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貨幣寒冬中可以做的五件事

比特幣從一年前的高位,至執筆之時已回落八成半,以太幣更是回落九成以上。全球人員最多區塊鏈軟件公司 ConsenSys 昨天裁員 13%,主流貨幣 Steemit 裁員七成,還有多不勝數的公司裁員、項目倒閉。今天的寒流只延續幾天,大不了可以預計的幾個月,加密貨幣的寒冬卻沒有人知道持續多久。不過除了裁員,寒冬中還是有更值得做的五件事。

《逆向誘拐》的 CHOK 有可能實現麼

電影版《逆向誘拐》中,軟件天才 Zachary 設計出社運 app CHOK,內建虛擬貨幣,懂得收集大數據,可供用戶發起集會,由人工智能分析出最有效行動,結果成功引發兩場社會運動,改變了天星小輪的命運和扳倒了連鎖食店的加價。現實中,要實現 CHOK 是否可能?又會面對甚麼問題?

佛系推銷員

埋首籌備一年,旨在讓創意與回報重新掛勾的 LikeCoin 上周開賣了。開賣前幾天,我跟很少見面的老朋友晚飯,朋友打趣說:「怎麼不向我推銷呢,我一直在等。」 朋友雖是開玩笑,卻也是認真的,在我解釋了一下相關流程後,轉頭就買入了。事後我想,一直抗拒向朋友推銷的我,是不是太佛系了?

實際操作區塊鏈 把內容寫到以太坊 不被篡改

最近半年一直跟人解釋區塊鏈的特性和優點,為求落地,不獨在網上,還在街頭的大排檔、冰室閣樓、共享空間、大學講室,口沫橫飛,鮮有看到睜大的雙眼,一般都是皺起的眉頭,似是聽懂了,又總覺得沒法具體想像。

從雞精二手料到外電報導–以訛傳訛的區塊鏈新聞

中學時代我成績最差的科目是中文,不知道該慚愧還是該抵賴教育制度的不當,那時總覺很多難懂的課文要背誦,要揣測作者的意思,很沒趣。有這種感覺的學生大概不只我,大部份人讀的不是標準課文,而是加上大量演繹、分析、模擬試題,俗稱「雞精」的導讀。

過大海不是到澳門

港人普遍喜歡澳門,視之為後花園,來者有沉迷賭博的,有愛好傳統歷史建築的,也有鍾情地道美食的。而我除了對賭博興趣缺缺,對澳門的地道文化可謂照單全收,有一種微妙的親切感。 以往到澳門,都是「新曲+精選」式遊玩,到幾個必去的點如新馬路、紅街市、官也街,也逛一些新地方,澳門雖小,但每次總能找到驚喜,看到新鮮事,吃到未嘗過的館子。

時光倒流20年

那是20年前的事。我不是記憶力那麼好的人,只是那種日子太好記,也太難忘。那是1997年6月。 當時很喜歡Wired雜誌。1997年7月號 [1],大黃色的封面,主角是個笑容燦爛的地球。那是互聯網開始進入民間不久,離科網熱還有兩年,滿滿的正能量,來自專家的分析:它會給世界帶來無限可能性,資訊流通、生活自由、人人平等、經濟蓬勃、社會文明、發展持續等等,各種烏托邦式承諾,當時在中文大學四年級的我,很傻很天真,讀得滿心歡喜,深信科技將帶來更美好的世界。