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7, 2018 @ 00:23

ice falling down from CN Tower non stop, some bigger than A4 paper. wonder how much it hurts if hit

ice falling down from CN Tower non stop, some bigger than A4 paper. wonder how much it hurts if hit #icestorm #ccsummit #ckxpress

航空公司知情不報 開放數據被私有化

星期一,訂了香港航空1800臺北飛香港的HX265。離開前的下午,都1430了,卻還有好幾件事情得辦,匆匆在西門町花5分鐘吃阿宗麵線當午餐,去了板橋的匯豐分行想要重新激活封塵的帳號,再在江子翠找朋友聊了一會兒LikeCoin,然後邊趕往臺北車站機場捷運,還邊在路上車上用Zoom app連到網上conf call,跟團隊談區塊鏈應用開發。

過大海不是到澳門

港人普遍喜歡澳門,視之為後花園,來者有沉迷賭博的,有愛好傳統歷史建築的,也有鍾情地道美食的。而我除了對賭博興趣缺缺,對澳門的地道文化可謂照單全收,有一種微妙的親切感。 以往到澳門,都是「新曲+精選」式遊玩,到幾個必去的點如新馬路、紅街市、官也街,也逛一些新地方,澳門雖小,但每次總能找到驚喜,看到新鮮事,吃到未嘗過的館子。

《光輝歲月》小說序

給我一百次機會,我都猜不到大陸收返香港二十週年的7月1日,會在台灣替《光輝歲月》小說寫序。 時間、地點都是巧合,事件卻絕對不是。記得4年前第一次把鄭立約到中國冰室的閣樓,談當時還未有名字的「八十年代香港故事」的初步概念,就共識了希望作品在不同媒體發表的願景。一年多以後,雨傘後社會還在動蕩之際,我們印製了少量《光輝歲月》前傳漫畫,2015年底推出了遊戲版,然後2016年又推出了互動電影《光輝歲月1988》。今天,終於,小說版面世了。

2015.12.17 冬 今天家裡做冬,提早南下的路上,遇上久違了的落日。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在來往港穗的火車上拍一下風景,一般都是回信,打遊戲,寫文章。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太匆匆 回家的路

2015.12.17 冬 今天家裡做冬,提早南下的路上,遇上久違了的落日。已經忘了有多久,沒有在來往港穗的火車上拍一下風景,一般都是回信,打遊戲,寫文章。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人太匆匆

東莞石龍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我好奇大衛來中國的動機,他卻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居然唔是粗口) 。我給看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文化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2015.11.08 立冬 前些天,在廣州一輛幾近坐滿,走廊還放滿行李的大巴上,抱著嬰兒的大媽上車,看著大後方一個大塊頭黑人旁的空位,面有難色,我讓出座位,爬到後方去坐。才坐下,旁邊的大衛跟我聊天,用的普通話,說得很好。是剛果人,來中山大學讀醫,本是五年,另加一年中文共六年。大衛把來中國看得很理所當然,說這裡很好,很進步,也許畢業後會留下來,概念跟一些留學外地的港人很像。很喜歡廣州,說生活很方便,人很友善,比如我 (我說,err..) 大衛說我會說英文 (其實只是坐進去時說了句食蕉me)、普通話、廣東話很厲害,但其實他會普通話、英文、法文、剛果語,還剛開始學廣東話,第一句會說的是「你好打意」。我給他光輝歲月,他說推出後看看,問微信會不會有。我說香港題材現在在中國相對小眾,應該不會有,但也加了他微信,推出後發給他。大衛說,像他這樣的留學生,在中山大學醫學院有二百多個,來自哪裡都有。

城門水塘主壩

會回來的

二月的舊金山,就算是陽光普照,依然覺冷。尤其是Steve Jobs小時住過,風大濕氣重的日落區。 在Loi’s替胃部治療思鄉病後,數數手指,距離A第一次帶我來這家中越小餐館已經年半有多。當時是2010年的WWDC,台上的Jobs在key note發佈iPhone 4,台下的我到處找方法讓給否決了幾次的遊戲盡快在App Store上架。那是公司決定進入智能手機市場後第一次出差美國。

拉闊天空

舊金山的一位好友是個公關、商務拓展高手,近月協助一家中國公司打入美國市場,起步比年初開始拓展美國市場的我晚幾個月。當我司在美國還是寂寂無名的今天,好友參與的公司已經平地一聲雷,產品獲得廣泛認同。 昨晚週五飯聚,好友教路。包裝成為美國公司。反正股東之一是美國的傳統風險基金。現有的中國的用戶,算是美國公司成功打進大陸市場獲得的。美國人會覺得好酷。沒有人需要知道,產品是中國開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