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興邦

《光輝歲月》小說序

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都猜不到大陸收返香港二十週年的7月1日,會在台灣替《光輝歲月》小說寫序。

時間、地點都是巧合,事件卻絕對不是。記得4年前第一次把鄭立約到中國冰室的閣樓,談當時還未有名字的「八十年代香港故事」的初步概念,就共識了希望作品在不同媒體發表的願景。一年多以後,雨傘後社會還在動蕩之際,我們印製了少量《光輝歲月》前傳漫畫,2015年底推出了遊戲版,然後2016年又推出了互動電影《光輝歲月1988》。今天,終於,小說版面世了。

Categories
好 game 有好報

台灣的文創與科創

好幾年沒到台灣出差,上週重訪,福爾摩沙,還是那個可愛的寶島。

Categories
好 game 有好報

知足

把公司的遊戲帶到台灣發行,上週到台灣出差。

出發前的晚上在網上申請入台證,填表時除了簡潔中文讀得舒服,更因為職業一欄農、商、漁民、技師、教師、記者、作家等選項,很是窩心。填表格也會感動雖嫌多愁善感,但不怪我,我的城市從沒如此尊重多元。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來高雄跟一位台灣的年輕人碰面。來自南投,十歲開始立志當漫畫家,十九歲高中後當兵,三年打了九份工作,一邊工餘時間畫漫畫投稿,終於在機緣巧合下加入了一家遊戲公司,來到高雄,在網上發表了《鐵拳無敵孫中山》。

新台灣原味餐廳-人文懷舊館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OMG 我對這個毫無抵抗力,馬上下車。還好剛才沒太吃晚飯,挑戰十碟。

東京食堂

Categories
憨人日記

怎麽在 找個飯糰那麽難,終於找到我的 了.. 是最後一個,於是決定成了大確幸福。後來者沒有了我就高興,這算腹黑吧?

捷運西湖站

Categories
科技興邦

台灣流動數據市場不經意被邊緣化

九七年在中文大學畢業的Nik,還記得在校的幾年,台灣的講師買少見少,內地的講師越來越多。回歸後到社會工作,Nik漸漸覺得頗有好感的台灣離自己越來越遠。反而,每天看的新聞,接觸的人和事,都跟內地有關。除了音樂和阿扁還是經常在Nik生活圈徘徊,就連以往常到的仙跡岩也漸漸消失了,換上的是王家沙,新吉士以及一家又一家的上海菜館。

Nik置身流動數據業,行業中的”天子驕子”自然又是中國市場。一家又一家上市納斯特,香港主板和創業板的流動服務供應商,全都是把所有或至少絕大部分生意集中在中國市場。至於台灣,就連做得最好的服務供應商,居然也搶不到資本市場的眼球。

Nik的公司是家中小企,雖不至於看扁台灣市場不夠大,但由於資源有限,數年前開始進軍內地市場,台灣市場只得被逼擱在一旁。直至最近,由於合作伙伴要求同時將產品往台灣銷售,對台灣市場完全生疏的Nik才被蜀中無大將的公司派往當地。

兩年沒到台灣的Nik,發覺台灣的流動數據業已不是他所理解的市場。首先,市場已經完全整合,泛亞,和信,東信三家網絡商都先後被收購了,不算只覆蓋台北的PHS網絡商,主要的只剩中華,遠傳和台灣大哥大,瓜分二千多萬的人口。三家網絡商的市場分額相約,用戶都達七百萬以上。服務供應商跟它們合作,生意量容易達到臨界點,市場健康得很。再加上用戶十來萬的亞太行動寛頻這家CDMA2000 3G網絡商,走在前線的服務供應商亦不愁找不到網絡商合作。

當然,健康的市場不單是網絡商和服務供應商而已,還需手機廠,而這亦是讓Nik刮目相看的。兩三年前才剛起步的台灣本土手機廠如BenQ和OK WAP等,今天已在從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等國際廠商手上搶得不少市場份額。部份手機廠更和服務供應商開展了合作,讓整個流動數據市場變得更完整。

除了市場基建外,Nik跟幾家網絡商的初步交談中,亦發現跟網絡商合作,原來還有其他可能性。台灣的網絡商很友善(Nik相信跟榮華餅店的手信關係不大),態度開放,不但合作模式跟i-mode和夢網相似,讓服務供應商自主並分成內容收入的百份之七十五至九十,還樂於提供不同形式的宣傳和其他支援,如在WAP門戶網站上設”跑馬燈”(替換式橫額廣告)以宣傳某些服務,讓服務供應商在分店放宣傳單張等。其中,台灣大哥大更免費提供不同型號手機和SIM卡予服務供應商測試。

最讓Nik眼界大開的還不止於此,而是網絡商不但未有要求獨家提供內容,反而將服務供應商向其他網絡商合作視為必然。其中一網絡商更親自向Nik教路,提供跟別家網絡商合作的心得!

