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8 獨處的時候

淡水河畔公園

今天 LikeCoin 鑄幣三週年,昨天為了慶祝,加上星期日好天氣,ibikeYouBike 從樹林出發,經三峽橫度大漢溪到鶯歌,再一直往北騎了四十幾公里。因為逆風騎得很慢,到淡水已經錯過了日落。為扮感性,在金色水岸坐了下來,矯情造作地拿出耳機,聽了〈獨處的時候〉和〈彼個所在〉。

2020.04.01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四月。2020 過掉 1/4。哥哥死忌。愚人節已過氣,沒有人想得出比現實更荒唐的事。 不知道該說世界變得很快還是變得很慢。五週沒聊,世界翻天覆地;但同時所有事情的節奏都慢了下來,人和地球都多了休息。常聽人祈求「回復正常」,嚴格來說只是「回復原狀」,至於原狀比較正常還是減慢後的生活節奏,增加後的個人空間才比較正常,也不好說。反正,希望大家身體健康。

2020.02.23 Remember Me

林村河

是日二月初一。 家裡幾十年來一向不拜神,即中式上香那些。家父過身後,不知從何時開始媽會在初一十五著人買些東西,放在爸照片前,加雙筷子。說不上是供奉,但如果說買些東西給爸「吃」又好像有點奇怪。總之就是除了平日的蘭花和水果,再擺放些他生前喜歡的食物。

2019.12.27 台北某個地方

冬 兩天假期後早機來到台北,參加明天 WordCamp Taipei 前的晚飯,跟其他講者、籌委聊了一下,當然又是三幅被地告知 LikeCoin 的進展。以前我通常每個月會看到幾位籌委,但六月後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再沒有去過 WordPress 聚會,也就再沒見過他們。本年的 WordCamp 剛開始籌備時也想過當志工,還好沒有,不然肯定是個極不負責任的志工。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anitamui #ckxpress

香港人,好累。年底回顧展望不夠忙,一天到晚追著幾個偷鮑女子,鞭打的鞭打,恥笑的恥笑,然後有人開心大發現SCMP報導幾個名字用普通話拼音,論證大陸移民才會如此墮落,然後又發現其實是記者自己翻譯拼音時用上英文,一時無語,又然後又發現記者是大陸來港,又可以論證大陸來的記者才會如此不專業。世界很大,很多事情需要關心,很多美好值得欣賞,如此議題設定有如自宮。七百萬人也好,十三億人也好,裡面有著著各種各樣,多出色到多無恥的人,如此簡單的事實,不懂的人,是根本不想懂。身份認同很不容易,但透過否定則簡單得多,有如要完全列出質數是有些數學家窮一生解決不了的難題,但要說出質數不是2的倍數不是3的倍數不是5的倍數。收音機雲妮鍾情在悼念梅豔芳的死忌,紛擾聲中,梅豔芳的歌就是清泉。

你的寓意是甚麼?

日前許志安在《中國之星》演唱張學友的《怎麼捨得你》,評判之一崔健問道:「我知道这首歌是上一个世纪的歌对吧?所以你唱,让现在的观众,年轻人听一个老歌,而且用广东话唱,你的寓意是什么?」上好題材,在當下的氛圍,被名筆用來大做文章,指中港如何從球壇決裂到樂壇,自然不過。

第二人生

多得朋友幫忙,今年難得撲到五月天演唱會的票。一直喜歡五月天,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們的歌詞。鼓舞人心的歌不是沒有,但勵志得來毫不離地的卻是少之又少。五月天的歌詞貼近生活,偶爾取材於身邊的娛樂,比如《三個傻瓜》和影射《少林足球》的《鹹魚》,還有取材自遊戲《Second Life》的《第二人生》。

後青春期的詩

連續幾年錯過五月天的演唱會之後,今年終於參與了最後一場DNA演唱會。很讓人投入,所以說「看」、「聽」感覺都不是很準確。 好得沒話說。五月天在香港說不上主流,但已經不算小眾了,比我才知道原來會唱歌的林峰多開一場,還好吧。我以為五月天觀眾群是比較靜的,但我完全錯了,百份之九十的觀眾都是從第一首歌站到最後一首,該和唱的都懂得和唱。國語歌,我理解,我也懂一些,但,嗨,台語都懂,太超過了吧!? 安歌了兩次,十一時四十五分,紅館都廣播說表演完了,大伙兒就是不走,由「啦~」到「encore」到「五月天」到人浪到「出來」都「不回家」,喊到十二時十分,工作人員出來拆音響,大伙才終於投降了。 如果你/妳不認識五月天,或許會奇怪我怎麼老來當迷哥,玩崇拜偶像了。我不否認,但要澄清:

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

上個周末正好在香港,難得地看到陳綺貞演唱會。非常好看。周末也因此過得很開心。 第一次看她的現場(不知怎的漂亮了),演繹得很好,比唱片還要好。 看、聽《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時,有種毛管動的感覺,但不是因為很難聽,正好相反。 才知道原來聽得動容也會毛管動。 *較早前在墾丁的演唱,沒有香港的好,畫面也很差,反正聽得清楚就是 回到北京,這個周末正好陳綺貞正好也在這裏舉行兩場演唱會,我的感覺卻是很不一樣了,很不自在。 又搬了房子,而這次是臨時的,完全沒想要安頓在這裏。搬家的箱還沒打開,不打算打開,方便隨時再搬。不知道還會不會租房子,還是住酒店算了。北京的朋友不約而同幾乎都在奧運前後走光了,很多去了上海,有些回了香港,還有些去了其他地方。 一下子,居然由很適應北京,又變得像個過路人了。 周末不知要怎麼過,反正兩天以來在茶餐廳坐了近二十小時。可喜的是終於把積壓的文件清了。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今天母校校友日,跟父親和同是校友的哥回到小學。重聽小學校歌,發現原來跟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歌有七分相似 -_-! 校歌是這樣唱的(是校友的就知不含誇張成份):   嘉木環翠氣清新 碌蔭窗ling徑幼靜   剩跡名山近 照暉晚下明   new預化向怨歌眾 四試篤恕絡冀仲   kit燕課技蟻蚊 聖偈善燕星分   cun劍校帝翁ai 敦鬢lap幸   聖mo慕店星心 幼柯銘 潔餓幸   傳勁師將 校順相親   燒瀝殼 莊志盛   宏揚校譽 譬振駕勝      *        *        * Google了一下,找到校歌的原文和midi,分享一下:慶生的窩。 慶生同學有一個很有趣的推測:這校歌本來是用普通話唱的。我試了一下的確也覺得很順。又或者,填詞的人不懂廣東話? 在網站裏的「歷來校歌」欄目裏,除了這首小學校歌,還有聖母無玷聖心書院,和新亞書院的校歌,即原來我和這位不認識的慶生同學小學、中學、大學都同校! 有趣的是,慶生學弟在我畢業的一年(1987)入讀同一小學,然後1993年進中學,我又是剛好從中學畢業進中大。緣慳兩面,現在還是穿越時空,找到了慶生學弟2000年做的網頁。謝謝有心的慶生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