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ontheroad

  • 父親節快樂

    父親節快樂

    祝老豆、老母、daddy、mami父親節快樂、生日快樂。 從矽谷.山景市

  •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星期天,做點正經事。 沒有北京動物園那麼大那麼多動物,但也挺舒服,人不多。 p.s. 《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 – My Little Airport

  • 淘金路

    淘金路

    年初,花了整個一月份在美國。過來為公司的首個英語遊戲的推出作準備,即使其實我幫不上忙。感覺自己往後可能得花挺多時間在三藩市。 說「感覺」而非「計劃」似乎很奇怪。但的確不由得我去計劃,我只是靠感覺去估計前面的「淘金路」。能見度不高。

  • 31 days of USA: day 15 – launch

    31 days of USA: day 15 – launch

    來矽谷出差一個月,目標有很多。但大部份目標都環繞一件事﹣推出公司的第一個英文版遊戲。 推出的時間設在1月15日,馬丁.路德.金日的長周末假期的首日,因為App Store在假期的下載量比較高。但正好也是因為,I have a dream, too.

  • 31 days of USA: day 10 – Hulu

    31 days of USA: day 10 – Hulu

    號稱「中國Hulu+Netflix+YouTube」的Youku上月在NASDAQ上市,大受美國投資者垂青,當日收市價大升161%,在沒有任何盈利支撑下,市值即時超越AOL、Sohu等老牌公司。 美國人在Youku上市後趨之若驚,我倒是自從它上市後就不看了。沒辦法,人家(暫時)金盤洗手,盜版內容通通下架,少量免費正版內容只限中國IP地址,教粉絲情何以堪。

  • 31 days of USA: day 9

    31 days of USA: day 9

    GMT -8的周六,我的假期HCF。三藩市是周六,香港是周日,怎麼說都是假期,沒有誰會期望我工作。除了自己。 乾脆自己都不催促自己工作,放假一天。 我的東方胃好想吃一碗熱騰騰、有質素的湯粉。從Airbnb找回來,在Bernal Heights半山區的民宿,走到24 Street/Mission Street的Bart Station,到友人極力推介的BiRite Creamy吃雪糕,上山下山上山下山到幾里外的Golden Gate Park,再溜躂溜躂,五小時後去到Irving Street的華人區,以廣州話點我想吃的湯粉,未食先興奮。

  • 1年365又2/3天

    1年365又2/3天

    小學時一條流行的IQ/常識題問曰,一年有多少天? 當童鞋們回答365天時,提問者會得意洋洋的說,錯,因為每四年一次潤年,所以應該是365又1/4日。

  • 嘆茶@田子坊

    有關上海田子坊

  • 人在旅途

    香港朋友JP春節假期跟父母到廣州旅遊,問我「還可以」的酒店住一晚約多少錢。「百零蚊」這個,遠低於他的概念,於是追問是否只是招待所,又懷疑我的標準是否太低云云。

  • 蝸牛

    覺得搬屋是一個把家的因子分解再裝嵌、將生活簡化又重新複雜化的過程。上月底剛從元朗撤退,再一次經歴這個過程的前半部份。 可能年紀一中把,去年忽然感覺有點飄泊,給自己埋數,發現原來近十年把這件煩事做了幾十次。97年搬到馬鞍山是第一次、然後長至兩年短至一個月的還有的銅鑼灣、灣仔、排頭、北角、元朗、北京的和平里、蔣宅口、東四十条、國貿、東直門、東四環、朝陽公園、廣州的體育中心南、東站公園東、體育中心東… 辦公室則從第一份工作的九龍塘到創業後的灣仔、觀塘、銅鑼灣耀華街、羅素街一、羅素街二、再九龍塘一、九龍塘二、旺角、廣州的天河一、二、三、四、2001年往北京的北二環、重返北京後的光華路、中關村、去年的建外SOHO、最近的針織路新辦公室(還有台北的羅斯福街、忠孝東路、吉隆波的辦公室只住過一會兒,就不算了),足足三十幾次,即三個多月一次。數都數到煩,更別說落手落腳去分解再裝嵌。 說是搬家其實不盡不實,更多的時候是「克隆家」,即現有的家不動,增加另一個家。高峰時,香港有兩個家、廣州一個、北京一個,加上工作性質讓我把辦公室當半個家,即港穗京各再有0.5個,總共5.5個家。 但這可並不比純搬家簡單,尤其是對於我這種為省錢為環保不希望多買東西和丢東西的人。我的策略是可免則免,於是家裏的東西很少,就算有都是在紙箱裏,因為不太確定甚麼時候會再搬/克隆家。不只一次,朋友到訪時形容我家似AV場景,只有一張放在地上的牀褥。 可免則免的反面是可帶在身上的都帶在身上,背包總是很沉。筆記本只是其一,還有鎖匙三十幾條、銀行密碼器幾個、手機和充電器N個(我有兩個香港電話號碼,廣州一個,北京一個,台灣一個,所以手機也是比較多)、兩種貨幣、牙膏牙刷、乜咭物咭… 總之媲美叮噹的百寶袋。 其實沒有覺得很累,但就很難定下來,很規律的做一件事,比如一些嗜好。鎖事太多,反而留給正事的時間太少,好想生活簡單點。先是把廣州的住處給退了,最近把廣州的手機號碼停了,上周撤出元朗了,把很多東西都放進了迷你倉。朋友zl所說,迷你倉好像時間囊。的確,放進去的東西往往只待多年後出土,然後說「呀,原來我有這個啊」。 是的,瀟洒的人,會乾脆把東西扔掉。但我不瀟洒。只期待著十月跟父母搬到一個較大的住所,把部分時間囊內的物品出土,放到很大的書架上,然後安安定定住上一陣子--起碼是當我在香港的時候。 需收拾起行了,待會帶上父母和日用品搬到姐家小住幾天,騰出現居裝修。我固然是拿著背包就出門,但客廳內的家母似乎正在打仗。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