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賞公民升級:公地不忘,創作之本

少喝一杯咖啡 共創一個生態

「讚賞公民」運動始於 2019 年 1 月 1 日,旨在鼓勵普羅大眾回饋創作。所謂普羅大眾,是指非技術愛好者,甚至或許並不寫作,但願意支持創作的人。 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基於這個定位,讚賞公民的設計務求做到讓用戶無需學習技術,從註冊到日常使用,根本不會看到區塊鏈、密碼貨幣、錢包等「火星語」。

許願池:讓用戶販賣商品的 Matters 市集

該圖片由 олег реутов 在 Pixabay 上發佈

Matters 和 LikeCoin 都有體貼的用戶群,也有同一個煩惱:用戶老在問,你們怎麼賺錢?問題是尖銳的,出發點卻是窩心的,這反映用戶不是單向接收服務,也是在關心,在參與。 作為也是非常關心 Matters 的用戶,我許願想要的,是一個 Matters 市集。

這是最開放的年代 這是最封閉的年代

Medium 如何演繹 medium #5 (Image credit: Alan Levine) 世界變得快到一個程度,這一系列關於 Medium.com 的文章,上一篇還在討論臉書用戶移民 Medium 潮,來到第五篇,要討論居然是 Medium 用戶移民開放網站潮。 先旨聲明,兩個所謂「移民潮」都很可能不成氣候,我但願那不會流於先知先覺者的小打小鬧,但一個平台做大了,可不會說垮就垮,尤其是封閉系統是讓人過得很舒服的。按「像南京大屠殺死三十萬人才算屠城,死一萬幾千的不算」這邏輯,無論臉書、 Medium 還是香港正在面對的,都算不上移民潮。

左而不膠 淺談開放商業模式

cc global summit alexendous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二) 如果有人說我左膠,此人大概沒有接觸過世界其他角落的一些腦袋。去年我在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全球高峰會分享如何利用區塊鏈作底層,讓分享內容有利可圖,與會者有彈有讚,最負面的回應是,我污染了共享運動。

共享創意全球峰會 2019 隨筆

先從一件失禮的小趣事說起吧。話說我主持一場閃電講,一個小時,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講者,由我逐一介紹,怎料名單在手,五個人 last name、first name 共十個字,我居然一個字都不會唸,甚至連那是甚麼語言都看不出來,好不尷尬。而這尷尬的小事,正好反映共享創意社群核心價值之一:多元。

共享創意 任重道遠

Photo by Sharkgraphic (Pixabay CC0)

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s)從 2001年由史丹福大學法律系教授 Lawrence Lessig 創立至今已有17年歷史,進入香港也有 10年,但身邊很多創作者以至公眾都對之所知甚少,又或是有所誤解。我們日常接觸的內容如報章雜誌、電影音樂、教材論文,絕大部分依然使用傳統版權制度,十分封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