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占占人:從拉闊香港辦公室到香港價值

創業十幾年,朋友把我戲稱為高老闆或者「膠總」也好久了,但我一直避免老氣橫秋的向同事說教。直至最近,發現即使自己的氣不橫秋,畢竟是老了,於是久不久跟同事談起香港的價值來。夠老套的。

既然話題打開了,乾脆繼續把話說清。而談這話題,一年裡面大概沒有比今天更合適的日子。

兩年多以前,我決定從北京回到香港,重新建立團隊。上至股東,下至朋友,都問為甚麼。言下之意,國內的工資便宜,既然公司已經在國內站穩陣腳,何必反過來在香港招聘?當時公司在國內一百多人,三個港人--三個都在國內多於香港的人。一言蔽之,香港辦公室沒有存在的必要。

我既然是這樣決定,固然是不同意這個看法。重新組織香港辦公室可不是為了辯解自己多花時間在香港。犯不著那麼複雜來辯解。

面試香港同事,有幾個問題我幾乎必定會問:怎樣看大陸?怎樣看到大陸去工作?大陸的人才那麼多,香港人還有甚麼價值可言?

也許是因為港府的「公民教育」很成功,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幾乎清一式是「經濟發展很好、很先進」之類,負面評價不多不痛也不癢,更遑論深刻的批評。

對第二個問題的回應也是很大程度的異口同聲:「不介意」--未知是否投其所好,覺得我會要求同事回大陸。然後多半會補充一句出差沒問題,長駐就最好不要了。潛台詞是,看在經濟發展強勁份上,我能接受和忍受那個破地方。換了如果問要不要去日本工作,恐怕要吐飯答應了,還會說「不介意」麼?

第三個問題,老實說,自問很刁難人,尤其是畢業生,畢竟我自己在大陸工作十年,尋尋覓覓,也只能淒淒慘慘戚戚地有點模糊的概念而已。再一次,得到的答案都是相當接近的,不外乎是香港人的視野比較國際化、能力比較強、比較有創意之類。有時,我嘴邊那句「才怪」好不容易沒有脫口而出。對事情的想法那麼標準,難怪要辦通識教育。當然,唸過港府的通識教育回答起來也許更標準,甚至知道每一個論點佔幾分。

真的,我太刁難別人了,人家找份工作而已。但我覺得,這個問題同事自然會面對,和公司國內的同事相處需要面對,就算去了另一家只有香港人的公司,一樣得面對。我不問,同事也得問自己。

就像我也常常問自己幾個問題,幾個在我看來是同一個問題的問題。香港的價值是甚麼,香港公司的價值是甚麼,香港人的價值又是甚麼。有時我好像懂得,但更多時候,我自覺體現不出來。

現在公民教育的課本怎麼寫我不清楚(無眼睇),但還記得我唸書的時候,殖民地政府透過EPA課(Economics and Public Affairs)灌輸給學生的是香港以前是個小漁港,然後英國人來了以後我們變成轉口港(entrepôt),欣欣向榮。皇恩浩蕩。簡單來說,左手來,右手去,賺一筆。回歸之後出來社會工作,還沒來得及享受這種無本生利的中間人定位,已發現這首歌漸漸唱完了。更多看到的是,港人操著極爛的普通話,以國際視野廣半點,處事靠譜一點,資本多二點等優勢,在東莞、深圳等地當起老闆或者高層管理。不無慚愧,我也乘了一下這末班車,半稱職的當起這種角色。

又過了幾年,中國加入世貿,改革開放三十年,互聯網爆發以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除非你賣的是金融、地產、奢侈品。那些以為生意好是純粹因為自己很了得很專業的港人,有意無意去忽略的事實是,假如不是財產在大陸沒有保障,不是那些或灰或黑的財產得洗一遍,不是填補靈魂空虛的奢侈品在大陸被徵收重稅的話,這些產品無論如何賣不了這個價錢,賣不出這個數量。

不,然後還是有然後的。然後就是,我們是時候理解自己的價值不是與生俱來的。也許曾經是,但不再是。有些地方可以靠天然資源交叉雙手過富裕的生活,有個國家靠印鈔就能領導世界,有個政府企圖抱著大陸的大腿,對老闆的錯誤視而不見,但求每年求點施捨向財團和市民交功課。假如我們沒有這種福份,或者不屑吃這口飯,我們就得自強。我們並非生出來就比人有創意,在互聯網的年代更不見得有甚麼比別人廣的國際視野,我們可以做、應然做的,唯有不亢不卑,加倍努力,死守誠信,高度廉潔,堅持創造出有價值、有人埋單的產品和服務。

經濟以外,生存以上,我們能做的更多,更積極。經濟老本雖然逐漸消失,但香港畢竟很幸運,積累了大量無形資產。不但有ICBC,還有ICAC。有健全的法制,有三權分立,有牆外的互聯網,有說人話而不被和諧的自由,還有維園。雖然大都跟國際標準差一點,卻又總比中國水平高很多。在香港生活久了,有人會不期然覺得這些皆屬理所當然,或者可有可無,意識不到如果不堅持,劣幣會驅逐良幣。

有一點我同意港府,中港融合是大勢所趨。我從來不反對融合--如果一個在大陸工作十年,現在依然每週過深圳河住平民旅館的人算反對融合,那些一年去幾趟面聖,住住總統套房的人算甚麼?但融合不是迎合,不是純粹的少數服從多數,更絕不是自宮似的閹割掉自己的優勢去全盤接受。融合是理解對方,認清自己,欣賞對方的優點,堅持自己的核心價值。

是的,二百倍的人口、一道高牆、強勢政權、強勁經濟,很多時讓我們很無力,自覺螳臂當車。但唯有堅持,我們才能對得起歷史賦予的超然地位。也唯有擇善固執,我們才能體現出自身的價值。

何況,相對於以人肉擋著坦克,這點堅持又算得上甚麼?

