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21 – 請回答 2022

該來的總是要來。做回正常人,上週確診了武漢肺炎,不,新冠肺炎,不,新冠病毒傳染病,不,新冠感冒(如有劇情需要,定當配合當局持續更新)。

本打算如常寫(熱血)硬派文章,但想想覺得太自以為是,不夠尊重大自然的力量,還是趁機面對一下自己的渺小。況且,年近歲晚,世界盃後恐怕很多人已經進入假期模式,我不休息恐怕讀者也得休息。

正好,我在馬特市收到「請回答 2022」連鎖信,恐嚇我不回覆會帶來厄運。於是狡猾地一稿兩投,以連鎖信同時權充週報。


1. 2022 年就要結束了,請記錄一件今年你最想記下的事情。

在美國小鎮跟中學老師、同學聚舊。

細節就免了,反正都只是極度瑣碎的亂聊。事實上,這件小事之所以重要,正正在於它提醒了我已經忘掉的,生活上也存在著沒有公共性,不追求意義,甚至很「無謂」的瑣事,比如種植、嗜好、甜品及家務。

這些瑣事本身可能沒意思,但因此而跟人產生的鏈結,卻會變成意義。

2. 疫情第三年,每座城市、每個人的日常開始變得不同。今年你失去了什麼?又試圖恢復、重建什麼?

實際上發生得更早,但發現、強烈感受到應該是今年吧,我幾乎完全不看新聞。至少,這是我學懂語言以來,看得最少新聞的一年。

這算是在回答麼,問題是我失去了甚麼。當然是在回答:我失去了新聞。這裡失去了新聞。

我當然沒有無視繼續留守崗位,和在最惡劣的環境迎難而上「辦報」的新聞工作者。相反,我對他們敬意更高了。

3. 請描述一位今年遇到的,會令你牽掛的人或物。

滿島光

是的,我也看了《First Love》,也看醉了,頭暈轉向。對於滿島光,大叔的抵抗力為零。

我輩都是喝日劇奶水長大的,《Love Generation》、《Long Vacation》、《101 次求婚》——如果你以為我要曬出看過多少,你錯了,我要說的是我竟然一齣都沒看過。要說為甚麼,我也說不上來,大概是當時正好遇上那個年紀很典型的人生經歷(假裝記不起),消沉了一陣子(假裝時間很短),甚麼都不想看吧。

在 Netflix 發現《First Love》時它才剛推出來,還沒爆紅,就鎖定要看了。不是我的眼光很好,而是它觸動到我的哪條神經了。或許是《Love Letter》的感覺,或許是宇多田光的呼喚,又或許是埋得更深的細節在感召。比如,如果劇名沒用上英文而只叫《初戀》、劇照用上年輕演員(這其實不是細節而是死罪),我會直接跳過。

我沒打算分析《First Love》的剪接、伏線、道具等各種,YouTuber 都講到爛了。反正,開場沒多久就被迷住了,明明那衣不稱身的司機制服很難看,配合滿島光的演出,感受到卻是也英跟生活的格格不入。

不消一會,我就乖乖地接受純愛的不現實,橋段的老土,劇情的俗套,盡情地享受畫面、音樂和滿島光帶來的聲色味盛宴。略帶爭議的第九集,我當成一個補完的 p.s.,可以有,但是沒了也沒差,我不介意重看十次第八集最後三分鐘,那段明知會怎樣發生,卻被滿島光演得夭心夭肺的 MV。

感謝《First Love》,感謝滿島光,讓我稍事休息,以隨時都能翻看的小確幸,彌補年輕時錯過的小缺陷。

p.s. 以前說懷舊,總是想到七八十年代,頂多是九十年代。忽然發現,現在懷的,已經是千禧後的舊。還把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其他 CD 和雜物存在迷你倉的我,不知何時才會去解開時間膠囊的封印。

4. 2022 年,有沒有什麼時刻讓你感受到強烈的情緒?最後是如何與之相處的?

我沒有強烈情緒的,出名面癱。相對於怎樣跟強烈情緒相處,可能我更需要的是避免麻木,唔好慣。

當然,麻木往往就是試圖跟強烈情緒相處的結果。

硬要問我怎麼跟情緒相處的話,可以看我一年前寫的〈超級地球人〉

5. 過去一年,你能說出一個被他人影響的觀點嗎?

