊鏈本身就追求「無大台,有共識」的「去中心治理」,用人話說,便是民主。

區塊鏈上建構中大學生會,可能麼?談 CUSUDAO

10 月 7 日,臉書「中大學生會 CUSU」專頁發出聲明,表示「接納學生會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中大學生會之議案。自此,歷五十一屆,堅持由民主程序產生的中大學生會,成為歷史。」其後,中大學生報與校友周保松分別指出,學生會「只是停止運作,沒有解散」,而除非「代表會動議修章,加入『解散』條文,再由全民投票通過」,否則會章根本沒有解散的條文。坊間回應很多,有人認為會章必須堅守,否則法治從何談起;也有不少認為今時今日按章執行已經不切實際。事件還在發酵。 對此,我有清晰立場,但此文想談的是別的: 在這個科技發達的年頭,不管中文大學學生會解散、停止運作還是一切正常,想要另起爐灶,建構「鏈上中大學生會」,可能麼?

寫古仔可以當飯食嗎?LikeCoin 的前世今生

Vincent Van Gogh

圍繞遊戲的《明報–星期日生活》專欄 Ryu vs Ken 連載三年半上月正式落幕後,這是新欄 chungkin Express 的第一篇古仔。 chungkin Express 會維持每隔星期日的節奏在星期日生活和大家見面–如果我不遲交功課的話。從名稱可以推測,這次專欄的題材會比較彈性和廣泛,除了例牌會有科技和社會的互動,也許還會有創業二三事,搞不好還會有些日常碎碎念。 在此感謝《明報–星期日生活》一直以來的包容,以及老編提供的寫作空間。

中大五十年

中大五十年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gp_map lat=”22.419722222″ lon=”114.206791667″ marker=”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

歸來

歸來

新亞水塔 [igp_map lat=”22.421105333″ lon=”114.20845444″ marker=”新亞水塔” style=”ROADMAP” class=”” width=”200″ height=”200″ width_type=”pixel” height_type=”pixel” zoom=”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