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ft

  • 吃自己狗糧:以 Writing NFT 發表文章兩個月數據分享

    吃自己狗糧:以 Writing NFT 發表文章兩個月數據分享

    以下是我在過去 60 天使用 Writing NFT 的關鍵數據,還沒納入 9 月 30 日的數據,也不包含本篇文章以及幾篇延伸閱讀的 Writing NFT。 出版了 15 篇 Writing NFT 獲 188 位讀者收集 獲得收入約 444,972 LIKE 平均每篇文章 29,665 LIKE 每位讀者平均支持 2,366 LIKE 最熱門:〈分散式出版 DePub 的發展路徑,NFT 從移民到原住民〉(創世 NFT) 最冷門:〈有一種朋友,叫亦師亦友〉(佛系貼出,沒作任何推廣)

  • 【哲學係咁傾】甚麼是 NFT?|嘉賓:高重建

    【哲學係咁傾】甚麼是 NFT?|嘉賓:高重建

    物理世界的物質,一個人擁有了,其他人就沒有。但這種排他性,不適用於數位內容。 「擁有」跟「拿著」不同,後者是物理概念,而前者是法律概念、社會共識。 而且「擁有」與「使用」並非必然相關,比如我坐 Uber,但我不擁有那台車。我們每天閱讀大量網頁,但並不擁有那些網頁。 NFT 幫助我們就誰擁有某內容或其他東西取得共識,但不見得就要排斥他人使用。 事實上,我認為一方面就內容誰屬取得共識,另一方面又能開放使用,正是 NFT 最偉大的地方。 再說,非得別人沒有才覺得自己擁有,才覺得安樂,豈不是「魚蛋論」的心態。

  • Writing NFT:比美味更美味的互聯網書籤

    Writing NFT:比美味更美味的互聯網書籤

    雖然不復存在,del.icio.us 依然稱得上是整個 Web2 歷史上的劃時代產品,不僅解決了當時的一大需求,讓用戶輕易儲存書籤及加上標簽,而且這些「知識足跡」預設公開,幫助所有用戶發現特定主題的相關內容,推動開放內容與知識傳播。

  • The future of DePub – from NFT immigrants to NFT natives

    The future of DePub – from NFT immigrants to NFT natives

    NFTs are known for many things but at their essence, they are about “proof of ownership”. Let’s take publishing as an example: we can consider an NFT as proof of a reader’s ownership of a book. This proof of ownership is what transforms reproducible digital content that is fungible (i.e. unlimited identical copies can be […]

  • 應援作者,擁有作品:收集 Writing NFT

    應援作者,擁有作品:收集 Writing NFT

    跟大家報告壞消息:《區塊鏈社會學》週報上月新訂閱為 0…… 不,-1 才對。 雖然我不會因此關掉週報,但可不能讓趨勢持續,畢竟我深信創作有價。正好,Writing NFT 已於 8 月 1 日推出,一向強調「吃自己狗糧」的我,終於可以用 LikeCoin 體現創作價值,同時實踐出版自由。 無需拭目以待,讓我們馬上打真軍,以下就來個嶄新嘗試吧。

  •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與五月天聊 NFT

    怎麼去擁有一道彩虹?與五月天聊 NFT

    NFT 的原理常常顯得艱澀難懂,但歸根結柢,它就是個容器。只不過,相對於盛載液體,NFT 更加海納百川,可以盛載任何東西;從內容到域名,從門票到房子,從歷史到文化,純粹視乎使用者如何演繹,社會是否認可並圍繞它形成共識。 經常有討論說 NFT 為甚麼那麼值錢,有人堅持那是貨真價實,有人直指那是炒作甚至騙局。我卻認為,問題打從一開始就捉錯用神,就如問瓶子為甚麼那麼值錢,卻不去搞清楚瓶子盛的到底是蒸餾水,還是五糧液。

  • 《小王子的領悟》番外篇.擁有

    《小王子的領悟》番外篇.擁有

    「假如你發現一顆不屬於任何人的鑽石,那麽它就歸你所有。假如你發現一座不屬於任何人的島嶼,那麽它就歸你所有。假如你最先想到一個創意,並且註冊了專利,那麽它就歸你所有。我擁有星星,是因為在我之前沒人想到要擁有它們。」

  • 結集 NFT 書: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

    結集 NFT 書: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

    無大台出版實驗的初步構想 II 2021 年 4 月,即這次無大台出版實驗之前的一年多,我試過把《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mint 成 10 個 NFT[1],在 Rarible 發售。 當中兩個,我分別送了給兩位老友,張潔平和黃牛山人,另一個以象徵式 0.0001 ETH 賣了給第零個舉手支持的讀者(而我所付出的汽油費遠超此數:)。剩下來的 7 個,大約以 0.1-0.33 ETH 不等賣出,共 1 ETH 左右,而當時 ETH 兌 2,750 USD。雖然不是甚麼大數目,但單靠這幾位熱心讀者的支持,相關收入已經超過我賣一年紙本書與電子書所得。借此機會,我想再一次多謝他們。

  • 無大台出版實驗的初步構想

    無大台出版實驗的初步構想

    「現在已經沒有人看書了。」 類似的說話,我聽了至少 20 年。如果以紙本書的市場規模衡量的話,的確,無論是台灣還是香港,紙本書的銷量已經持續下跌多年。市場萎縮,多家出版社相繼結業;至於書店當然也不好過,就連曾經找到門路的誠品,最近也面臨困難。 但從另一個角度,沒人看書論又好像完全站不住腳。

  • 分散式出版 DePub 的發展路徑,NFT 從移民到原住民

    分散式出版 DePub 的發展路徑,NFT 從移民到原住民

    NFT 的應用層面極廣,但其核心離不開「憑證」兩個字。比如說,應用在出版,NFT 可以體現為讀者擁有一本書的憑證。正是這個核心,補完了數位內容無限複製,且複製品跟原品毫無差別的特性,讓數位內容可以被「擁有」。 在分散式出版的年代,我們可能會再一次見證超級書店 Amazon 的誕生;如果把出版物理解為更廣義的數位內容,Opensea 就是暫時最接近「元宇宙 Amazon」的存在。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 chungkin Express by kin ko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