--於山景市,美國西岸時間六月三日

p.s. 後記:有人問我 [占占占人] 點解,於是我換了置頂圖來解釋。

18 replies to “占占占人:從拉闊香港辦公室到香港價值”

  1. 如果還有所謂什麼 “香港價值” 的話, 我想是那個越縮越細的integrity, 以及那個相對公平公義的價值觀吧!

  2. 現在港人的核心價值, 是由小開始被家長灌輸的. 大至上是: 拜金, 自私, 短視.

    自從有互聯網, 加上大陸字幕翻譯團, 香港人再不能在國際視野上得到任可優勢. 當大陸人追美劇的時候, 港人還在看陳豪和胡杏兒.

  3. 近來多了個上海老闆,與她意見上不無衝突,北京同事好心跟我說,不要跟她對著幹,每個大陸老闆都一樣,派我去大陸做一年就知道了,我反問北京人,你覺得大陸公司的efficiency高嗎?她說:很低。自問我只是”不亢不卑”地死守自己的工作,事事唯命是從對事情來說有害無益,恐怕香港人就是比大陸人硬頸,難被武力征服。這句說得好,”融合不是迎合,不是純粹的少數服從多數",這句話鞏固了我的信念。

    1. 其實我很抗拒把事情generalize,說大陸的人怎樣,香港的人怎樣之類,寫的時候也猶豫了一下。

      反正那裡都有很棒的和很笨的人。我們的北京經理就非常好。

      我完全相信妳對老闆的判斷啦,只是說那不代表大陸人都是那樣。

      總之祝妳好運啦!

    1. 我還以為已經說清楚了呢。哈。

      或者很簡單的這樣總結吧…
      反正我相信香港的團隊會幫我和
      幫自己證明團隊存在的價值。

    2. 其實自九龍塘office後,我們HK的GIL&MOFFY”老人家”们,其實默默證實了一些價值(不知道是否為HKV);
      尤其是“胜利道”office…. 很“山寨”,没有“Life”, 但很有”feel” …. ;

  4. 其實香港人的確比大陸人有好大的優勢系度。
    無論系政策定教育。至少唔會好似我地咁,乜都俾人和諧曬乜嘢都只可以有一把聲音。

    雖然我唔系好清楚香港的教育到底系點,不過大陸嘅教育,除咗“填鴨”都仲系“填鴨”,依家仲慘。分數決定一切。 個個讀書考試都系為個分數,本質所有嘅嘢都被忽略曬。

    出到黎做嘢,就好似讀書咁。只不過個“數”變咗,唔系為分數,而系錢數。無目的,無思想,老板叫到,咩都可以妥協。

    不過講真,依家隨著發展,大陸人同世界嘅距離系真系縮細咗好多。雖然依舊有棟墻系度,但睇到嘅嘢都比以前多咗好多。
    大家之間嘅優勢距離其實都拉細咗。

    如果一直都以為自己嘅優勢會保持落去就放鬆嘅話,咁唔使好耐,連依啲優勢都會失去埋。

    世界不停咁系度變,要有進步,就唔可以同比自己條件差一點嘅人比,要比,要睇,就要向比自己好嘅人睇, 咁先可以不斷進步。保持自己嘅優勢~

    1. 雖然很多時候,人會看不見自己的短處,但也有些時候,自己對自己的優勢會視而不見,反而別人更能看清。

  5. 那天18万人(支联会数据,警方说8万多)23年的维园坚持,现场的气氛很令人感动。

  6. 在我这个大陆人看来,相对大陆来讲

    香港的价值:
    1. 没有GFW为首的一系列资讯审批,只要你愿意,能获得比较全面的资讯;
    2. 中英文教学;教育资源上博采中西之长;
    3. (虽然都是应试教育为主) 不会从小到大不间断地地迫学生上假大空的”思想品德“、”思想政治”、“马克思概论”。相比大陆同胞,16年学业生涯下来,省下的时间都有两三年。重点是不会向学生灌输要说违心的话才能pass的惯性思维;
    4. 廉政公署;
    5. 好用的passport

    得益于香港的价值,香港人的价值是:
    1. 眼界比较开阔,更国际化;
    2. 普片来讲责任心强,有承担;
    3. 退可守进可攻,在大陆人还在苦恼户口问题的时候,只要愿意,香港人可以选择做世界人

  7. 拖了那麼久才回,一直覺得想說什麼,但不知怎麼說。只好重用回應:
    雖然很多時候,人會看不見自己的短處,但也有些時候,自己對自己的優勢會視而不見,反而別人更能看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