從缺。原因四選一:

A. 太少讀書和看深度評論
B. 演算法讓觀點不同的人避開了對方
C. 所有人都已放棄治療,各說各話,沒打算也沒辦法影響別人
D. all of the above

6. 相比去年,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會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從頭到腳全面淪陷。

眼睛越看越朦;牙醫警告大牙可能要拔掉;後頸作痛經常事;左肩膊難以伸展,初次理解到不求人並不多餘;屈曲後站起來右膝好痛,演出來不及從巴士上層迅速下車的窘態;身體各種指數… 對了,前年體檢醫生好像要求我跟進點甚麼,忘了。

托復必泰鴻福,染疫的我問題不大。就是喝水,睡覺(咦,怎麼說得好像平時不用喝水睡覺似的)。胡亂買了盒止痛藥,卻放著幾天沒服用,都後悔沒保存好收據去退換。台灣的紙本作業實在太多了,總是一兩天就被各種收據發票塞滿口袋。

沒吃藥除了因為沒怎麼覺得痛,也是因為我本來就絕少吃藥,誇張得連怎麼嚥藥丸也還沒學會。至於是因為太少吃藥所以不會嚥還是反過來,就不好說。

各種訊號都在清楚說明,我的身體就是一台「錢七」,是還能動沒錯,下坡時甚至可以像台暴走的 AE86,但再不主動入廠檢驗,就會由拖車代勞。

會在 2023 跟進,暫時還不想死。

7. 請分享你今年新發現或持續耕耘的領域。

絕對沒時間沒能力開拓新的領域,持續耕耘自由三幅被:財務自由、出版自由、民主自由。

即使來來去去只是三幅被,要編好就已經太多了,我能力很有限。所以 2022 年的一大重點是透過《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在法定貨幣》,小結財務自由,同時開始實踐出版自由。

8. 今年最想分享的一本書/一部電影/一張照片/一句話。

今年的好戲很多,更可喜的是港產片回復生氣。當然,以產量和票房來說,跟所謂東方好萊塢那個年代還差很遠,但我毫不重視這些,產量少一點更好,況且如果每部都差不多,一年一百部港產片有甚麼意思。我寧願港產片維持低產,但拍出自己的特色,尤其是這個地方獨有的議題、場景或者是質感。

但要找一部出來分享,我想說兩句的反而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終》雖然是去年的電影,但我乖乖等到它在港上映,才在 UA6,不,Movie Town 的大屏幕觀賞。

看《終》及新劇場版的其他篇章,感覺既不像看新電影又不是重看舊片,卻更像是跟老朋友聚舊,說一聲別來無恙,聊昔日的種種,問「假如當時…,會有怎樣不一樣的結局。」

我不確定其他人是否有這種感覺,但看得出觀眾都不怎麼年輕,更完全沒有父母帶著小孩一起看(真有的話,相信也是小孩陪父母看)。有點像看鄭伊健演唱會,觀眾之間有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以上說的「假如當時…」,可能是個人的選擇,也可能是命運的玩笑,都會帶來另一個可能世界。比如以前一向喜歡明日香,在《終》這個可能世界,卻更喜歡美里了。我不知道怎樣分析自己這個轉變。雖然不排除單純是到了大叔的年紀,不再依戀少女而懂得欣賞熟女這種猥瑣的心理,但我依稀覺得,有深層次一點的原因。

動畫不是用「拍」的,沒法像《Blade Runner》般透過剪接說出不同故事,最終給忠粉一個圓滿的「final cut」版本。EVA 廿多年來,經過電視版、兩次劇場版等多個版本後,這次以充足的時間和預算,把故事完完整整再說一遍,而且為每一位要角都安排好終站,不再留有懸念,不再留下遺憾。

我記得,片尾工作人員名單全部播放完畢前,偌大的戲院沒有一個人離開。到名單最後一個名字出現,亮燈,大夥好像反應不過來似的,一時間不太能接受,這趟真的完了,怎麼辦。

我忽然作賤地感到,廿年來作品欠著觀眾一個完滿的結局,觀眾欠著作品一顆分析的同情心,原來也是一份遺憾美。

我們要互相虧欠,要不然憑何懷緬。

9. 請填空:2022,___ Matters.

Freedom

不過,又豈止 2022 而已。


延伸閱讀

  1. 請回答 2019:Days are long but decades are short
  2. 請回答 2020:裸辭迎新歲
  3. 請回答 2021:斜槓大叔與暢泳小鴨


Posted

in

by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