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我理想中的 Cosmos

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我理想中的 Cosmos

Cosmos Hub 議案 #69「Include CosmWasm in Rho Upgrade」1 是個艱難的決定,經過慎重考慮,我投了 No,也為 #decentralizehk 投了 No。以下解釋我的決定,以及分享相關想法。

Code is Law, but

首先,這個決定跟 Jae Kwon 的空投誘因無關——慢著,我憑甚麼這樣說?說出來,連我自己都覺得沒有底氣。

是的,我沒憑沒據。以空投經濟誘因影響投票決定的可惡之處正在於此,誘因的存在,弄得就連我自己都沒法完全肯定,我的決定有否受到影響。不單是我,任何人都沒法確認自己有否受影響,甚至包括投 Yes 的,都有可能是因為對「買票」的行徑太反感,所以賭氣偏要投 Yes。

我很相信「code is law」,但並不代表我主張讓它凌駕一切概念。執行邏輯上,是的,「code is law」,程式碼的執行結果就是定論,沒有也不應該有彈性。但是,道德倫理上,社群契約(community contract)應該凌駕於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就如要訂立法律條文,首先要確立法律精神。

這也是為甚麼我發起 DHK dao,第零件事不是技術實踐,而是草擬《DHK 宣言》,因為那才是核心價值所在。所謂「共同體」的共同之處在哪,就在於它的願景與使命,程式碼再重要都好,也在實踐使命,為願景服務。

空投誘因,面斥不雅

以經濟誘因影響投票決定,或如 Juno 議案 #16 般透過議案與代碼強行剝奪資產,就如用盡各種「法治」手法去對付眼中釘的政府,聰明、合法,但不合情理,缺乏倫理基礎。可惜,社群契約的「執法」方式——面斥不雅,對「法治 smart ass」並不管用。

社群有不少人,包括我,都尊敬作為創辦人的 Jae Kwon。其實只要他陳述自己的觀點,解釋議案 #69 的弊端,很可能已足以推翻議案,何必以自己新項目的空投去影響舊項目的決策。

Cosmos 核心開發者過去合作的恩怨情仇我不懂也沒興趣,而且我也沒資格跟 Jae Kwon 的能力比較。然而,說到被自己創辦的公司踢出來,我可是前輩,而且付出了 20 年後被踢,資歷比較久:)對於昔日項目,必要時提醒,可以的話合作,不行的話祝福,就好。

無用之用

即使 Cosmos Hub 經常被詬病缺乏「價值捕獲」,我依然一直喜歡它,而且長期持有原生通證 ATOM,原因正正是它不會為了價格而刻意設計使用場景,更不會尋租(rent seeking)。

Cosmos 總讓我想起畢業後就迷上的 Linux。後者是作業系統的內核,前者則是區塊鏈的內核。事實上,談到不懂「價值捕獲」,可說捨 Linux 創辦人 Linus Torvalds 其誰;以他的本事,肯定衣食無憂,但你絕對不會在福布斯富豪榜看到這位全球最大作業系統創辦人的名字,哪怕是排到一千或一萬。項目本身也一樣,技術控當然知道 Linux,但總體而言,聽過 Android、Mi UI 的人,一定更多,但他們卻不會因此認識 Linux,更遑論付費使用。

相比 Linux,Cosmos 規模要小很多倍,但情況卻十分類似。基於 Cosmos SDK 的 Terra、Crypto.com,市值都比 Cosmos Hub 高。幣安鏈當初也是以 Cosmos SDK 開發的,但從未給過 Cosmos 應有 credits,作為 Cosmos Hub 投票權名列前茅的驗證人,幣安從不參與治理,更遑論回饋社群。

儘管如此,不論是 Linux 還是 Cosmos,只要專注產生價值,就算只有少部分人回饋社群,Linux 和 ATOM 就差不到哪裡去。反而,如果 Linus 以往嘗試去「價值捕獲」,Linux 今天恐怕就不會對世界有如此偉大的貢獻。

ATOM:Cosmos 生態的 Bitcoin

況且,相對於 Linux,Cosmos 好歹有原生通證 ATOM,只是沒有強制使用機制,而是以核心開發者的江湖地位,以及為其他 Cosmos 成員鏈提供可選服務為賣點,而當中最為社群期待的為保安共享(shared security),概念類似北約國家向美帝繳美元保護費。

再說,ATOM 跟其他數量大致持平或通縮的幣種模式不一樣,單看 ATOM 的幣價去計算持有人的進帳,會捉錯用神。首先,ATOM 通脹高,現有質押年回報超過 17%,就是說持有一年,假如幣值不變,等於賺 17% 左右。

其次,Cosmos 生態的 app chain 世界觀,使得很多專注不同領域的成員鏈,橫空出世時都會空投給 ATOM 持有人,數量多得,不是開玩笑,有時我連去領都忙不過——ATOM 持有人一定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當然,創新的失敗率很高,不是每個空投都很值錢,但以去年為例,單是 OSMO 與 JUNO 的空投,就等於讓 ATOM 的回報翻了一倍,只是單看 ATOM 幣價的局外人不明就裏而已。但是不要忘了,Cosmos 成員鏈樂意空投給 ATOM 持有人,原因之一正是 ATOM 無用之用的定位;如果 Cosmos Hub 刻意捕捉價值,成為成員鏈的潛在對手,情況很可能有所不同。

以無用為功用,以不變應萬變的定位,其實並不新鮮,最明顯的例子不是別的,正是 Bitcoin。當其他鏈都發展得要登月了,Bitcoin 還是龜速演化,你可以說它很慢,很古老,很不環保,但客觀事實是,它的不變讓它歷練時間最長,它的簡約讓它被駭的風險最低。於是,Bitcoin 雖然完全「沒用」,卻是最多人首次進入區塊鏈世界的踏腳石。從這個角度,ATOM 也一樣,只要它足夠穩健,足夠簡約,就有望一直保住宇宙源頭的江湖地位,讓 ATOM 於 Cosmos 生態中扮演 BTC 的角色。

No 是一時,Yes 是一世

最後,關於議案 #69 投 No 的決定,還有個不得不提的考慮:議案是「Include CosmWasm in Rho Upgrade」,投 No 代表的是「No for now」,投 Yes 卻幾乎是「Yes for ever」。DEX 整合於 Cosmos Hub 做錯了一次,幸運抽身,CosmWasm 的整合,卻很可能一做就無法回頭。

基於保守原則,就算是整合 CosmWasm,也應該進一步透過觀察 Juno 等已經整合的鏈檢驗其穩定性,降低零日攻擊的風險,又或者可以多等幾個月,獲得更多 Jae Kwon 新項目 Gno.land 的資訊以作比較。現時先反對議案,待時機更成熟時再評估,也是理性而合理的決定。


我是《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的作者高重建,斜槓寫作/教學/創業,每週五發表文章探討出版自由、財務自由和民主自由,全面公開,旨在普及知識。

如果我的文章有價值,別懲罰開放,鼓勵封閉,請考慮課金,款項將全數投入 LikeCoin 治本獎學金。

辛勤的斜槓大叔

延伸閱讀

  1. Cosmos Hub proposal #69: Include CosmWasm in Rho Upgrade
  2. 全「宇宙」最具爭議的議案——Cosmos Hub #69
  3. 「共同富裕」是怎樣煉成的?Juno 議案 16 事件簿
  4. 民主的試煉:Juno 議案 16 的當頭棒喝
  5. LikeCoin DAO 公投表決中:Liker 可自由選擇投贊成、反對、棄權、否決,或者不投票

Leave a Repl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