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憨人日記

2020.02.23 Remember Me

是日二月初一。

家裡幾十年來一向不拜神,即中式上香那些。家父過身後,不知從何時開始媽會在初一十五著人買些東西,放在爸照片前,加雙筷子。說不上是供奉,但如果說買些東西給爸「吃」又好像有點奇怪。總之就是除了平日的蘭花和水果,再擺放些他生前喜歡的食物。

今天初一正好週日,我早上去買些燒肉和布拉腸,前者算是標配,後者是自己想在爸吃剩後拿來當下午茶。不知道初一、十五這些習俗從何而來又所為何事,但我會簡單理解為即使月有陰晴圓缺,心裡總還是記得;忘記,會讓一個人真正死掉。於是即使我很抗拒迷信,也覺得還好。(放了六個鐘的腸粉很難吃就是了 ¯\_(ツ)_/¯)


過身於三年前,剛二月初是他死忌。上封郵件有提到,當日我在台北,本有個老朋友同行。這位移民海外的朋友,三年前剛好也是春節回港探親友,每天排得滿滿的他跟我約時間碰面,我說越夜越有機,願意過來沙田醫院找我就好。不過當晚接近凌晨,他快要到達醫院之際,爸靜靜走了,我就跟他說,別來了。然後三年就這樣過去了,這個月又跟他碰了兩面。

過幾天週五是爸忌辰,如果天氣好而抱恙的媽肯,希望能出去走走,畢竟最近天氣非常好,春天和冬天互爭身位。


照片是上週經過林村河時隨手拍。在沙田出生長大居住至今,但近年已經越來越少去,準確點說少去的是沙田市中心的商場s,一個月不一定會去一趟。相反大埔墟因為跟火車站稍微隔了一段路,小店和風貌相對得以保存,會經常去。而且很重要的是,白鷺很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