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9 超級地球人

半年沒公開給朋友分享個人近況了。要說原因,其實也沒甚麼,大概是因為我沒有「work life balance」,只有「work life integration」吧,每星期的 #decentralizehk 週報,已經或多或少在分享近況了。

生活中剩下的,不是隱私,就是分享出來像小學生被老師強迫寫的記敘文,刷牙吃飯之類的平淡生活。估計你也沒興趣知道我今天喝的是凍檸茶還是凍奶茶吧。

所以我的狀態如何?

「我很好」未免太敷衍,而且也不準確。也不是狀態很差啦,挺好的——又敷衍了。但,雖然人生海海,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在極惡劣的社會環境下,我實在稱不上非常好。

嘮嘮叨叨,我的狀態到底怎樣呢?

我想起《龍珠》的一段劇情,有助說明。話說悟空和悟飯為對抗變成完全體後的斯路,進入精神時光屋修練,出來後長時間保持著超級撒亞人的狀態,吃飯、睡覺、休閒釣魚時都不例外。我想,好一段時間以來,自己大概就是那種狀態,或者說,是在嘗試維持著那種狀態。

我當然沒有悟空厲害,我只是地球人,而且是普普通通的地球人。所謂「那種狀態」,就是如超級撒亞人般保持憤怒… 不,我毫不憤怒,早就沒有憤怒的能力了,甚至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但至少我不想讓自己習慣荒謬和接受現狀,成不了超級撒亞人,至少讓自己如超級撒亞人的髮型般,稜角分明。

硬要我說說最近一年在幹嘛,就是讀書寫字,教學實習,吃飯喝水。一邊修行,一邊生活。修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

《龍珠》卷 26

就不能用「正常人」的語言說說近況嗎?

我試試。

  • 去年七月出版的《區塊鏈社會學》,第一版 2000 本基本賣光了,市面上如果還看到的話,都是碩果僅存(還不去搶購?說不定能炒啊!)會加印一版,據說十月底左右出版。
  • 前前後後辦了幾次讀書會,分別在台北、南丫島、甚至透過書信;下周會在「銅鑼灣」,稍後在西貢。雖然每次的人數不多,但跟認真讀過自己作品的讀者交流,哪怕只是幾位,對話就很有份量了。
  • 年初開始(號稱)全職寫作,還沒餓死。本來唯一一份穩定收入,蘋果日報的稿費,也沒有了。成功「清零」,恭喜政府。
  • 用台灣的說法,我是「寫作/教學/創業」的斜槓族。我雖然不希望成為 LikeCoin 的中心(aka 絆腳石),但也確實放不下,而且暫時還有能貢獻的事,於是由全職變志工。況且,我不是小說家,寫的主要是科普,如果我真的不管 LikeCoin 全職寫作,恐怕用不到幾個月,就乾塘了。
  • 五月教了一次《區塊鏈社會學.財務自由》。自覺不適合教學的我,在民間學院沒有太多框架的模式之下,效果還不錯,課檢的評價居然很好(謎之聲:因為不滿意的早跑掉了,也懶得在課程最終反饋意見)。
  • 除了幫到別人達致「財務自由」,教學跟創業一樣,某程度上也是寫作的原材料,幫助我保持對區塊鏈的新鮮人保持觸覺,和有一個語境跟新一代溝通。
  • 偶爾有些大學的 guest lectures,比如港大的 “How to make (sense of) money“,很有趣。另,也是在港大,負責兩位 Sociology 學生的 mentorship,研究 “Can blockchain technology contribute to a new democratic capitalist society?“,拿了個 A(我自己讀 Soci 沒拿過 :)
  • 但花太多時間教學,有時又會覺得,糟糕,我自己好久沒進步了。話雖如此,還是決定再次開班,本月底開始到年底。這個冬天不太閒。
  • 有出版社問過,自己也想過,是不是該再寫一本書?如果說去年我透過《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完成了鋪陳的區塊鏈與自由的關係這項主線任務後,那麼,面前至少還有三條支線任務財務自由、出版自由、民主自由。
  • 當中,財務自由相關的文章最多,寫過 40 篇,我猜 8 萬多字吧,還有課程的素材,而且也是最多人最關心的。說不定,我會以〈所謂我不投資,就是 all in 投資在法定貨幣〉為主軸,進一步演繹成一部完整的作品。
  • 我不斷告訴自己,關心金錢不是市儈,管理資產是生活的基本技能,「懂理財,才有實現理想的餘裕」,那是我自己寫的。我想,為人充權,學會理財,達致財務自由以便追求理想,大概是這個時勢之下,我能做的最積極的事了。

就不能寫寫吃喝玩樂麼?

好吧。

  • 以前的賣飛佛蘇波榮,以黑窗里之名在深水埗重開了。很開心,經常去。自由定價模式進化了,保持一款主食自由定價,其他的明碼實價,我覺得這樣很好,在堅持和實踐之間,找到可持續的平衡。
  • 跟兩位台灣朋友吃飯,送了阿布泰的獅子山口罩給他們,滔滔不絕講了一堆獅子山的梗,結果惹來香港獅子山八號風球。
  • 跟一些年青人露營,感覺是我的最後一次了。就算還有精力去,也不能再跟年青人一起去,因為…
  • 一、我從來都很怕浪費,盡力把桌面的剩菜吃完。然後,鄰座說,「kin 比年青人還能吃呢!」那一刻,我頓覺身旁的這位年青人,這麼近,那麼遠。
  • 二、我已經不太喝酒好久了,既沒興趣,也不想浪費時間。推掉年青人的賣醉活動,tentmate 誇我會「養生」。第一次被讚懂得養生,才知道自己那麼抗拒被養生。

拜託,我還在打拼好不好。

我只是物慾躺平,生活躺平,表情躺平而已。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民主自由,作品每週五發表於 #decentralizehk 週刊。

這些文章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如果你相信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付費訂閱,支持我一直做下去。

辛勤的文字工作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