當然,家家有本難唸的經,Nik對台灣市場的”再培訓”才剛開始,往後會遇到甚麼問題仍是未知之數。但Nik可以肯定,台灣市場絕對值得港商重視,現時的輕視只是台灣在港商的議程上不經意被邊緣化了的結果。

Categories
科技興邦

同是天天捱 港台淪落人

這天,在風和日麗的上海,港人J在南京西路上的一家星巴克跟台灣的行家E喝咖啡。港人台人同時不獲“主場之利”,無它,市場導向也。

跟J認識已久的E,成立的流動娛樂內容公司,在台灣幾年,辦得有聲有色。以往J跑去台北或E跑到香港時,大家都會碰面,交流對市場的看法。但自從J把力量集中在內地,兩人各有各忙,已經久未碰面。兩年過去,大家變化很大。

E的選擇是先把台灣本土市場搞好,站穩陣腳。聽到E說出來那個月收入的數字,J只有羨慕的份兒,因為在香港,大概沒有一家公司可以達到,即使是較為接近的,靠的也是投入大量的廣告費,因此即使收入不錯,邊際利潤卻是一個問題。不過,台灣市場雖然比香港大幾倍,畢竟還是有限,即使成為台灣市場的領跑者,要進一步擴展還得看其他市場,尤其大陸。所以在台灣已經站穩了的E,正開始進行打入內地市場的大計。

J兩年前的選擇則不太一樣。沒待公司在港的業務起飛,便已將戰線移至國內,在內地建立自己的團隊和渠道等。或者,正確一點說,先在本土市場達到critical mass的選擇根本並不存在。市場小,加上生態不健全,使J作出了一個結論:先在香港本土市場等critical mass的形成,即使有日可以等到,亦將為時已晚,使得公司錯過其他市場的“機會窗口”。

相同的是,在幾大門戶網站跟數家剛剛或即將上市的SP(服務供應商)主導中國市場的今天,J跟E都在望門(檻)興嘆。兩人分別於年前嚐盡透過其他SP銷售自己內容的痛苦,然後決意,資源許可的話,必須建立自己的渠道。只是,談何容易?

E的公司主要將資源投放在短訊和彩信(MMS),但在中國,幾乎可以說,短訊的“機會窗口”已經關閉,新的接入申請,難若登天;較為可行的辦法,唯有收購已經擁有全國短訊特服號的公司。由於短訊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在下游的公司,便宜的只需要一至數百萬元人民幣已有交易,是E能力範圍以內的數目。但是,收購下游的短訊公司亦意味著要承擔短訊特服號被移動/聯通收回的風險,辛苦經營賺回來的數百萬元,隨時泡湯。

相對而言,透過兩年來的努力,J拿到了自己看重的WAP和KJava市場的入場券,同時也是個短訊SP。不過,J的面前還是困難重重。面對短訊市場增長放緩,各大門戶網站和一些專業的SP都逐漸把重點放在WAP和KJava等“後短訊市場”,割喉競爭、高薪挖角等,都是常有的事。亦有部份競爭對手,由於不管版權,無需背負內容版權費用的包袱,少部分怎至無所不用其極,濫收費用,使得稍有良心的J要在內地市場爭勝,難上加難。如何在最短時間把生意做大,避免被淘汰和收購,是J眼前馬上要回答的現實問題。

細小的本土市場,使得香港的流動內容供應商都沒把力量集中在香港市場──即使是規模最精簡、幾個畢業生自組的公司。像台灣公司等先在本土市場壯大起來然後向外拓展的邏輯,在這裏並不適用。但是,亦正因為細小的本土市場,逼使整個行業全往外看,部份甚至背城借一,將大部分賭注押在外/內地市場,有時亦因此而能早著先機。發揮阿Q精神看待之,未嘗不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