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臉地借 sing kei yat seng wood 的版面賣個廣告:本月中我會在民間學院開課討論 kui fai lin she wui hok,探討區塊鏈作為公民科技如何介入經濟、公共討論、代議政制以至社會管治,課程已經額滿。

簡單加密擊退五毛

用上粵語拼音,星期日生活真箇是先驅,必須一讚。十多天前,港人被「五毛」煩瘋了,在面書紛紛改用粵語拼音貼文,一下子整條動態列表全是火星文,立時發揮功用,大部分五毛看不懂,無從留言,只剩下看懂的「舊港人」對話。但好端端的「區塊鏈社會學」課程又何解要用上廣東話拼音?課程粵語講授固然是,但真正原因是「區塊鏈」這個「敏感詞」被面書看到,民院多番張貼廣告通通被禁,最後靈機一觸,用上 kui fai lin she wui hok 蒙蔽過審查機器,才終於貼出廣告。有注意面書動向的或許會問,咦,它不是自己也在搞區塊鏈 Libra,還在美國國會大談區塊鏈跟政府並存共生嗎,怎會把區塊鏈當敏感詞?不許百姓點燈早是常識,只要沒有機制制衡,政府、面書,任何機構皆如此;保密、武力,任何權力都一樣。

這種避開國家機器和企業霸權審查的民間智慧,廣義來說正是密碼學,把「加密」為 sing ,「加密」為 kei,懂得這套規則的能看懂,其他人就算截取到對話都沒法理解。

「驚就唔好出街」

對抗監控,邏輯上有兩個進路,第一固然是別讓老大哥看到聽到,即是長居深山,溝通只能當面耳語,而且用手遮擋避免被讀唇,兼且應政府呼籲「驚就唔好出街」。不接受這樣,只剩下第二,讓老大哥即使看到聽到,都看不出聽不出所以然,即是上街要蒙面,通訊要端對端加密。當下建制派提出的禁蒙面法,跟 FBI 要求 Apple 協助解鎖 iPhone 以至總體對加密技術的負面態度,歸根結柢都是同一套核心邏輯。

雨傘運動有過這樣一幕:幾位蒙面客衝擊立法會大門玻璃,被其他示威者制止,甚至任何蒙面客都會被懷疑是「鬼」,大大加深了勇武派與和理非之間的裂痕。五年後的反送中運動,勇和在驚濤駭浪之中大致保持團結,蒙面才是常態,素面去遊行反過來會有熱心人會主動遞上口罩甚至勸你兩句,如此 180度轉變源於 2016年旺角衝突案中盧建民、梁天琦等人被控暴動罪重判六、七年監禁,群眾為了在嚴苛法令中保護自己,紛紛變成 faceless。

從 Facebook 到 Maskbook

要在現實生活保持私隱,戴口罩就可以,要在網上保持私隱,可就有點學問。事實上不論是警隊還是人民,都不斷有人因為 Facebook 洩漏個人私隱,或是乾脆被起底。明知坐地鐵容易被拍到還是得戴著口罩坐,沒辦法,它是基建;Facebook 也一樣,明知沒私隱,很多人還是不情不願地使用。有見及此,來自上海,專注密碼學和分散式網絡(distributed web)的團隊 Dimension,開發出蓋在 Facebook 上運行的 Maskbook Chrome 插件;面民安裝後,貼出來的動態會被加密,只有同時安裝了 Maskbook 的指定面友才能看到解密內容。情況就好像,地鐵接載你但看不到你是誰;或者更接近一點的類比,使用公共電話網絡通話,但電訊公司監聽不到內容。港鐵受官媒壓力下馬上跪底,在觀塘合法遊行當天關掉七個站拒絕接載示威者,Facebook 作為商業機構,打壓蒙面客更絕不手軟,馬上禁止面民張貼https://maskbook.com網址。

過往數碼龐克(cyberpunk)和黑客(hacker)才關心的密碼學和區塊鏈,隨著組織濫權、老大哥監控、人工智能科技突飛猛進,逐漸變成顯學,不懂一招半式傍身的,大概是還沒領會到在虛擬世界赤裸裸的滋味。很難怪公眾,畢竟政府除了拍些反智的宣傳片說密碼貨幣騙人之外,從未做過任何正面教育工作,相反,讓監控越益方便的措施倒不缺。

上週末觀塘遊行,示威者鋸斷並拉倒一條智能燈柱,見過 Steve Jobs 的創科局局長楊偉雄讉責,稱那是香港創科黑暗的一天。傻兮兮地深信科技興邦卻連資訊科技界選民身份都沒有的我倒認為,這是近年科技與私隱、便捷與自由的博弈中,意義最重大的一天。區區一條燈柱,讓華人甚至全世界反思科技與社會的關係的效果,抵得上政府十年的公民教育 —— 如果我國存在公民教育的話。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