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雞精二手料到外電報導–以訛傳訛的區塊鏈新聞

中學時代我成績最差的科目是中文,不知道該慚愧還是該抵賴教育制度的不當,那時總覺很多難懂的課文要背誦,要揣測作者的意思,很沒趣。有這種感覺的學生大概不只我,大部份人讀的不是標準課文,而是加上大量演繹、分析、模擬試題,俗稱「雞精」的導讀。

過大海不是到澳門

港人普遍喜歡澳門,視之為後花園,來者有沉迷賭博的,有愛好傳統歷史建築的,也有鍾情地道美食的。而我除了對賭博興趣缺缺,對澳門的地道文化可謂照單全收,有一種微妙的親切感。 以往到澳門,都是「新曲+精選」式遊玩,到幾個必去的點如新馬路、紅街市、官也街,也逛一些新地方,澳門雖小,但每次總能找到驚喜,看到新鮮事,吃到未嘗過的館子。

時光倒流20年

那是20年前的事。我不是記憶力那麼好的人,只是那種日子太好記,也太難忘。那是1997年6月。 當時很喜歡Wired雜誌。1997年7月號 [1],大黃色的封面,主角是個笑容燦爛的地球。那是互聯網開始進入民間不久,離科網熱還有兩年,滿滿的正能量,來自專家的分析:它會給世界帶來無限可能性,資訊流通、生活自由、人人平等、經濟蓬勃、社會文明、發展持續等等,各種烏托邦式承諾,當時在中文大學四年級的我,很傻很天真,讀得滿心歡喜,深信科技將帶來更美好的世界。

先了解互聯網才開始上網可以麼?讀萬卷書不如直接上路

我的生活圈子裏有很多喜歡求知求真的朋友,他們不落俗套,關心哲學、歷史、文學、藝術等各個範疇,即使是在比較典型的金融、科技話題,他們最關心的也不是某項金融政策產生甚麼商機,某種新技術是否夠潮,而是它們將為社會帶來甚麼影響,如何影響大眾生活模式,是否公義等問題。港式生活中的大部份時間我顯得很木訥,但跟這種朋友聊有意思的話題,我會變成另一個人。我想,我其實喜歡交流。

寫古仔可以當飯食嗎?LikeCoin的前世今生

圍繞遊戲的《明報–星期日生活》專欄 Ryu vs Ken 連載三年半上月正式落幕後,這是新欄 chungkin Express 的第一篇古仔。chungkin Express 會維持每隔星期日的節奏在星期日生活和大家見面–如果我不遲交功課的話。從名稱可以推測,這次專欄的題材會比較彈性和廣泛,除了例牌會有科技和社會的互動,也許還會有創業二三事,搞不好還會有些日常碎碎念。在此感謝《明報–星期日生活》一直以來的包容,以及老編提供的寫作空間。

三分鐘開通加密幣錢包,送你試用幣–大媽大叔都懂的MetaMask錢包教學

雖然我是區塊鏈的大好友,但也完全同意它的介面離群眾很遠,別的不說,單是最最基本的錢包,也弄得好難懂。 但很多事情,只要肯落手試,即使開始時一頭霧水,慢慢就會發覺其實沒想像複雜。花三句鐘看,不如花三分鐘做;明白了才做,不如邊做邊弄明白。弄髒雙手,開通首個加密幣錢包吧,開好了我送你點以太幣作測試用。

區塊鏈和ICO是投機泡沫麽?互聯網通訊協議之死(下)

比特幣不斷漲價到昨天升穿6000美元,讓香港樓市的升幅都顯得小兒科。這對我最大的影響是,只要文章題目有伴隨比特幣而來的「區塊鏈」已是標題黨,我得以認真討論區塊鏈對科技以至總體社會的潛在影響而不愁毫無點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